《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雅洁哑口无言。她并不是不在乎妹妹所受到的伤害,只是一心想要萧晋让步,见他说的决绝,一着急就忘了过脑子。
  看着整个人都黯淡下去的女人,萧晋拍拍她的脸蛋儿,起身回到椅子上坐下,说:“东西我不会还给你家,但上交的时候,我会带上你们爷爷的名字。”
  董雅洁一怔,继而大喜,“小明,我……”
  “别这么激动,”萧晋抬了抬手,面色平静道,“这次就算是我为那晚误会你的行为道歉,下一次,如果他再利用你们,我拼着被你们怨恨,也会让他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这句话请你一定要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他。”
  “谢谢你,小明。”董雅洁的眼中满是温柔。
  萧晋摇摇头:“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我最大的把柄就攥在你的手里,在事关家族利益的时候也没有使用它,我心里很感激。”

  “如果我不是不能动,这会儿非咬死你不可!”董雅洁有点生气,显然萧晋的话让她受伤了。
  萧晋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三个多小时后,造血干细胞采集够了用量,接下来就是等医院的检测结果,一旦通过了检测,宋小纯的手术就会正式的确定日期。
  将董雅洁送回家,并给她买了一大堆的补品和补药之后,萧晋就离开了龙朔。
  途径天石县没有停,在青山镇也只是通知了一下满白梅自己的打算,在与赵彩云见面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便直接进了山。
  到达囚龙村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村民们大都刚刚吃完晚饭,空气中还隐隐飘荡着炊烟的味道。前面有犬吠传来,不知是不是听出了他的脚步声,很快就停了。

  走在村里的小路上,两边家家户户里都亮着灯,有院门里欢声笑语,有的则传出了大声的争执,充满了人世间的味道。
  他很喜欢这种味道。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就像是他心上的一方净土,只要回来了,一切的纷乱嘈杂都会瞬间安宁下来。
  私心里,他甚至一点都不想建造那劳什子的电梯或缆车,连路都不想修,可惜世事就是这么的无奈,没有污染往往总是意味着贫穷,而囚龙村的人不应该贫穷。
  家里人似乎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会回来,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周沛芹和梁玉香一起去张罗他的晚饭,梁小月则依偎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虽然讲的都是这两天里鸡毛蒜皮的事情,他却听的异常认真和开心。

  如果有的选,他宁愿听一辈子闺女说废话,也不愿意再见到山外面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吃过饭,陪丁夏山说了会儿闲话,他便牵着贺兰艳敏的手来到她的房间。
  施了针,又用内息滋养过她的经脉,然后帮她将衣襟掩上,这才轻轻将她抱在了怀里。
  “哥哥朋友,你怎么了?”贺兰艳敏有些不解。
  “以后不要叫我哥哥朋友了。”萧晋轻抚着她的长发说。
  “那我叫你什么?”
  “直接叫哥哥。”松开女孩儿,他郑重的看着她的双眼,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妹妹。”
  贺兰艳敏呆怔片刻,眼泪忽然就滚落了出来。
  萧晋慌了,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喜欢的话,那就继续喊我哥哥朋友好了,没关系的。”
  贺兰艳敏摇摇头,用力抱住他的脖子,哽咽着说:“敏敏很喜欢,真的很喜欢……”

  深夜,萧晋将贺兰艳敏曾经的遭遇讲给了周沛芹听。小寡妇明显比苏巧沁要坚强的多,只是掉了一会儿眼泪,就叹息着说:“真是造孽啊!这世上怎么就会有那么狠心的人呢?”
  “人心没有底线,人的恶也就没有底线,”萧晋说,“善良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自私的人可以歹毒到什么程度。”
  周沛芹搂着他的手臂又紧了紧,满是怜惜的看着他说:“我现在都不敢想象你在山外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萧,我们的钱已经够多的了,村民们靠着绣活儿也能生活的很好,你……你休息一下,好不好?”
  萧晋苦笑:“在一张床上睡这么久了,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懒的人了吧?!你以为我不想休息么?可是没办法,老天爷不喜欢顺顺利利,只要你想做事,前面就一定会有大把的麻烦在等着你,哪怕你混吃等死,说不定也会有祸事从天而降。”
  “在山里不会有。你是这里最受尊敬的人,没人敢对你怎么样。萧,我求你,别再往外跑了,就在家里,让我伺候着你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好么?”
  萧晋终于听出了味道不对,抬起脸看着她的眼睛,问:“沛芹姐,你怎么了?是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周沛芹摇摇头,沉默片刻,轻咬着嘴唇问:“你是不是……是不是会帮敏敏报仇?”
  萧晋一怔,继而就叹了口气。
  对于贺兰艳敏的遭遇,周沛芹当然既气愤又心疼,且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去疼惜和爱护她,但是,她的心里只有萧晋,任何有可能伤害到萧晋的事情,她都不愿意见到,哪怕表现出自己无情的一面。
  在外人的眼里,她这样做可能会被认为是没有良心,但萧晋作为当事人,不能也没有资格指责她什么。
  低头亲吻一下小寡妇的额头,他说:“对不起!敏敏是我们的家人,不单单是她,你、玉香、云苓、奶奶、小月、二丫、翠翠、甚至是语儿和韵儿也都一样,我是这个家里的男人,保护你们、让你们开心快乐是我的责任,任何伤害你们的行为,都是我决不能允许的。
  敏敏曾经经历过怎样地狱般的折磨,通过别人的讲述是无法体会到其中万一的,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我才真正的明白她为什么会自我封闭掉过去,变成如今这副孩子般的模样。
  我是大夫,救治病患责无旁贷,可一想到当她痊愈后回忆起那些场景时,我的心就像是在被针扎一样的疼。
  那个人施与她的痛苦是没办法消除的,无休止的折磨将伴随她一生,如果任由那样一个恶魔寿终正寝,我的心一辈子都不可能安宁的下来。

  沛芹姐,我是一个混蛋,自打我们认识以来,好像一直都在乞求你的原谅。对不起!这一次又要让你失望了,那件事我必须做,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我不怪你,我不怪你!”周沛芹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他,泪流满面,“能有你这样的男人,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听完你的这番话,现在就是让我马上去死,我也心甘情愿了。”
  “傻婆娘,怎么又开始死啊活啊的?你男人我可是医生,天生就是跟阎王爷打交道的,在你百岁之前,死不死的他说了不算,所以,不管你心里有多不情愿,这辈子都甭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乖乖的待在家里伺候我……”
  话没说完,因为周沛芹忽然扑上来吻住了他的嘴,喘息中带着呢喃:“萧,给我一个孩子吧……”
  一番所谓男人的责任剖析,当然没办法打消掉周沛芹的担心,只是她很清楚,萧晋不会轻易的改变主意,作为深爱他的女人,除了接受,别无他法。更何况,萧晋的话也让她十分的感动,有情有义的男人谁不喜欢?
  日期:2018-02-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