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4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跟你们是朋友。”林海龙冷淡的看着他们每一个人,“我从来没想和你们这些废物当朋友。千小君,女生是不是都会男生精明一点?亏你猜得出来。”
  他微微一笑,“我才不怕丨警丨察抓我,无论如何,我可以很确定,我绝对不会坐牢。我可是把青少年保护法都背了下来,第三十八条,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第三十九条,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监护人加以管教。”
  他伸着手指头,表情竟有些得意洋洋,像在进行一场演讲,“第四十二条,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不公开审理。第四十四条,收容教养后释放的未成年人,复学、升学、业不受歧视。你看,一点也不可怕,不是吗?所以请相信我,直接走了也不会有事。你们安心回家吃晚饭吧。”
  林海龙朝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说:“看在你们愿意帮我杀了她的份,我教你们一个诀窍,在大人面前,要尽量装得无辜一点,像张阳和沈桓昇那样最好,‘不是故意杀人的,不是故意的’,这种话一定要对他们多重复几遍,说不定连工读学校都不用去,只是退学处理。机灵点,知道吗?”

  这些孩子们都走了。
  南宫兜铃一个人待在尸体旁边,她想合周冬青死不瞑目的双眼,手却烟雾般穿过她的脑袋。
  风景并没有急着转换,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南宫兜铃感到身边一股寒气,扭头一看,是鬼爷爷。
  只是他身穿的并非唐装,而是一套普普通通的灰色外套和黑色长裤。
  他蹲下来,跪在尸体旁边,眼神非常的苍凉,让人想到荒无人烟的沙漠,无边无际的绝望。

  “鬼爷爷,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回忆。!是你闯了进来。”
  “我闯进了你的回忆?”
  “没错,你目前所在的年代,是二十二年前,看你这么年轻,这个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出生。”
  崭新的民房,矮小的梧桐,老式的课桌椅,黑白屏游戏机,原来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物,她总算理解。
  “你看见了吧,我女儿冬青的死亡经过。”他望着尸体。
  “你……你女儿?你是周落回?”南宫兜铃惊讶的不得了,“你一下子老了这么多,我完全认不出来。”
  “女儿死后,我悲伤过度,一下子衰老了,我过的一天,等于别人的十年,头发也渐渐脱落,身体消瘦,后来患厌食症,什么东西也吃不下,皮肤又干又瘪,皱纹全长了出来,明明才四十三岁,外表却像个六十岁的老头子。”
  “你难道……没活到六十岁?”
  “我这种不走运的人,怎么可能活那么长命,女儿死后不久,我也死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出现,是想把你带出我的回忆。”
  “我不要现在走,在了解全部事实之前,我不要途走掉。”
  他看着她,“你想知道全部?”

  “我想知道。”
  她的阴阳眼能力,只能看出一个鬼魂死去了多少年,但是无法直接得知鬼魂是如何死亡的。
  此刻,她内心里充满怜悯和哀伤,“如果我说,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好心,你会不会生气?我想知道那几个孩子的命运,也想知道你死亡的原因。”
  “你不是单纯的在满足好心而已,我看得出来,你关心和这件事有关的人。你担心孩子们,你放不下他们。”
  “恩,我放不下。”南宫兜铃坦白。

  “我告诉你后来发生的事吧。”
  他话刚说完,风景强烈的转动起来,南宫兜铃这才明白这种眩晕代表什么。
  自己的身体正在给他的记忆漩涡凶猛卷走。
  她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停尸间,面前摆放着四具遗体,法医刚结束完解剖,背对着南宫兜铃,在洗手槽里洗手。
  这位法医只是周落回记忆的一个身影,南宫兜铃无法和他直接交流。

  周落回说:“你看看这些尸体。”
  她一一看去,分别是沈桓昇、千小君、张阳,最后那个,竟然是周落回本人。
  果然如他所说,尸体的面部看去衰老年迈,身体瘦巴巴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一点也不像个年人,成了个老头儿。
  再回头看向三个孩子的尸首,觉得有些异样,他们的脑袋和脖子,是分离的。
  “这些学生当初被判入读工读学校两年,罚款二十万。你这个年代的人,听起来可能会觉得很少,不过二十年前,我一年才挣五六千块,二十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孩子们的家属都是普通的工薪阶级,也算赔的倾家荡产了。”
  “他们果然没有坐牢……”南宫兜铃并未对这个判决感到意外,一切都照着林海龙的计划在顺利进展。
  他的尸体却不在这里,难道他还活着?他人呢?此刻又在哪里?
  周落回打断了她的思考,“在法庭,这些孩子们说,是大家一起玩游戏玩过了头,无心把她弄死了。”
  周落回冷笑一下,“我当时在原告席在想,究竟玩些什么样的游戏,才会把一根木棍插进一个女孩子的那里?他们一定是在撒谎,他们是蓄意谋杀,我坚信这一点,他们拿我女儿出气,是为了报复我平时对他们的体罚。”
  南宫兜铃说:“我师父讲过,万物有果皆有因。”
  “我明白你意思,你想说我恶有恶报,这是报应,我不反驳。可是这报应,为什么会临到我女儿头?后来,沈桓昇、千小君、张阳、林海龙都从工读学校期满释放,接受了两年的思想教育和心理辅导,学校把他们放了,让他们去正常的学校读初三,顺便参加第二年的高考。因为保护法的原因,他们的姓名和照片都没有对外公布,去了新学校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以前干过什么坏事。”
  周落回紧紧握住双拳,“离我女儿死亡,仅仅过了两年,他们却能平安无事的参加高考。她失去了生命,他们四个人,则在一所环境安静的寄宿学校里,快快乐乐的生活了两年,然后给放了出来,什么责任都不用承担,也没什么损失任何东西,钱都是父母赔的,他们一点代价都没有付出过。我女儿简直是白死的。”
  他的眼神陷入疯狂,“所以,在他们出校那天,我决定代替法律,亲手剥夺掉他们在这个世界享受快乐的权利。我要为女儿复仇。

  “起初,他们的父母把孩子们保护的很好,不让他们单独出门,是担心我会暗报复。我一直忍耐着,不做任何动静,只在背地里跟踪盯梢,我那时候,已经活得像个不引人注目的鬼魂。
  “三四个月过后,这些父母渐渐放松了警惕,会偶尔让孩子一个人出门玩,孩子们的胆子也放大了,粗心起来,哪儿都敢去,看来他们都以为我放弃了。我知道,机会来了。”
  他把拳头举在眼前,缓缓松开,凝视着手指头,又重新握紧,好像凭空抓住了什么。
  “我逐个逐个逮住了他们,拖到没人的地方,用我那老一套捆人的方法把他们捆起来,饿三两天,把他们施展在我女儿身的虐待原样奉还,痛揍了他们一顿,把他们手脚都打残了,不过……我并没有用木棍穿烂他们的身体,因为我做不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