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4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用鞋子踢了踢女孩侧脸,“你不同了,总是喜欢一个人单独待着,朋友不多,经常坐在桥底下发呆,现在的初生有那么多烦恼吗?每天放学都不想回家,在桥底傻乎乎的坐着,一副想跳河自尽的样子。这摆明了是命运赏赐给我们的机会。”
  “你跟踪过我?”
  “大概有两个星期左右,毕竟要做足准备功夫,不能给人看见是我们把你带走的,不然麻烦了。”张阳扭头看了一眼沈桓昇,问他:“你想怎么办她?”
  沈桓昇手里拿着一块带了几枚歪扭钉子的木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知道……你说怎么办怎么办。”
  “不用害怕,她又不是周落回。”
  千小君冷着脸说:“总之,先把她裤子脱掉。她爸总是这么威胁我,我要先叫她女儿尝一尝这种滋味。”
  “好,你们按住她。”
  张阳说完,三人分别按住周冬青的身,张阳跪在她双腿间,扯下她裤腰。

  周冬青双脚乱蹬,给张阳用水管狠狠敲了一下膝盖,她霎时惨叫连连。
  “丨内丨裤也要。”千小君说。
  “太过分了!”南宫兜铃在旁边急得团团转,“你们这么做是错误的!不要把仇恨转移到一个无辜的人身!”
  可是,这伙人没有一个听见。

  南宫兜铃不忍心再看。
  裤子被丢到一边。
  周冬青哭得无力,死活挣脱不开他们的禁锢。
  “接着呢?”张阳又问。
  林海龙说:“周老师说……”

  “别周老师周老师的,叫他狗畜生。”张阳再次按住她雪白的双腿,不许她动弹。
  林海龙深吸一口气,“那狗畜生说我妈妈……下面给男人玩烂过,那我把他女儿下面弄烂,弄得再也修不回去的那种。”
  张阳怔住,“你说的是……强……是强……不是那个吧?”那个词令他感到害臊,怎么都说不出来。
  沈桓昇慌忙说:“我做不到!这种事情我不会!”

  林海龙说:“用木棍行,直接穿烂她!”
  四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垃圾堆方停留的乌鸦扯着沙哑的嗓子凄厉的叫了几声。
  千小君冷漠的说:“这样干吧,我帮忙。”
  “放开我!”周冬青大声呼救,可惜这附近没有任何人经过。
  接下来的场面令南宫兜铃觉得残暴至极,她闭双眼,不知不觉眼泪滑落下来。
  周冬青的惨叫一直回荡在她耳边。
  “你们……快停下……”南宫兜铃承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你们可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为什么要做一些恶魔才会做的事……”她双膝跪倒在地,垂着脑袋,为周冬青哭了起来。
  同时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悲哀。
  接下来的画面,南宫兜铃基本不敢抬起头看,只听见他们对她又踢又打,一把沾满鲜血的带钉木棍垂在南宫兜铃眼前,正在一滴滴往下淌血。
  沈桓昇脸挂着狰狞笑容,已经不像那个畏畏缩缩的孩子。“让你笑我懦弱!我让你笑我懦弱!”

  在他们眼,周冬青并不是周冬青,而是周落回,是他的替身。
  他们竭尽可能的虐待她,直到天色黑透,所有人在昏暗气不接下气,打累了。
  张阳踢了踢周冬青,“喂,别装死。!”
  周冬青软绵绵的瘫倒在地面,像一块被人丢弃的破布,侧着头,双眼无神的半睁着,一动不动。
  沈桓昇用鲜血湿透的木棍戳了戳她脸,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死了?”沈桓昇伸手放在周冬青的鼻子前,触电似的往后倒退一步,“死了!她真的死了!”
  张阳不相信,“她装的!别当!”
  “她没呼吸了!”
  林海龙也蹲下去,拎起她手,松开,手腕无力的摔到地面,他侧着脑袋趴在周冬青胸口,听了半天,慢慢的直起身,对同伴们说:“听不见心跳,皮肤冷冰冰的,是死了。”
  “什么时候死的?刚才还有动静!”张阳声音里充满恐惧,揪住沈桓昇的衣领,“一定是你用铁钉扎进她额头,才造成的!你干嘛要找根带了铁钉的棍子!普通的棍子不行了!”
  “不是我……不是……千小君拿石头砸她时我更狠,是千小君把她弄死的!”
  千小君丢开手满是鲜血的石头,冲过来,“你什么意思!沈桓昇!你这孬种,只会把错全部推到女生身!”
  “你们别吵了。”林海龙是这群人当最冷静的一个,“现在吵架,她也不会活过来。好烦啊,我只想把她弄残废而已,给狗畜生看看自己女儿成了废人的样子,我甘愿了,根本没想杀了她。”
  “我没有杀人!我绝对没有杀人!”张阳一屁股坐在地,裤管忽然间湿透,地蜿蜒一道道水渍。

  “真没用,一个死人都能把你吓的尿裤子?”林海龙笑了一下。
  张阳浑身僵硬,因为极端的害怕,肩膀高高的耸起,“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我不想坐牢。”
  先前那股孩子王的气势一下子消散。
  “我们不会坐牢。”林海龙平静的说:“我们才十二岁,不会被判刑的。还有,我们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只是家长要负责赔一大笔钱而已。”
  “真的吗?什么叫做刑事责任?”张阳还太小,对法律一无所知,学校里的思想品德课可没有讲过如此深奥的知识。
  林海龙解释:“反正是不用坐牢的意思,顶多进工读学校。”

  “工读学校是什么地方?”
  “一种特殊教育学校,专门收容不够资格坐牢的未成年罪犯,全日制,要住校,校规要普通学校严格,听说里面连起床、叠被子和吃饭都有一套一套的规矩,无论教室和寝室都装了铁丝,一旦进去想逃跑没那么容易,不能说回家回家,虽然是军事化管理,不过肯定少管所和监狱要好。”
  “那不是坐牢吗!我不要进去那种鬼地方!而且我家也赔不起那么多钱的。”在体罚能够忍痛到最后关头的张阳,此刻像个婴儿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吵死了!”林海龙站起来,把张阳从地揪起,让他站直,接着对所有人说:“只要不给人发现,我们不会有事。根本没有人看见是我们把她带过来的,对吧?”
  沈桓昇点点头,“确实……”
  “那我们直接走掉也不会有事,把她这么放着。”

  “这么……放着?”沈桓昇质疑,“给人发现怎么办?”
  “算发现也不会来抓我们的,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大家的目光左顾右盼,希望能在同伴身找到更好的退路。
  千小君说:“林海龙,你是怎么知道工读学校这回事的?”

  林海龙没有说话。
  “你说你不想杀了周冬青,是骗人的吧,你去图书馆查了资料是不是?知道我们这个年纪算杀了人也不用坐牢,你一开始,想杀了她吧?”千小君看了一眼尸体。
  周冬青狼狈孤独的躺在那里,遍体鳞伤,两腿全是沾满泥沙的污浊鲜血,那根木棍还留在她体内,是林海龙和千小君两个人联手弄进去的,大概有三十厘米长的木棍,现在只露出一截拳头的长短。
  千小君说:“这个才是让她死掉的原因吧,把她肠子都穿烂了,是你跟我杀了她的。来这块空地之前,你的心里早已经做好进工读学校的准备,对不对?不要仗着你我们聪明,又我们早熟,撒谎骗我们,你肚子里有什么计划,应该全部坦诚的说出来,我们是朋友,你不可以欺骗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