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4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咒毕,法铃在指间躁动。
  他双手并无动作,静置的法铃却兀自在他手指间猛烈的摇动腔内铃舌。
  楼道气温骤然下降,身体四周妖风大起。
  南宫兜铃被这阵怪风吹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李续断在旁边体贴的扶住她手肘,免得她给风刮倒。

  她含情对他一笑,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笑容有多暧昧,李续断逃避似的,躲开她的目光。
  南宫决明睁开双眼,黑眸尽处布满迷雾深不可测,足下袍摆呈现花瓣状散开。
  “我不要投胎!”一声低沉如野兽的咆哮。
  南宫兜铃看向鬼爷爷,他嘴唇未动,但毫无疑问,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你不投胎,也得投胎!”南宫决明高举法铃,蛮横至极。
  法铃叮铃铃作响,声音刺耳无,好像有一千只小锤子在纷乱敲打铁片。
  南宫兜铃给这声音吵得心烦意乱。
  鬼爷爷更是受不了,他原本漠然阴沉的脸瞬间变得凶恶恐怖,装着白米的小碗侧翻飞起,直冲南宫决明的脑门。
  南宫决明把法铃横咬在口,双手稳稳接住小碗,袖袍一卷,把洒落出来的粒粒白米尽数拢住,一粒不少的装回碗,迅速抓住掉落在半空的线香,重新插了回去,线香依旧烟雾袅袅。
  南宫兜铃明白,一旦有一粒白米落地或者线香熄灭,这场超度算失败了。

  “师父,算了吧,他不想投胎,你别逼他。”南宫兜铃劝他,“超度这事,也得你情我愿,鬼魂不想投胎转世,只想安安静静的留在人世,何苦为难人家。鬼爷爷从来没有骚扰过任何人,如此粗暴的赶他离开,你于心何忍?”
  南宫决明咬着法铃,不能说话,只是用手将她一推,南宫兜铃往后跌坐在台阶,手托盘不慎落地,摔成两半。
  他继续施法。
  鬼爷爷的魂魄瞬间清晰显现,薄雾般的身形轮廓,一下子变成实体。
  楼道的墙壁发出“咚!咚!咚!”的巨响。
  像一只大铁锤在墙内敲砸。
  南宫兜铃抬头一看,见鬼爷爷身的老式唐装不知何时已然破破烂烂,光着脚,倒挂在天花板。
  身体非常诡异的往后弯,肚皮朝外,四肢瘦的只剩下皮肤贴着骨头,脑袋,一对白色的眼眶里没有眼球,嘴里嘶哑的说:“我不去投胎!”
  这亡魂手脚并用的往前攀爬,像快速移动的蜘蛛,疾冲向南宫兜铃。

  “为什么……为什么朝我来……”坐在台阶的南宫兜铃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大叫一声。
  亡魂九十度角的攀在墙壁,脑袋悬挂在她眼前。
  近距离一看,实在吓人,见这亡魂牙齿锋利交错,舌头发黑,像蛇一样往外吐出,脸皮肤开裂,青灰色的血管在裂开的皮肉下鼓胀蠕动。
  “鬼,鬼爷爷,冤有头,债有主,你要算账的对象,是我师父……别跟我这个小孩子过不去……”
  话还没有说完,亡魂的嘴巴开裂到耳边,朝南宫兜铃咬去。
  李续断顺手一拽,把她从亡灵嘴下拉开。
  南宫兜铃扑进他怀里,李续断紧紧搂住她腰,警惕的护住她,一刻不松懈。
  南宫决明把碗和法铃一起放在窗台,白符出手,亡灵呲牙咧嘴,咬住白符,嚼得稀巴烂,直接咽了下去。
  南宫兜铃诧异的说:“竟然能把施过法术的白符咬碎。”

  李续断说“他怨气太重,区区白符镇不住他。”
  “可鬼爷爷向来人畜无害,哪来这么重的怨气?”
  “他要么是有心愿未了,要么是枉死,怨气才会如此深重。”
  亡魂偷袭南宫兜铃不成,转身爬天花板,飞快朝楼下大门跑去。
  “别想逃,哼,平时的善良全是装出来的,到底还是个无可救药的恶灵!看我不把你魂魄打散,叫你想投胎都投不成,给过你机会,你不珍惜!我不会再客气!”南宫决明迅速跑下楼梯。
  南宫兜铃也要追过去,李续断拽住她手腕,“一个恶灵罢了,师兄的力量足以解决,他不会有事的。”
  “我担心的不是师父,是鬼爷爷!他和我们无仇无怨,师父不能凭着自己性子把他魂魄打散,这样一来,鬼爷爷永世不得超生了。”南宫兜铃甩开他手,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楼梯。

  看见鬼爷爷闯到楼道出口,双手刚触碰在门楣方,突然间,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线把他狠狠拽了回来,身体往后飞起,撞在墙面一排邮箱,反弹到地面。
  南宫决明弯下腰,趁机掐住亡魂脖子,另一只手拿出几秒前画好的蛇形“束缚咒”,朝亡魂胸口贴去。
  亡魂变回魂魄状态,化成一道半透明雾气从他手里挣脱,重新逃向楼梯。
  蛇形“束缚咒”扑了个空,没贴。
  南宫兜铃刚跑到楼梯口,迎面袭来一股透明薄雾,毫无预警的,一阵刺骨的寒气径直穿过她身体,她霎时间冷得寒毛直竖,这股寒气仿佛贯穿了她身的每一个毛孔,钻入她五脏六腑,此生从未有过如此体验。

  寒气在体内乱窜,南宫兜铃一个哆嗦,双膝发软,往前扑倒,头朝下滚落楼梯。
  “哎呀哇呀哎呀呀……”她在台阶磕磕碰碰,额头一下子撞到扶手,一下子碰到墙面,一下子磕在水泥台阶,不知滚了几圈,大字型的趴在楼梯底下,脚的家居拖鞋飞起,“啪叽”两声,两只拖鞋一前一后摔在她后脑勺。
  “疼死姑奶奶我了……”她撑起双臂,努力爬起来,眨眨眼睛,周围的景色怎么变得有些异样?
  明明是大早,楼道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却像傍晚时分,柔和温馨,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暖洋洋的橘黄色。

  她穿拖鞋,站起来观察四周,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师父?师叔?鬼爷爷?”
  这些人都不在。
  楼道静悄悄的。
  她迷茫的走向门口,看见墙的邮箱崭新发亮,绿色的油漆好像是刚刚涂去似的,一点生锈的痕迹都没有。
  墙壁的霉斑和青苔都不见了,取而代之是光洁雪白的墙面,这建了几十年的老民居怎么转眼变成了新房子?
  南宫兜铃看着门口的梧桐树,矮的可怜,还不到一楼的高度,这哪还是琥珀在五楼窗口可以直接跳过去的那棵参天大树?

  怎么回事?转身观察整栋楼房,看结构,确实是她家没错。
  南宫兜铃纳闷的揉揉头的肿包。
  眼前,一对父女手牵手的走来。
  模样约七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肩背着卡通书包,绑着羊角似的可爱双马尾,“爸爸,爸爸,我的算术考试拿了九十分哦。”
  当父亲的显得很冷淡,“是吗?才九十分,有什么好高兴的?又不是一百分。”
  女孩儿受到了不小打击,嘟起小嘴,“下次我能拿一百分了。”
  “老是下次下次的,为什么这次不能努力点?你要是少犯点低级错误,能满分了。爸爸不喜欢粗心大意的人。”

  “对不起爸爸,你不要讨厌我。我下次保证拿一百分。”
  “要是拿不到,怎么办?”
  女孩歪着头想了想,“要是拿不到,爸爸可以把我关到家门口,不让我进去睡觉,像昨天那样。”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恩,我会努力,不惹爸爸生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