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4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在梧湘吧,那个……许玉贤对你不错嘛,尽管吴郁明可能会多少制造点麻烦,总体上风险可控。”
  “我也是这样考虑的,爷爷。”
  “双江省委……”于老爷子说了四个字便顿住,似乎斟酌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两三分钟后才继续说,“将有大变动,目前尚无定论……你只管安心工作,与何世风、姜源冲保持必要联系即可,省城那边不必跑得太勤。将来你的舞台未必在双江!”
  方晟沉声道:“抓好经济是我的首要任务。”
  “是,经济发展是兴邦之本、强国之路,有了钱才能扩军、研发新式武器甚至跟人家干仗,一穷二白啥事都做不成。”
  发完感慨,于老爷子又走了段路,续道:“现在不单镇长、县长要抓经济,市长、省长同样得抓,你瞧新闻联播里总理和副总理出访基本只带外交部和商务部的人,谈完友谊就谈生意,然后坐下来签合同……说明以后很长时期内,经济指标和业绩将成为考核干部的重要依据。”
  “这方面我自信能做得更好。”

  “不要急,铁涯就是着急了……”于老爷子只轻描淡写说了半句,然后道,“等小贝会走路就送过来,以后在这边上幼儿园、小学直至大学,出国嘛短期交流是可以的,京都的教育资源毕竟不一样。”
  “谢谢爷爷关照,替小贝想这么远。”
  “年纪大了,心变软了,特别喜欢孩子……”
  于老爷子长叹数声,拍了拍他的肩道:“回去吧,云复回来得早或许会找你谈谈,就这样。”
  自始至终于老爷子没提于家会提供帮助,也没说于铁涯回京后于家对于培养新生代的打算。
  不过于老爷子安排这次见面,与方晟共进晚餐,本身就暗喻着很多信息,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当晚方晟一家三口睡在小院西厢房里,可能到了陌生环境,小贝连哭带闹折腾到凌晨两点多才睡,方晟刚合上眼,隐约听到院门响,接着有人窃窃私语,应该是于云复刚回来。

  干部越大越辛苦啊,到政治局委员这种级别,通宵达旦工作恐怕是家常便饭吧,方晟想着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由于夜里睡得迟,一觉到早上八点多钟才醒,来到院里得知于云复六点半就出了门,翁婿二人终究没碰上面,未必有些遗憾。
  赵母挽留两人吃过午饭再回黄海,赵尧尧爽快答应,方晟心知她其实是给自己腾出时间看望小宝,又感动又惭愧。
  出门外打车来到白府附近的快捷酒店,打电话给白翎——她听说方晟来京都后,随即也赶过来做好相应安排。遂带着小宝进入酒店,被方晟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算起来这是方晟第二次见到小宝,上次还是几个月的时候,白翎去京都途中停留到双江住了一宿。两年多不见,小宝已是活泼乱跳的顽皮鬼,除了见面瞬间有点怯生生,很快便和方晟打成一片,两人在地毯上打闹玩耍,笑成一团。白翎站在一边笑微微看着,眼角却悄然沁出两滴眼泪。
  足足嬉戏了半个多小时,小宝有些累了,伏到床上看动画片。白翎依偎到他怀里,道:
  “爷爷知道你来京都。”
  “他……也要见我?”
  “想得美!”白翎寒着脸说,“你以什么身份见他老人家?传到于老爷子耳里会怎么想?”
  方晟话一出口就知道说错了,赶紧乖乖闭嘴。
  “于铁涯在黄海栽了,他以下,于家新生代已挑不出象样的人选,因此爷爷怀疑于老爷子很可能退而求之,把希望押到你身上。”
  与他分析得差不多,饶是如此还得谦虚一下,方晟道:
  “昨晚聊了聊,老爷子没透任何口风。”
  “老一辈的都这个德性,说话吞吞吐吐好像猜谜语,我就不喜欢,哼!”
  方晟被逗笑了:“我毕竟是外姓,于家低不下这个头;再说他们在双江势力不强,拿什么支持我?彼此有数就行了。”
  这时白翎仿佛想起什么,期期艾艾道:“哎,跟你商量个事儿……”
  “怎么了?”她刚刚表示讨厌,转眼也吞吞吐吐起来。这可不是白翎的风格。

  她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
  “你说……要是某个长辈……我是指很亲近的长辈……如果,只是如果背叛婚姻的话,你会怎么做?”
  “格噔”,方晟心猛地一沉,暗想糟糕,许玉贤和容上校的事很可能被白翎发觉了。也难怪,白翎本身就负责情报工作,整个双江哪有能瞒过她的事儿?一个地市级书记和军区上校频繁来往,自然要引起有关部门密切注意。
  他略一沉吟,道:“我觉得出身你这样家族的人,按说应该不太在意,你说过你父亲有情人,其它家族类似情况胜不胜数,大家都是家族利益与政治交换的牺牲品,迫于压力才绑到一条船上,为什么不可以私下寻找真爱?”
  白翎白了他一眼,幽幽道:“你倒挺看得开……可这位长辈……是女人,女人怎么可以做离谱的事?”
  “她的行为有没有影响家庭?”
  “没,都漂泊在外,本来就无所谓家。”
  “有没有造成负面影响?”
  “已引起某些人注意,万一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这样的话,我建议你用委婉的方式提醒当事人悬崖勒马,既然事情尚未败露,只要他俩不再来往,自然相安无事。”
  白翎好像并不认同他的观点,蹙着眉头苦思冥想,陡地两眼暴**光,喝道:“我说的事你早就知道,是么?”
  “没有,没有!”方晟大叫冤枉,“我不过就事论事,压根不明白你说的谁。”
  她仔细审视他的眼神和表情,过了会儿咬着嘴唇道:“告诉你也没事,就是我妈,跟许玉贤!”
  方晟假装大吃一惊,叫道:“他俩?怎么可能?噢,对了,难怪许玉贤一直晓得我俩的关系,当初我就奇怪,他凭什么掌握那么多内情……”
  “两人来往非常密切,据可靠消息,最近三个月在宾馆见面十一次!”白翎恨恨说。
  “这么疯狂?”方晟难以置信瞪大眼,转念又道,“中年男女陷入热恋,疯狂的程度大概不输于年轻人,何况俗话说四十如狼……”
  话音未落,“啪”,后背挨她狠狠拍了一下,方晟赶紧道歉,“我错了,不该背后诋毁丈母娘。”
  白翎双手托腮定定出神,久久沉默后叹道:“其实我能理解,作为女人,我妈的命蛮苦,新婚夫妻两人只在京都呆了一天转而回各自军区,一年聚到一起的天数两只手能数得过来,老实说我的诞生简直是个奇迹,他俩根本没夫妻那种热乎劲儿。我爸呢身边始终没断过女人,最近那位大概是第四个了,爷爷知道也不管;可我妈呢,谁替她想过?女人,生活中总是弱者……”
  日期:2018-03-2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