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想绑我?太老套了吧?”南宫兜铃再次用钳爪砍向拂尘,没有料到,这细如蛛丝的拂尘韧性极强,锐利的钳爪下去,一根也没有砍断。
  拂尘一卷,反将她手的钳爪夺走。
  南宫兜铃慌忙跳到一边,躲开拂尘袭击,顺手抓起茶几的榴莲,高高举在头顶。
  陈玄生感到好笑:“纽扣我都接得住,这么大的榴莲,你也妄想砸我?”
  拂尘再度卷向她。
  “谁说要砸你!”南宫兜铃念了句“至心至力”,奋力把榴莲摔向玻璃茶几,玻璃破碎四溅。
  她趁机在每一片飞起的碎玻璃划隐形咒,手法快而不乱,玻璃瞬间排列成阵,闪耀光芒的尖端齐齐刺向陈玄生。
  “你歪路子倒挺多。”陈玄生收回拂尘,衣袖一挥,宽大的袖袍包裹住飞到眼前的碎玻璃,朝旁边甩开,玻璃弹到结界边缘,哗啦啦落地,摔成颗粒状。
  南宫兜铃急忙四处观望,找找看身边还有没有可以当做武器的家具。

  “时间不多,不和你磨蹭。”陈玄生忽地从沙发里飞过来,疾如闪电,南宫兜铃还未看清他的身形,脖子猛地给他掐住,双脚瞬间离地。
  陈玄生单手将她举高在头顶,笑容从未在他唇边消失。
  南宫兜铃在他强有力的手指禁锢下,喘不气,几近窒息,舌头往外伸,双脚乱蹬。
  他这区区五指,犹如机械刚强,力大无。
  “认输不认输?”
  “不……不认输。”她挤出这几个字。

  他收紧指头,掐得更紧,南宫兜铃拼命挠着他的手背,指甲在他白皙皮肤留下道道血痕。
  他对此蛮不在乎。
  “都到了这种地步,还不求我?真的想死吗?决明还年轻,有大把时间收新徒弟,没了你,也无妨。”
  他竟说出如此残酷无情的话,这师公笑容满面,却铁石心肠。

  “我……偏不求你,你有本事……直接掐死……我。”她倔得不行,赔命也不要向这个狂妄的家伙屈服。
  “之前你倒是大方的给我二徒弟下跪,怎么在我面前,一点架子都放不下?”
  “他是他,你是你……”南宫兜铃快说不出话来,暂时无法思考他是如何得知她向李续断下跪这个细节。
  “哦?他较特别?我明白了。”陈玄生松开手,她重重摔坐在地,拼命的咳嗽,差点给他掐断了脖子。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赢了。”陈玄生回到单人沙发坐好。
  狠心摆布后,他到底放了她一马。
  南宫兜铃不明白他手下留情的原因。
  “你不过是仗着有茱萸法袍护体,加手里有法器有白符的,我手无寸铁,怎样都奈你不何,你胜之不武,算你赢,也赢的没有光彩,说出去只会给人笑你欺负弱小。”南宫兜铃瞪着他,搞半天,原来不过是吓唬吓唬她,根本没打算真的要她命。
  差点以为自己今晚得命丧黄泉了。
  这位师公太可恶。
  她不是讲话直白了点,没有对他阿谀奉承,至于拿她性命来教训她?而且还把客厅弄得这么狼狈,让她怎么收拾?
  成了两截残肢的蜈蚣在一边扭来扭去,南宫兜铃觉得妖虫有些不同,之前它在外头作乱时,浑身充满了腐烂的恶臭,如今却只散发出寻常的妖气,和石芮相似,带着一股动物特有的腥味,淡淡的并不刺鼻。
  陈玄生拿出一个锦袋,放在身前,松开手,锦袋漂浮到蜈蚣方,瞬间变大,罩住了它。
  蜈蚣身体似乎被看不见的物体用力挤压,一下子缩小了。
  锦袋的封口随之收缩,把蜈蚣整个装了进去。
  袋子变回巴掌大小,飞回陈玄生手,他手法流畅的拉紧锦袋两侧的绳子,收紧袋口,绳子紧紧绕着袋口缠了三圈。
  袋子在他手心里胡乱窜动。
  他衣袖拿出一张白符,贴在锦袋。
  锦袋立即毫无动静。
  客厅恢复安静,南宫兜铃坐在地喘息,和他四目相视。
  陈玄生眼,有种令人看不穿的神秘。
  南宫兜铃无法摸清他的底细,只知道对方法术绝对在南宫决明之。
  他微笑道:“我还有一个香佛锦袋,可以装下任何东西,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把你装进去,取决于你的态度。”
  南宫兜铃觉得很累,暗试探了一**内的灵气,隐形咒用的太过头,灵气消耗的厉害,剩下不多,再和他抬扛下去,她是抵抗不来了。
  此人性情古怪,说不定真的会把她装进袋里,那袋里有何乾坤,她不知晓,想必里面的环境蜈蚣肚子好不到哪里去。
  她不是死脑筋的人,明摆着眼前有个大坑还往里面跳,她拽起来要天,可怂起来时,钻桌底也成。
  心不服他,嘴反而客气了些,“师公,我承认我是缺乏管教,有时候不太懂礼貌,你一把年纪了,别跟我这个小孩子过不去,玩够了吧?可以说说你来做客的用意没?”
  说完,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副卖萌的笑容,双眼故作可爱的眨巴两下,装无辜是她拿手好戏。

  “鬼灵精怪,倒还算招人喜欢,这次师公原谅你。下次再冒犯我,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她暗自说:下次见他,定当全副武装,决不给他机会欺负自己,到时候她要看看哭不出来的是哪一个。
  陈玄生轻轻划一下,一件运动外套凭空出现,从她头顶飘落,盖在她肩膀。
  又是隔空取物,这外套先前挂在她衣橱里。
  “夜深气温低,别着凉了。”
  她有些愕然,没料到他居然有体贴的一面,和刚才判若两人。
  将外套穿,拉拉链,从狼藉的地面爬起,坐在他对面。
  “刚才,天龙身散发的妖气,闻起来很正常吧?”他问。
  “怎会这样?它刚现身时,分明恶臭冲天。”
  “那气味并非它自身散发,你还记得它体内冲出来的那阵黑雾吗?”
  “记得……等会儿,师公,你看见了?难道我和师叔在天台恶斗蜈蚣时,你也在场?”南宫兜铃埋怨,“你要是在的话,竟然见死不救?师叔可差点没命了,你只顾着隔岸观火,未免太冷漠无情。”
  “并非如此,我当时在另外一个城市,心不安,便卜了一卦,算到青城有劫,开启千里眼查探情况,正好目睹了你们如何追捕天龙的经过。”
  “原来是这样。”南宫兜铃心想,估计她向李续断下跪这件事,也是他算卦算出来的。
  否则他当时要是在屋外监视,屋里三个法力高超的人,不可能完全察觉不出来。
  “我错怪师公了,抱歉抱歉,我收回冷漠无情四个字,别用袋子罩我哦。师公的意思是,那毒气和天龙无关?”她耐心追问,尽量不走题。
  “没错,是依附在它体内的毒雾散发出来的。人类吸入这种毒雾后,会麻痹大脑神经,最终丧命。你刺穿它头颅,导致毒雾涌出,这是你犯下的第一个致命错误,对付毒雾,不能用这种方法。”
  “那毒雾到底是什么来头?”
  陈玄生的笑容更深,“你猜不到?”

  “拜托你直接说了吧,吊人胃口罪大恶极。”
  “乞魂鬼这个名字,听说过吗?”
  南宫兜铃愣住,“地狱阎魔的使者?乞魂鬼?”
  “没错,毒雾是乞魂鬼的其一种形态。”
  “还只是其一种形态?它究竟能变出多少花样?”
  “我了解到的,是七种。”
  “哪七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