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笑说:“修炼十二仙道引魂大法到了第七个阶段时,可返老还童,青春永驻,我也是近几年才达到这个阶段的,没想到一下子年轻的太过分了,有时候照照镜子,会把自己也吓一跳。”
  南宫兜铃想想也对,十二仙道引魂大法到底是成仙的法术,都快当不死不灭的仙人了,区区返老还童,估计不是难事。
  “师公,那你也没必要打扮的像古代人似的,蓄头发戴冠帽的,你平时该不会用这身造型周游世界吧?”
  “兜铃儿,不要打岔,师公百忙之抽出空来,不是来找你闲话家常的,这只蜈蚣,你知道是何方神圣吗?”

  “一只妖虫而已,有什么稀的?肯定是在深山里修炼成精怪,不小心跑到大都市来的。”
  “非也。”
  “拜托,连说话都像个古人,我说你其实是八百岁了吧?能不能正常点?这个时代谁还像你这么绉绉的讲话?装模作样的。”
  “几年前见到决明时,他便和我抱怨,说你越长大越没规矩,我本想你正处于叛逆期,个性乱来些也合理,但你今日见到师公我也这么没礼貌,看来我得越界替徒弟教你一些礼仪了。”
  陈玄生说着,把拂尘挂在手肘间,左手食指和指竖立,并拢,在空气划,嘴轻念细碎咒语,右手掌心里,贴在蜈蚣的白符脱落。
  蜈蚣掉在地,像瞬间充气了一样,甩甩尾巴,抖抖头部,重新活了过来,不到几秒间,身体大得抵住了天花板。
  “天龙,不要把天花板挤坏。”陈玄生如同在命令一只受了良好训练的小狗。
  而蜈蚣也真的很听话,和昨天那只横冲直撞的怪兽完全是两种生物。

  它把百只虫足缩在身体两边,脑袋乖巧的盘旋在陈玄生肩膀边。
  “你干嘛擅作主张给它取名字?又不是你的式神。它可是我收服的。”
  “它本名叫天龙,是灵兽,不能化作人形,算你想收服它当式神,也办不到。”
  对方说的没错,式神灵兽级别更高。
  天地万物皆可从大自然吸取五行精元。
  精元,说直白点,是精神能量,从人到石头,都能从外界汲取精神能量。

  借助不同的精神能量,人可以修炼成妖,妖也可以修炼成人,唯有此类物种,方可将其用作式神驱使。
  至于灵兽,是一种生下来有魔力的动物,无论如何都变不了人形。
  南宫兜铃望着大蜈蚣,“你用起死回生术复活了它?你到底想干什么?”
  “复活它,是为了告诉你,做人不可太嚣张。”
  她为之生气,拼性命才杀死这只妖虫,陈玄生竟然再度复活了它,这不是叫她心血白费?

  “现在嚣张的人是你吧,随随便便让这只大虫子复活,它杀了多少人,你知道吗!”
  话还没有落音,对方嘴唇微动,蜈蚣听从了咒语,长长的头部冲向南宫兜铃。
  她见情形不妙,撑住沙发扶手,跳开,准备逃跑。
  蜈蚣扭曲的身体拐了个弯,恐怖的红色眼球燃烧着嗜血的光芒,剖开的肚子朝两边敞开,露出里面支离破碎的内脏,随着身躯移动,内脏摇摇晃晃。
  妖虫快速在她鼻尖前掠过,转瞬之间,避之不及,被蜈蚣缠住,虫足用力收紧她的身体。
  南宫兜铃大叫一声:“来人啊,救我!”。
  屋内毫无反应,南宫兜铃责怪,“那两个不用的家伙,睡得那么死?”

  “我预料到你会违反诺言,让你别喊,你还叫的那么大声,这么明显的结界,你都看不出来?”
  南宫兜铃打量四周,客厅里漂浮着一股隐约晃动的透明气流,不仔细还真看不出来。
  是“摩诃森罗咒”!
  陈玄生趁她不注意时,设下了结界。
  在结界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结界外面的人都看不见,也听不到,更加闯不进来。
  而且,除了施法者本人,困在结界内部的人也妄想出去。
  她平日里顾着完成学校里的学业,没有花时间去钻研破除此咒的法术,现在好了,吃了大亏。

  在蜈蚣绞缠下,南宫兜铃胸气愤,敢欺负她?算是师公,她也不会给他面子。
  她从来是有仇报仇的人。
  南宫兜铃脸色严峻,“师公,我可不是软柿子,可以任由你来揉捏,我只好还手了。”
  “哦?”对方根本不屑,“你那些三脚猫功夫,不怕丢人,尽管使出来。”
  身没有白符,师父说过,专业的法师,需要时刻处于作战状态,算睡觉也不能卸掉所有装备,可她总不听话,老是忘记往睡衣兜里装白符。
  以前一直安安宁宁,哪像如今接二连三的遇危机。
  要做咒语,有两种方法,一是借助白符,二是直接在物体画下隐形咒,并且那个物体只能是死物。
  隐形咒的效力不白符咒,有许多限制,如无法随意将物体变幻形体,许多咒语的功能都不能淋漓发挥出来,消耗的灵气也会更大,所以南宫决明并不提倡南宫兜铃使用这招。
  蜈蚣又在收紧了,南宫兜铃感到骨头要断掉。
  “现在求饶,我放了你。”

  求饶?没门!她南宫兜铃不是懦夫。
  没得选了,紧急下,南宫兜铃灵机一动,扯落身一枚纽扣,手指在面画下隐形咒,纽扣霎时朝陈玄生的眉心疾飞而去,速度堪子丨弹丨,快得令人看不清飞行轨迹。
  陈玄生抬起手,双指从容夹住纽扣,“小儿科。”顺手把纽扣丢掉。
  南宫兜铃把衣纽扣一一扯落,打向蜈蚣双眼,纽扣深深嵌在蜈蚣瞳孔里,蜈蚣无动于衷,攻击无效。

  该死,她一时忘记起死回生后的生物是没有感觉的。
  南宫兜铃发现一只虫腿已经断裂,应该是在天台恶斗时,蜈蚣自己撞断的,她伸手抓住这截虫腿,面长着锋利的钳爪,她咬牙掰断,在虫腿念咒,借着这钳爪,姿势华丽的在空划了个半圆,身缠绕的虫腿纷纷跌落。
  虫腿切口整齐,全给她一口气砍断。
  南宫兜铃轻巧落地,蜈蚣再次袭来,将残破的肢体狠狠压向她。
  “不知死活。”南宫兜铃以钳爪当刀,面不改色,暗暗调动体内真气,凝聚在整条右臂,一招“朝歌夜弦”使出,掀起一阵劲风,吹熄烛火。
  暗发出断裂声,好像一棵参天大树拦腰劈断。
  陈玄生重新点亮灯芯,光线里,蜈蚣身躯在半空里凝固了一秒,接着倏然断开两截。
  长着脑袋的那截身体重重摔落在地板,扭曲蠕动,试图站起来,没有脑袋的那身体则盲目的乱窜,找不到南宫兜铃的位置。
  这是她第二次解决掉妖虫,活的她都能杀掉,何况一只成了僵尸的虫子而已。
  南宫兜铃回头望着陈玄生,唇边扬起不羁的笑容。“你干不掉我的,我可是南宫兜铃,你再让它作怪,我把它剁成一百八十段都行。”

  她睡衣没了纽扣,衣襟大开,露出里面的粉色内衣,不过南宫兜铃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造型,她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孩,反而用一种潇洒帅气的姿势挺胸站着,又不是全裸,不必大惊小怪,星闪闪的乌黑眼眸里充满无人可以击败的自信。
  “法术马马虎虎,引魂刀法倒是学的不错,只可惜半吊子是半吊子。”陈玄生没有一丝震惊,平静的拿起拂尘,霎时间千万条白丝伸长,笔直朝她袭来。
  教室里的四十多名学生顿时傻眼,停下一切动作,目睹这桩观。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