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现在最受宠的人是你吧,每年都偷偷回去见你,根本没想到我。枉我天天想念着他,他却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我可是跟他学了三十年法术,你才跟了他几年?如今倒好,见都不愿见我,我是做错什么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了?我可是每年过年都有准备大礼要给他的,一次没落下。”

  “什么大礼?”李续断问。
  “他喜欢吃手工做的金华火腿不是?我每年春节前,都提早两个月去浙江当地给他预订一只大大的猪后腿,结果呢,年一过,师父没见着,火腿倒是全进了这个猪兜肚子里去了。”
  南宫兜铃嘟着嘴说:“不吃会坏的,多浪费。”
  “正宗的金华火腿三年不坏,你嘴馋别抵赖。”南宫决明又埋怨起来,“师父是觉得徒弟我没做出什么大事业出来,气得干脆不见我了?”
  “师父从不沽名钓誉,他不会在乎你有没有做出事业来的。”李续断安慰他,“他独来独往惯了,可能真的没有时间找你。”
  “他总统还忙吗?算是总统,也有时间陪家人过圣诞节,他凭什么挤不出时间来?每年都只找你一个,摆明是喜欢你不喜欢我。”
  李续断无言以对。
  见这南宫决明为了李续断吃起师公的醋来,南宫兜铃觉得好笑,“拜托你啊师父,都多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争风吃醋。师公是欠你巨款不成,你非得要见他一面?”
  “你不懂!”南宫决明气愤的不说话了。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互看了一眼,彼此都默契的偷笑了一下,南宫决明也有幼稚的时候。
  李续断转头对千岁说:“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和兜铃两人,你一定精力大损,很累吧?”
  千岁含情脉脉的颤动了一下眼睫毛,“我并没有……”
  “千岁你别说话,回去吧。”南宫决明手一挥,千岁霎时间化作烟雾。
  李续断喃喃说:“也罢,下次再找她聊天。”
  “下次?”南宫兜铃不爽的说:“见不着她你会死吗?”
  “那倒不会。”李续断仍显得对千岁有些挂念,好似有一肚子话憋着,迫不及待想和千岁交流。
  南宫兜铃抓住南宫决明的衣角,“师父,我求你了,你没事别老召唤那狐狸精出来。”
  “人家救了你一命,你连句感谢都不说,还骂人家狐狸精?”南宫决明教训她。
  “她本来是狐狸精,我哪是骂她?我是实话实说。”
  “你记住,你欠千岁一份人情,对她客气点,以后你得报答她。”南宫决明拍了拍李续断的肩膀,“师弟,你今天也伤得不轻,洗个澡,回房躺着吧,不需要陪着这个死丫头。”
  “师兄,关于妖虫的事……”
  “明天再说不迟。”

  李续断听从了,和他一起走出房间去。
  南宫决明自言自语:“今晚还是叫外卖吧。”
  南宫兜铃欢呼:“辛苦了一天,我要肯德基全家桶犒劳一下!”
  “你叫我白白赔了两千块,你还有脸叫全家桶?有馄饨面给你吃不错了!”南宫决明拒绝道。

  南宫兜铃沮丧的待在房里,忽然间听见打呼噜的声音,她朝房间角落一看,玳瑁那只乌龟坐在衣柜下,抱着她的玩偶睡着了。
  唉,笨蛋师叔忘记把他式神请回去了。
  南宫兜铃爬下床,走过去踢了一下玳瑁,玳瑁惊醒,“主人?你吸完毒气了?”
  “我不是你那傻蛋主人,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睡着的?还说你会在旁边保护他?”
  玳瑁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老了,不用了,总是打盹。”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南宫兜铃抢过他怀里的玩偶,拎起他衣服后领,将他丢了出去。
  “哎呦!”玳瑁一屁股摔到走廊,“你怎么能够对一个老人这么无礼?”
  南宫兜铃不理睬他,直接把房门关。
  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了一觉,爬起来时还是半夜,南宫兜铃再也睡不着,伸个懒腰坐起来,望向窗外,暗夜无星,不见月亮,乌云厚重层叠,好似要下雷暴雨的样子。
  打开房门去客厅找水喝,看见一个身影独自坐在暗,南宫兜铃心想,南宫决明睡眠向来很好,从未见他夜晚起来闲坐,莫非是李续断失眠了?
  她走过去,见那人影头戴古代冠帽,身穿白袍,蓄着披肩长发,从背影看性别难辨。
  不是师叔!更不是师父!
  这人是谁?
  南宫兜铃心脏一缩,厅居然坐了个陌生人?看打扮又不像小偷,她紧张的叫了一句:“喂,你哪位?”

  眼前闪烁亮光,凭空出现一盏莲花灯,慢慢降落在桌,烛光在棉芯间晃动。
  人影回过头来,看五官,是个年轻男人,分不出年龄,二十岁到三十岁都有可能。
  他嘴角含着令人看不穿的谜样笑意,从容得仿佛从未遭受过困难,面色苍白如同失血,朱唇却如女子妆后般殷红,漆黑的眼球透彻雪亮,闪透着洞悉万物的细碎光芒,好似一道银河流淌其,充满了对生死的淡漠。
  修长的手指,柔软的手背,拿着一把雪白拂尘,放在膝。
  南宫兜铃被他这胜于女子的美貌给惊呆,哪怕狐妖千岁站在他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你……你说话啊,你到底是谁?”南宫兜铃莫名有些结巴。
  “兜铃儿,你长大了,想必我的大徒弟把你照顾的不错。”
  “你大徒弟又是谁?你别卖关子,快报名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家不欢迎来路不明的人。”
  他微笑着看她,“我姓陈,名玄生。”

  南宫兜铃诧异的张开嘴,半天合不拢,“你为何跟我师公陈玄生同名同姓?”
  “因为我是你师公。”
  “骗谁啊,我师公起码七十老几了。”
  对方笑了,“你错了,我已在世活了八十载春秋。”
  “你八十岁?你说你十八我还能接受。”南宫兜铃将他看了又看,忽然想回房把南宫决明叫起来对质。

  对方立即识破她的心思,右手双指放在唇边,不知念了什么。
  南宫兜铃的手脚顿时不停使唤,被一股蛮横的力量牵引着,脚步倒退行走,强迫坐在这人对面,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膝盖,挺直腰背,动弹不能。
  她为此惊慌,自己怎像个扯线木偶任由他摆布起来?
  她想大声叫唤,企图把全屋的人吵醒,嘴巴却怎么都打不开,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只能睁着大眼睛,带着惊恐看向他,在猜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暂时不想和决明见面,你不要惊动他。”
  她心独白,他真的是师公?为什么不想和师父见面?
  他好像会读心术,“你不必再怀疑,冒充你师公,也没什么好处,至于我为何不想见我大徒弟,你以后会明白的。我此番回来,只为了你。”
  为了她?南宫兜铃为之疑惑。找她有何贵干?
  他轻轻转了一下手腕,掌心忽然出现一张白符,符包裹着一只干瘪的蜈蚣尸首。
  她眼神一凛,想必对方用的是隔空取物的法术。
  此物本是南宫兜铃所有,睡觉前,她把这东西放在了房间抽屉。
  “我可以让你说话,前提是你不能大喊大叫,不然,我只好走人了。”他手指一挥,加诸在南宫兜铃身的神秘力量骤然消失。

  她全身得以放松,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她满心好,要打听出陈玄生造访的目的,因此暂不惊动任何人。
  “师公,你好年轻啊,你有什么驻颜秘方?你是不是天天又敷面膜又吃燕窝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