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体无力,感到李续断托住她后背,帮着她慢慢躺回床。
  南宫兜铃半昏半醒,李续断悄声呼唤:“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床边烟雾腾起,一个轮廓清晰呈现。
  南宫兜铃扭头一看,使劲眨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恢复视力。
  床边多了一个老头,长得有点可怕,像活了几千岁,一张脸皱巴巴的,嘴唇又厚又宽又大,鼻梁扁塌,眼大如铜锣,眼球像蛇的眼球,全身的皮肤覆盖着一层暗绿色的龟甲。
  见这位式神穿着六七十年代的老式西装,领口打着黑色蝴蝶结,弯腰驼背,身材矮小,灰白色的稀疏头发往后倒梳,身高不足一米,矮小如侏儒。
  玳瑁低垂着遍布皱纹的厚重眼皮,将他那对恐怖的大眼球盖住了一半,他一声不发的把脸凑近南宫兜铃,要给她嘴对嘴吸取毒气。
  南宫兜铃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缩在床角,“师叔你有没有搞错!叫这么个怪老头给我吸丨毒丨气?这么大整蛊?我跟你何冤何仇?你要这么欺负我?”
  李续断慌张摆手:“我没有整蛊你,玳瑁是我最厉害的式神。”
  “叫这个驼背离我远点!”南宫兜铃顺手抓起身边的哆啦A梦玩偶扔了过去,砸在玳瑁头。
  玳瑁双手抱住蓝色的玩偶,无奈的看了看李续断,“主人,这种场面你叫我出来确实不妥,你把人家小姑娘给吓坏了。”说话声音嘶哑得如同坏掉的磁带。
  “兜铃,你听话,玳瑁不会伤害你,只要让他吸去你身的毒气,你会痊愈了。”
  南宫兜铃扯着嗓子哭闹,“我不要!我情愿死了算了!我才不要把我的初吻献给这个长得像乌龟一样的东西!”
  “我不是长得像乌龟,我本来是一只巴西红耳龟。”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总之我是不要!”南宫兜铃宁死不从。

  李续断没辙了,“那我给你换个式神……“
  “男的吗?”
  “没错。”
  “那你不用召唤了,我不依!”
  “现在不是买东西,可以给你随便挑,我手目前没有女性式神。”
  “师叔,你灵气那么足,凭你来吸丨毒丨气,一定没事的,你了。”
  “我?可我也是男的啊。”
  南宫兜铃有些害羞的说:“别的男性当然不行,但要是你的话,我勉强可以接受。”
  李续断和玳瑁互相看了一眼,玳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主人不妨试一下,你法力深厚,只要封住经八脉,不让毒气入喉,吸取毒气后立即吐出来,应该没事,算出事,有老身我在一旁看着,会马给你做紧急处理的。”
  “可是……”李续断犹犹豫豫。
  “大男人做事干脆点。”南宫兜铃看着他,“只不过是和我嘴唇相触一下而已,又没叫你杀人放火,有那么难吗?婆婆妈妈的,没有点男子气概。”
  被她这么一激将,李续断鼓起勇气,好像在自我安慰,“师父,对不起,弟子今天为救师侄女性命,不得不违背祖训,日后弟子定当自我检讨,愿受师父任意惩罚。”
  南宫兜铃微微一笑,哎呀呀,没想到这么容易能得逞,这木鱼脑袋倒挺好骗的。
  她闭眼睛,嘟起小嘴,主动送了过去。
  骤然芳香扑鼻,一种沁人心脾的冰凉触觉贴在南宫兜铃嘴唇,好软好舒服,仿佛有轻飘飘的丝线撩动她的脸颊,南宫兜铃觉得疑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含住自己双唇的是个绝美的女子。
  那垂在南宫兜铃脸的轻柔丝线,原来是这女子的发丝。
  惊讶下,毒气从喉头大量涌出,在这紧要关头,南宫兜铃无法途停止,只能任凭毒气从嘴唇缝隙渗出,灌入对方嘴里。
  大脑渐渐放松,胀痛感消失,南宫兜铃感到对方轻轻将她推开,视线聚焦,看清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千岁。
  千岁脸浮现黑紫交杂的颜色,双瞳漆黑,填满整个眼眶,没有眼白,甚是恐怖,她眉心痛苦的紧锁,侧过脸,用衣袖掩着,往一个玻璃罐里吐出毒气,封瓶盖。
  不知何时站在房门口的南宫决明立即往瓶盖贴白符,念咒封印,捧在手,顺便打开房内电灯,一片大亮。
  千岁抬起头时,面容已经恢复昔日美貌,水汪汪的瞳孔折射一丝诱惑的浅紫色。
  南宫决明笑着说:“不愧是千岁,道行高深,吸完毒气仍然能够保持镇定,不会像吞丸那样手忙脚乱。”

  南宫决明走过来,坐在床头,手法利落的拔去南宫兜铃头和喉部的银针,又按住她大腿,轻巧将腿根部的两枚银针取出。
  因为待她如亲生女儿,所以南宫决明动起手来毫无顾忌,又为她扯平道袍,遮住双腿,用一种责备的眼神看着她。
  “只会胡闹!”他骂了一声。
  南宫兜铃揉着脑袋的针孔,得到了解脱,浑身筋脉舒畅,摸了摸脖子,肿胀的动脉变回原样。
  她却反而气馁,“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师弟召唤玳瑁的时候,我刚好到家,你这什么眼神,是不是在怪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你说呢?”南宫兜铃白了他一眼,“坏我好事。”
  李续断听见这话,眨巴眨巴眼睛,试图理解她话含义,看他这笨拙且困惑的表情,八成是理解不了。
  南宫决明用指关节敲了一下她脑袋,“这还叫好事?让你师叔破戒,他以后要挨罚的,你担当得起?”
  “他不说出去,谁来罚他?”
  “你以为他不说,他师父,也是你师公不会知道了?”
  “师公有那么神通广大?”南宫兜铃不信,“说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师公。他老人家到底住哪儿啊?”

  “自从我出师独立后,你师公便爱了云游四海,这几年来,我也见过他三次面而已,最近听说他在巴黎,不过已经是三个月前的消息了。”
  “真羡慕他可以周游世界。不过,师公云游四海的,那师叔的本事是怎么学来的?他老人家有空回来教你?”南宫兜铃看向李续断。
  “他每年冬天会回乡下一次,待十天半月,顺便教我些诀窍,指点我不精通的地方,大部分时间,我还是闭门自学。”李续断老实回答。
  “又是自学?你什么都能自学?”南宫兜铃心暗叹,只是自学能达到这种境界,要是师公能够全天候指点他,这李续断得牛逼到什么程度?
  “师父每年都回来?”南宫决明很惊讶,“他回乡下也不和我打声招呼,我好回去探望他。”
  “你知道师父脾气的,”李续断说:“他不喜欢热闹。”
  “可我是他大徒弟,他连我也不想见?”
  “他说以师兄今日的修行,已经不需要见他了。”
  “这话什么意思?即使我没啥可以跟他学的了,可我至少还能找他聊聊天不是吗?真是绝情!还有没有拿我当徒弟看?难道把我忘记了?”南宫决明满腹抱怨。
  “怎么会忘记师兄?你是他最宠爱的弟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