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回家。”南宫兜铃撑不下去了,再逞强只会害了自己,“叫出租车……”
  李续断突然把她打横抱起。
  南宫兜铃非常惊讶,“师叔,你干什么?”
  “叫车太慢。”李续断说着,跃入空,南宫兜铃情不自禁的搂紧他脖子,怕师叔一下子没抱稳把她给摔了下去。
  在半空看向下方,琥珀无忧无虑的沿着马路散步,似乎还想在外游玩一段时间,不急着回家。
  李续断抱着她依然行动自如,身轻如燕,脚尖踩在一块竖在天台的广告牌,借力一跳,又平稳落在另外一栋建筑物的顶端,直线前进,确实搭车要节省路线。
  脚下行人来去匆匆,忙着赶路,无人注意到空有人疾飞而过。
  南宫兜铃难得的安静,一句话也不说,听着从李续断胸膛里传来的心跳,近的仿佛在耳边,强壮有力的鼓动。
  南宫兜铃毒后手脚发凉,他的体温暖暖的笼罩住她,令她心情安宁。
  她打破片刻沉默,“师叔,你灵气好足,大伤刚愈,依然能够随心所欲的启动咒语。”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的灵气一般人要旺盛,我师父说我这是天生的。”
  好厉害,这家伙是所谓的天赋异禀吧?
  他的灵气超乎她的预料,明明过了一半给自己,却还能绰绰有余。
  倒是南宫兜铃不知怎么一回事,给她再多灵气都能瞬间消耗掉,是自己新陈代谢太快了?南宫兜铃想不通。

  思绪又回到他身,李续断年纪轻轻,法术远超南宫兜铃至,并且和南宫决明那个修炼了数十年的老头不相下。
  李续断的力量深不可测。
  了毒雾,只是他受了南宫兜铃连累。
  要是自己没有前帮倒忙好了,师叔抵挡毒雾时虽然吃力了些,但并不说明他对付不了。
  南宫兜铃心对他充满了美好幻想,崇拜的看着他,李续断没有意识到她痴缠的目光,只顾着赶路。
  她不禁有些自卑,唉,自己如今毒气缠身,散发恶臭,也亏师叔忍得住,连眉头都未曾皱过一次,她不由得感激他,没有对她流露半分嫌弃,不然南宫兜铃可要羞愧的找洞钻了。
  转眼间,李续断跳到南宫家的阳台扶手,这是老民房,没有安装防盗,倒方便了他。
  阳台里种满了各式花草,藤蔓沿着墙壁往四面八方漫延,修剪得当,墙角还栽种了一棵枫树,绿透金,颇有一番情趣,全是南宫决明平时无聊的消遣之作。
  李续断的衣角掠过这些盆栽,进入室内,南宫兜铃将手一指,“我想躺床。”
  李续断依言进了她房间,将她放在床,南宫兜铃使诈,躺平后假装无意的将他一扯,李续断措手不及压在她身,差点和她鼻子对鼻子的撞。
  李续断慌乱起身,见他这好似给刺扎了一下的惊恐模样,南宫兜铃暗自偷笑,心里说了声笨蛋。
  又不免多了些惆怅,李续断对她始终保持距离,没有一点邪念,真令人扫兴。

  他说:“还魂回阳术,我也会。既然师兄在学校暂时脱不了身,估计也没那么快赶回家,让我来替你解毒吧。”
  南宫兜铃紧张的绷住肌肉,哎呀,又要挨针了,那疼痛可是终生难忘,一次够受了,还要来第二次。
  “师叔,你行行好,能给我下个有麻丨醉丨效果的咒语吗?”
  “不可以施加其他咒语,会影响疗效。你等会儿。”李续断跑出房间。
  几分钟后又跑回来,手里多了一个银色盒子,起师父那个寒酸的布包要高档得多。
  揭开盒盖,里面躺着一排粗壮的银针,这个倒和师父用过的银针毫无区别。
  天色已近黄昏,屋里有点暗,但李续断没有开灯,借着微光,捻符起火,淬针消毒。

  他望向南宫兜铃,笑了一下,“你别紧张,你的表情看去好像受刑的犯人。”
  “我怕疼!”
  “忍忍过去了。”
  “师叔,你可要怜香惜玉,别看我平时生龙活虎的,其实我是一朵娇花,很脆弱的。”
  他又笑了,“你说话没个正经。”
  “我说话不正经,但我做人很正经。总之,你悠着点下针,要是太疼,我跳起咬你一口,你可别怪我。”
  李续断给她这么一说,也像她一样紧张了起来,“你别咬我,我去厨房给你找根擀面杖让你啃着先,行吗?”
  “擀你个头!”南宫兜铃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她只是作势吓唬,哪会真的咬人,李续断却那么当真,服了他。
  “准备好了?我下针了。”李续断不等她回答,将针含在嘴边,掀开她的道袍下摆,伸手撕烂她本已破碎的长裤。
  南宫兜铃猛地弹起身,按住他手,“师叔,你干嘛?”

  李续断停下动作,把针从嘴边取下来说话:“要将这两针刺入你的冲门穴,也是你的腹股沟位置……啊,抱歉,我专心想着如何下针,一时间忘记你是个女孩,我的举动实在太失礼了。”
  忘记她是个女孩?
  南宫兜铃瞪着他,“喂,你欠揍是不是?你别耍我,师父给你治疗时,可是先扎太阳穴的。”
  “男女不同,给男方施针,需先聚集阳气在颅顶,再逼毒气去,给女方施针,得先在下躯散阴,才能把毒气一口气攻到脑部。”

  “真的吗?”
  “千真万确。怎么办才好?”李续断烦恼的看着她。
  “还能怎么办,不是给你看我的小裤裤吗,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又不会掉块肉。”南宫兜铃大方的把裤子撕得更开,露出腿部肌肤,“来吧师叔,我准备好了。”
  李续断的眼睛不知该看哪里。

  南宫兜铃催促,“拜托你快点,耽误治疗时机,我日后全身瘫痪,你负责?”
  李续断坚决的点了一下头,好像战场似的,重新集注意力,双指按住她白色小裤裤的边缘,力凝指尖,推动银针,针尖深深没入肌肤。
  之前这木鱼脑袋挨针时万幸是昏迷状态,南宫兜铃现今清醒得不行,霎时疼痛钻心,“哇”的一下惨叫,掐住李续断的肩膀,“你给我轻点!”
  她这才反悔,也许他建议她啃根擀面杖是个好主意。

  李续断给她用力掐的五官都扭曲了,分不清到底是谁在受罪。
  好不容易将她阴气散去,李续断招呼都没打半句,猝不及防的,一针刺入她咽喉部位,接着顺手拔出之前扎在她耳下穴位的银针。
  南宫兜铃埋怨的闷哼一下,心里怪这个木鱼脑袋也不出声哄哄她再下针,把她当巫毒娃娃似的随意下手,简直不懂疼惜她。
  李续断十分专注,没有察觉出她的不满,双手分别夹住两针,无预警的朝她太阳穴沉稳刺入。
  针逐渐没入大脑,南宫兜铃觉得四肢的毒气齐齐往脑门袭来,脑袋发涨,要爆炸似的,难受得想打滚,“不玩了!太疼了!我扛不住!”
  喉咙有针横着,说话时声道犹如刀刮,她只想立即停下,不愿继续。
  李续断低沉的说了句:“别动,快好了,你再忍耐一下。”
  这话极其严厉,南宫兜铃不敢不听,憋住呻吟,针头逐渐深入脑髓,好像一直往海底深处沉没,脑袋好沉好重,视线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李续断终于把手从她脑袋两旁撤开,结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