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站起来,在女校医眼前晃了晃手,“师兄,你为什么要用‘入定咒’把这些人都定住?”
  “我也不想的,这伙人碍手碍脚的太麻烦。千岁,没你什么事了,你先暂避。”
  千岁微微一笑,化作烟雾。
  李续断有些不舍的看着烟雾消失的方向,南宫兜铃跳到他眼前,叉着腰挡住他视线,“人家都走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哼!大色狼!”

  “你在说我?”
  “是在说你!”
  “为什么?”
  “你还不承认!”

  “你想要我承认什么?”
  南宫兜铃用指头狠狠戳着他的胸口,“你对千岁图谋不轨!”
  “我没有。”
  “狡辩!”
  “真没有。”
  “我不信!”
  “别吵了,猪兜,放你师叔一马吧,我不是说了吗,他需要休息。”

  南宫决明走到女校医面前,嘴唇一动,解开了咒语。
  女校医继续顺着先前的话说了下去:“……治疗病人较合适,欸?”
  她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李续断,“你怎么突然醒了?你没事了吗?”
  李续断点头:“我好多了。”
  “真是怪……刚才你还躺在床昏迷不醒的。”
  南宫决明趁女校医没有注意,又顺手解开了方老师和校长身的咒语,他们二人原本是跑动的姿势,咒语霎时间消失,身体一下子没站稳,双双扑倒在地。

  方老师指着女校医说:“怎么回事?之前你分明一动不动的。”
  “我哪有?”女校医一点也回忆不起来自己被定住的事情,“你们好端端的为何会趴到地去了?”
  方老师和校长互相看了一眼,谁也弄不明白之前看见的那一幕究竟是真是假。
  “莫非我又眼花了?”方老师爬起来,取下自己的眼镜用衣角擦了又擦,戴了回去。

  校长也挠了挠稀疏的头发,一脸迷茫。
  女校医看了一眼身后倒下的书架,“这架子怎么倒下了?”
  头顶有簌簌的粉末落下,她抬头一看,“天花板又怎么会多了两个大窟窿?午还没有的!”
  南宫决明和南宫兜铃互相使了个眼色,此地不宜久留。

  南宫兜铃扯住李续断的胳膊,一边朝门口走去,“我师叔没事了,我这带他回家,谢谢你们了,给你们学校造成这么大的麻烦,不好意思。”
  南宫决明也笑着告辞,“校医小姐,欢迎你来我家做客,我可以免费给你算命,我住在均隆路三巷五零四室……”
  “师父!还不走?”南宫兜铃生气的嗔了一句。
  方老师赶紧拦住南宫决明,“等会儿,南宫先生,你女儿打坏我教室里的讲台桌,你得赔偿。”
  “那死丫头又打坏东西了?多少钱?”
  “一张讲台桌起码要两千块。”
  “两千?!这么贵?你桌子是镶钻了吗?”
  “那是实木做的,没想到实木也能给她打成碎片,你女儿力气了得……”
  “我没带钱包出门,身二十块,待会儿还要用来坐车,下次再说吧,赊账行不行?”
  “诶诶诶,你不能这么走掉,赊账可以,但你要先写个欠条。”方老师死死抓着他不放。
  南宫决明怒瞪了一眼南宫兜铃,南宫兜铃慌忙牵起李续断的手溜出走廊,留下南宫决明独自一人应付方老师和校长。

  李续断跟在她身后,“兜铃,这么不管师兄,合适吗?”
  “他会处理好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不是第一次?”
  “我以前在这里学时,校长请他去办公室喝茶请了几百次了。”
  “你小时候到底是有多捣蛋?”
  南宫兜铃说:“我才不是捣蛋,我是在捉鬼,打烂讲台桌,也是为了找到蜈蚣怪而已,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行动时完全可以斯一点,哪怕只有千岁一半的温柔也好啊……”
  “千岁长千岁短的,你现在眼里心里只有千岁了吗!”南宫兜铃不停的用拳头殴打他,李续断慌忙躲避。
  “你好好说话,不要动粗!这么多学生看着,你矜持点。”
  南宫兜铃抬头一看,发现学生们都靠在教学楼的走廊扶手围观他们,彼此窃窃私语,还伴随着嘲笑。
  他们这一身打扮站在操场,非常瞩目,尤其是南宫兜铃,衣服破的厉害,好生狼狈。

  她走向校门,“这些小鬼头把我当成乞丐,拿我当笑话看,气死我了!”
  李续断说:“你的道袍怎会弄成这样?”
  “你不知道?哦,对了,你都摔到楼下晕过去了,姑奶奶我啊,可是给那个怪物吞进肚子里去了,差点没把我消化掉!你说惊险不惊险?破点衣服,还算好了。”
  “茱萸道袍是受过开光加持的法袍,轻易不会破裂。”

  “没办法,我在地铁站时不慎受伤流血,把道袍污染了,道袍遇人血,法力会减弱。”南宫兜铃说完这话,一辆救护车从眼前经过,开进了校园。
  “这效率,这救护车是想来收尸的吧。”南宫兜铃说:“要不是师父出现的及时,得给你这个笨蛋举办葬礼了。”
  “我也是没有预料到,那毒雾的杀伤力这么大。”
  “话说师父登场的点也太准了,他不是在家打牌吗?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学校出了事?我又没打电话通知他。”

  “会不会是师兄算卦算出来的?”
  路边,一只雪白的猫咪蹲在花圃前面优哉游哉的舔着前爪。
  南宫兜铃咧嘴一笑,“哪是那老头子算卦算出来的,一定是我的猫儿跑去知会他的。”
  南宫兜铃走过去,双手抱起琥珀,揉了揉她的耳朵,“琥珀琥珀,真有出息,懂得跑去搬救兵,表现不错,谢谢你。”
  琥珀喵了一声,不耐烦的挣脱她怀抱,扑进李续断怀里,用毛茸茸的额头亲昵的蹭了蹭李续断的下巴。
  李续断被逗笑了,“好可爱。”
  南宫兜铃不爽的说:“琥珀你这什么态度?我才是你主人,你居然叛变?回来!”
  琥珀不听,爪子勾住李续断的衣服前襟,死活不肯让南宫兜铃抱走。
  李续断不免怀疑,“琥珀真的是你亲手收服的式神吗?怎么对你如此忤逆?按道理来说,式神应该忠心耿耿,乖巧听话才对。”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当然是我亲手收服的!”南宫兜铃发起火来,“琥珀,我最后命令你一次,到,我,这,里,来!”

  琥珀凶巴巴的喵呜一声,亮出爪子挠向南宫兜铃,女孩手背赫然显现几道鲜红的抓痕。
  “区区式神竟然敢反过来欺负主人?”南宫兜铃伸手要打琥珀,李续断赶紧抱紧猫咪,转身护住。
  “兜铃,差不多行了,别和一只猫过不去。”
  “嚣张的小畜生,我现在是没有灵气,收拾不了你,等我恢复了,我非要把你的毛剃光!”南宫兜铃扬言威胁,可是猫咪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的姿态,黏在李续断怀里,还骄傲的冲她喵喵几声。
  南宫兜铃感到肺都要气炸。
  这式神是白收了!
  南宫兜铃顿觉头晕目眩,一下子竟直接跪在地,想呕血的冲动徘徊在喉咙口,她硬生生忍住。
  李续断放开琥珀,蹲在她身边,“你毒气未解,还是少动怒为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