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3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里方晟已清楚燕腾分厂造成的污染之严重,恶劣的是郑冲、于铁涯得知情况却不立即采取措施,或勒令燕腾停产整顿,或限期使用当初吹嘘的德国进口设备,同时拿出一大笔钱来抚慰、赔偿,反而试图息事宁人,压制事态曝光。
  接下来的事无须依靠俞成芳了,方晟将启动庞大的调查力量,全面细致收集数据,走官方渠道将燕腾分厂污染情况公布于众。

  方晟不再追问,敬了俞成芳一杯,感慨道:“你是条真汉子,我非常敬佩!人最可贵的莫过于执著和坚持,你能数十年如一日为黄海老百姓奔走,虽得不到广泛支持仍保持初心,不容易,不简单。”
  俞成芳唏嘘道:“我是个冲动而且不计后果的人,否则这些年把精力用在钻研学术和讨好上司方面,早就评上教授了,何至于还是小小的讲师?不过没办法,我就是率性而为的人,就喜欢多管闲事,如果刻意压抑委屈自己,俞成芳就不是俞成芳,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人生总得有个追求,对不对?”
  “干一杯,”肖翔主动与他碰杯,然后说,“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艰难,遭到各种打压,前阵子我遇到范局长时特意提到你,希望教育局能给予补助和扶持。”
  “多谢肖书记关心,”俞成芳眼中闪着泪光,“有时夜里醒来,体会到无人陪伴的孤寂,再看看空旷的卧室,简陋的家具,还有单身汉屋子永远的臭袜子味道,我也在问自己,这么做是否值得?抵制环境污染,多我一个少我一人是否差不多?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可是,每当我看到漂着死鱼翻腾着白沫的河面、被强酸强碱熏黄的土地、刺臭的空气,以及医院门口那么多因污染而致癌的老人、孩子,我就控制不住激愤和冲动,作为懂得化学污染恶果的化学讲师,我不站出来说,谁说?我不四处奔走,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环境,谁做?我何尝不渴望安安静静地研究学问,撰写论文,为自己寻求更好的出路,然而大环境如此,我能坐视不管吗?我想我恐怕是唐吉克德,永远挥舞长矛去挑战无能为力的风车,永远…….”

  方晟静静听着,将三人酒杯加满,道:“理解你的想法……我有个建议,说错了你别见怪,就拿整治污染来说,单靠堵、反对、执意取缔是不行的,唯有放下身段与对方协商,在保证项目正常运转的基础压降污染指标,或研究出减轻污染的办法,你是化学讲师,凭你的专业水平应该能办到,例如说化工企业污染的问题,据我所知很多企业也在不断研究对策,你可以与他们合作,共同做好降耗减排工作,既保护了环境,又为你的学术研究加分,何乐而不为?”

  俞成芳神情肃然,连连点头道:“这是一条新路,恐怕我也该作些改变和尝试了。”
  “预祝我们都能取得成功。”
  方晟举杯与他碰了碰,两人会心一笑,一饮而尽。
  走出土菜馆,抬头见满天繁星,皎洁的月亮高挂天边,迎面吹来阵阵晚风,不由神清气爽,心中油然而生喜悦之情。
  “月亮很圆,明天是个好天气。”肖翔说。
  方晟沿着人行道慢慢步行,走了一段路说:“调查取证工作交给你行不行?”
  从主动向方晟回报起,肖翔就有了思想准备,当即道:“没问题,不过涉及环保专业方面可能需要县环保局配合。”
  “好,我努力一下。”
  县环保局局长尤定康是在韩子学任内提拔的,环保向来属于无权无势的边缘系统,在官场体系里不受重视,曾卫华一时还顾不上。尤定康的后台是原组织部长方贵宏,如今改换门庭已经来不及,只得听之任之。
  方晟觉得这时候向尤定康伸出橄榄枝,必定大受欢迎,何况方贵宏调任县政协常务副主席后,方晟一直与他保持联系,期间还帮他解决了两个小难题。有方贵宏从中牵线搭桥,这条路子应该没问题。

  肖翔正待具体谈一下调查思路,方晟已转移话题,问道:
  “庚明最近心情好些了吗?”
  肖翔苦笑:“莫名其妙跌这么一跤,换谁都不好受……不过从常务副主任到主持乡镇工作,也不算亏呀,怎么说呢,被个无足轻重的小人摆了一道,反正有点郁闷。”
  “多开解开解,官场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受点挫折反而是好事,”方晟道,“景区管委会太炙手可热了,不知多少眼睛盯着,稍有闪失就会被人抓到把柄,换到三滩镇安全地带也好……我甚至考虑过段时间把正阳也调出来。”
  朱正阳已是副处级,离开景区管委会还能去哪儿?进县领导班子?
  肖翔惊异地睁大眼:“你的意思是让正阳转副县长?”
  “随着景区二期工程进入尾声,当初设计的远景规划基本得到实施,剩下工作无非是修修补补,逐步完善,连我都想脱身,何必让正阳陷在里面?你们都是有远大志向的人,切不可有守阵地的念头,任何职务位置都是跳板,舍得放弃才能收获更多。”
  “你觉得……我下一步何去何从?”肖翔壮着胆子试探道。
  方晟微笑道:“这个问题要等你做满两年镇书记,才有问的底气。”
  “是啊,是啊。”肖翔心悦诚服。
  隔了两天,方晟踱到戴部长办公室,带来几两据说是绝对正宗的九转大红袍。戴部长最好这一口,大喜,当即捧出紫砂茶具煮、泡、洗、冲、饮,来了个全套。饮着芬香醇浓的茶,方晟笑道:
  “好茶须得跟懂行的人喝,要是我胡乱一泡,简直糟蹋了这样的极品。”
  “下次再有好茶赶紧送来。”戴部长笑呵呵道。
  聊了几句天气、交通、黄海当地新闻等闲话,方晟终于转入正题,问道:
  “你可听说开发区那边闹得厉害?”

  宣传部门自然消息灵通,戴部长笑道:“涉及燕腾分厂吧,我打电话问过郑冲,说还是跟拆迁补偿款有关,当初有些村民对计算方法和测量结果不满意,现在把气撒到燕腾分厂头上,扬言不给钱就叫人家没法生产。开发区干部们都分头下去做工作了,马上应该能平息。”
  原来郑冲早编好说辞。
  方晟摇摇头,强调道:“我听到的情况不是这样。”
  “哦,到底怎么回事?”

  “严重污染,致使附近村庄多人致癌,老百姓生活环境恶化,”方晟简洁地说,“这么说你可能不信,你不妨派记者过去暗访,取得第一手资料——如果确有其事,可不是小问题啊,将来首当其冲要问责宣传部门,当初怎么宣传的,现在出问题了为什么不报道!”
  提到“问责”两个字,戴部长最头疼,凡镇宇、方贵宏本身都没犯错误,就因为“问责”被调离领导岗位。他不由怒道:
  “上次我打电话给郑冲,他可是口灿莲花,说得煞有其事似的,原来是撒了个弥天大谎!”
  方晟笑道:“两人通电话没有书面记录,将来他可以抵赖呀。戴部长,明天召开常委会讨论四季度重点工作,你不妨当面问他……还有于县长,看两人怎么回答。常委会发言都记录在案的,将来出事能查到依据。”
  “对,对!”戴部长缓缓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