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瞬间给人潮围住,学生们好把她打量。
  她全身下狼狈不堪,茱萸法袍染人血后,法力大打折扣,经受不住虫腹部里的酸液腐烂,破破烂烂,散发出一股下水道似的臭味。
  “哪里来的乞丐?”学生纷纷议论,“学校门卫怎么会让乞丐进来?”
  “好臭啊这家伙!是不是踩了狗屎了?”
  “你们快看她的脖子,呜哇,恶心死了,好像长了肿瘤,好恐怖,不知会不会传染?”
  南宫兜铃怒瞪他们,“让开!别挡姑奶奶的路。”

  “这乞丐还挺拽的。”
  “我不是乞丐!我可是引魂派的引魂大法师!”
  “什么理发师?你听懂了吗?”学生们左右对看,没人理解她的话。
  理发师个头!

  南宫兜铃懒得解释,衣袖一甩,学生们纷纷捂住鼻子散开。
  她觉得好丢脸,明明消灭了一只妖怪,理应像英雄一样,以鲜花夹道欢迎她凯旋而归才对,怎么反过来弄得如此落魄,受人嗤笑。
  走到教学楼后面,在花圃附近频频打转,“师叔……”她四处没有瞧见他,那木鱼脑袋掉哪儿去了!莫非是给黑雾卷走不成?
  楼顶的走廊扶手边探出许多脑袋,围观着她,这群学生之忽然挤出一个秃顶,对着她大叫:“南宫兜铃同学!终于找到你了!原地给我站着别动!”
  是龅牙方老师,麻烦来了。
  南宫兜铃想走也走不动,乖乖等着方老师下楼来堵她,身后跟着年迈的校长和一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
  “果然是兜铃啊。”校长眯起眼睛把她看了又看,“你突然回学校来捣什么乱?”
  她当年可是叱咤校园的人物,经常调皮惹事,不知把校长惊动过多少回,难怪这老头子对她印象深刻。
  南宫兜铃连招呼都没心情打,“我没空和你们闲聊,我在找我师叔,他可能受重伤了,你们不要耽误我,否则出了人命,你们负责?”
  “哦?你说的是另外一个和你穿同样古装的人?”方老师扶了一下老花眼镜,“我刚才还把他当成鬼了,校长,你听我说,好家伙,那小子突然间出现,差点把我吓得心脏病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定是我老花眼又严重了。”
  “对对对,是他!”南宫兜铃一把揪住方老师的衣领,“废话少说,他在哪里!”
  “你轻点!尊重一下老师!”方老师挣扎开,“他好像暑了,躺在树底下昏迷不醒的,大热天的穿成那样,不暑才怪!”
  “你不要老讲些有的没的!快把我师叔交出来!”南宫兜铃又一次揪住他。
  “你冷静点!不要动手动脚,这鬼脾气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小子给体育老师送到医务室去了。”

  南宫兜铃撒腿跑,推开眼前碍事的学生,直奔医务室。
  猛地打开医务室大门,一声大吼:“师叔!”
  女校医正为躺在铁架床的李续断解开道袍前襟,南宫兜铃立即挡在女校医面前,“你想对我师叔做什么!”
  “刚才给他测过体温,他正在发高烧,皮肤却凉冰冰的,还出大量冷汗,意识不清,极有可能是暑,我想给他脱掉些衣服好降温,这是急救措施之一。”
  南宫兜铃趴在床边,手背放在他汗津津的额头,皮肤确实冰凉刺骨,但见他面色青紫,嘴唇发黑,猜是毒气已经入脑,这笨蛋师叔,怎么不替自己耳下的穴位插银针阻挡毒气?
  南宫兜铃回头说:“他是毒,不是暑,你处理不来的,叫了救护车没有?”

  “还在来的路,听医护人员解释说莲花路地铁站不知什么原因发生了重大故障,导致封路,他们得绕远路才能过来。你应该让他脱去衣服降温,然后敷一些冰块……”
  “不是敷冰块能治好那么简单,不行,我要想办法快点把他送进医院。”南宫兜铃急的眼睛都红了。
  门口又跑来两人,正是方老师和老校长,彼此都气喘吁吁,“南宫兜铃同学,你不要打搅校医做事,跟我们去校长室谈话!”
  “我师叔都快死了,我没空和你们谈话!”

  女校医说:“你别妨碍我,你这位叔叔不会有事,麻烦你走开,在医护人员来之前,我做一下紧急处理,他会好起来的,我不脱他衣服,让我给他擦点清凉油总行吧?”
  “你不明白!清凉油有个鬼用!马给我叫辆出租车!”
  “一群蠢蛋。”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
  “谁!谁在骂人?”方老师下左右四顾找寻这个陌生的声音。
  “我在你背后。”
  方老师赶紧回头,南宫决明穿着背心和短袖衬衫,脚踏拖鞋站在那里。
  “这位莫非是兜铃的父亲南宫先生?好久不见,你身体还这么硬朗……”
  “寒暄的话免了,我有点要事处理,让一让。”南宫决明挤进医务室,说:“这里怎么那么热?”

  “空调坏了。”女校医埋怨的看了一眼校长,“周提交了申请维修的表格,到现在还没有找人来修,这办事效率够快的。”
  校长不好意思的笑说:“经费不足,抱歉,篮球馆还在装修,最近我们学校不是要举办省级校运会吗,全省的初生都要聚集到我们学校来参加运动会,那边的事务较重要,我保证校运会一过,给你修空调。”
  “你说话要算数啊,校长。”女校医语气里带了点威胁,“我堂堂医学院毕业的女博士,可是随时可以跳槽的。”
  “会修的,会修的。”
  李续断正在生死关头,这些家伙居然在聊修空调的事?
  南宫兜铃摊开双手,“拜托,你们有空说这些,不如赶紧给我叫出租车!”

  激动下,她咳嗽起来,脑袋剧痛,体内的毒气扩散的更厉害了,不过她耳下仍有一根银针保护着,还能勉强撑住。
  南宫决明沉默的坐在床边,捏住李续断手腕的脉搏处,安静的把了一会儿。
  南宫兜铃凑过去,“师父,师叔情况怎样?”
  “非常严重。”
  “怎么办!”南宫兜铃一颗心悬了起来。
  “有我在,暂时死不了。”
  “师父,全靠你了!你一定要救救师叔!他是因我才毒的!都怪我行动不当,让他分神!”

  “你也有主动认错的一天?没想到。”
  “是我害了师叔……”南宫兜铃内疚至极。
  女校医插嘴,“这位病人应该由我这个专业的医职人员来处理,闲杂人等都散开,你们都妨碍我多长时间了?全部出去!”
  南宫决明回过头,握住她的手,笑眯眯的说:“你好你好,我叫南宫决明,姑娘,你的事业线不错。”
  女校医警惕的抽回手,拢了拢白大褂的衣领,“这位老先生,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你叫我决明行,算你想叫我先生也未尝不可,只是不用加多一个老字。我说的是你掌纹的事业线,掌线清晰,长过指,说明你日后前程似锦,定有所成。”
  “掌纹?”她伸出手看了看,“你会看手相?你说我日后会有什么成来着?”

  “刚才没看仔细,我能再看看吗?给我你的右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