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好老实坦诚:“不,师叔,我不好,那雾气进了我的身体,好像长了爪子,把我内脏都狠狠挠了一番,难受至极。”
  李续断说:“你可能了毒。”
  他从衣兜里拿出两根约十厘米长的银针,像注射器的针头那般粗细,南宫兜铃来不及询问此物何用,李续断二话不说将银针扎进她左右耳垂下的位置,几乎完全没入,只露出一小截针柄。

  南宫兜铃猛地瞪大眼睛,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手指头都弯曲起来,揪住他,“我都毒了,你还补我两针,师叔你好狠心……”
  “我封住了你的神经枢,免得毒气入脑。”
  “毒气入脑会发生什么事?”
  “说不定会半身瘫痪或者直接成为植物人。”
  南宫兜铃说:“你还有没有银针,麻烦你扎多几根。”
  李续断托着她后背,“封住耳下的灵香和太岁**行了。这个怪物让我来对付,你休息一会儿。”
  “师叔,等一下,毒雾太厉害了……”她劝他不住。
  李续断放开了她,跃入空,衣袂飘飘,一手放在唇边,一手执拿璎珞扇,神色严肃,目光掠过一线凝重光芒,咒语念出,宝扇开启,一片刺眼强光迸发而出,笼罩整个天台。
  南宫兜铃在这片夺目光华映照下,睁不开眼,以袖掩面,半刻后,她眯眼窥探,见那片黑雾正和李续断扇子里发出来的白光彼此形成半圆状,在空相互对抗。
  她察觉出李续断对抗这片黑雾时相当吃力,处于牙根紧咬的状态,能看得出来,他正努力把体内的全部灵气和真气齐齐调动聚集,拼尽全力把所有力量发挥在璎珞扇。
  不妙,李续断这表情,估计也扛不了多久。
  那毒雾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强大,根本无法打散。
  李续断的全副精力都放在对抗毒雾头,蜈蚣在这片黑色烟雾的保护下,突然间妖力大增。
  南宫兜铃一声低呼,“糟糕。”
  蜈蚣身纠缠的蛇形“束缚咒”开始出现裂缝,黑蛇无力再收紧,纷纷瘫软,垂下蛇头,一条条蛇身断成几截,从蜈蚣身脱落,在空化作烟雾,消失无踪。
  完了,“束缚咒”即将失效,蜈蚣要挣脱出来了。
  南宫兜铃从未遇如此场面,“束缚咒”连式神红莲都摆脱不了,这蜈蚣居然式神还要强大,南宫兜铃怀疑它绝非普通的妖怪。
  为了帮助李续断,她奋不顾身爬起来,双手做决,尽力维护住她施下的“束缚咒”,想叫那些黑蛇重新振作起来,把蜈蚣牢牢捆住。
  一阵狂风卷来,黑雾居然能够和李续断僵持的情况下,额外再分出一拨力量,朝南宫兜铃袭来。
  南宫兜铃见那黑雾来势汹汹,绝不是她赤手空拳能够抵挡,慌忙把手决一松,双足一蹬,跳水塔位置,正好和蜈蚣的脑袋正面相对。
  在这一刻,蜈蚣彻底挣脱“束缚咒”,千万条黑蛇朝四面八方炸开,转眼消失不见。

  蜈蚣立即张开布满嶙峋利齿的嘴巴,朝南宫兜铃俯冲过去,她能看见虫子血色的口腔和黑漆漆的咽喉,里面如漩涡般旋转着大量妖气。
  南宫兜铃转身要逃,妖气从虫子嘴里喷出,卷住南宫兜铃全身,她瞬间无法动弹,被妖气高高抬起,架在半空。
  南宫兜铃双脚乱蹬,心骇然,哎呀呀,要完蛋,她这次死定了!
  李续断见状,一刹那分神,毒雾迅速推开他的万丈华光,强烈的黑雾将李续断裹住,他不慎毒,身体向后飞出,往天台外面跌落,笔直从七八层楼的高度坠下去。
  南宫兜铃瞧见,心如火焚,大喊一声:“师叔!”
  她哪还有多余精力顾及他,身体飞速给妖气往后拖行,在腐肉味道的恶臭熏染下再也喊不出来。
  扭头一看,蜈蚣下两排尖尖的牙齿在眼前,她要被蜈蚣一口吃掉了!
  无法做出任何抵抗,视线顿时漆黑,脸颊和四肢都感觉到被一股黏糊糊的液体裹住,她在这滑溜溜黑乎乎的狭窄空间里翻滚,浑身犹如针刺。
  她难受的想死,身体突然往下滑落,四周都是滑溜溜的液体,根本没有可以抓住的东西。
  她掉进一个很像是肠衣薄膜做成的小袋子里,被紧紧包裹住,头朝下,卡在那里。

  薄膜贴着她裸露的肌肤蠕动了一下,霎时间,一种苦痛难当的灼烧感深深侵入她的皮肉骨髓。
  她发出闷闷惨叫,自己似乎给人装进一桶能够融化金银钢铁和岩石的王水里,身肌肉正在慢慢的遭受腐蚀。
  好痛!像无数利刃把皮肤一道道划开,犹如正在给人屠宰。
  笼罩在四周的只有黑暗,虫子的肠壁不住的分泌无数腐蚀酸液,竭力想将她消化成一具白骨。

  绝望和无助,她没有任何办法。
  可她天性里有一种野草似的顽强,越是遇绝境,越是不愿认输。
  她在粘稠的酸液吃力的挪动手臂,每动一寸,肌肤仿佛撕裂般剧痛,她没有放弃,冥冥之有个声音在激励她忍耐住,她意识到,那是她自己内心里的声音。
  她可是南宫兜铃,堂堂引魂法师,绝非懦夫!

  忽然间有暗光闪烁,是脖铃铛发出淡淡的光芒,照耀着她,南宫兜铃不知是否错觉,在暗光协助下,她恢复了些许的力气。
  手伸到耳下,拔出一枚银针,握紧,运行体内最后一股灵气,再次念下“魇魅咒”,手银针骤然伸长,变成一把弯刀,刹那间刺穿蜈蚣肠壁,继而穿出它坚硬的虫壳,一线光亮倾泻进来。
  南宫兜铃不惜耗尽全身灵气,双手握住弯刀刀柄,用力往下切开,给蜈蚣来了个开膛破腹。
  裹住身体的肠壁瞬间朝两边分开,束缚力消失,南宫兜铃没有停下动作,一口气用刀刃对切到底,直到双足落地为止。
  刀刃狠狠蹭在地面,把地砖也砍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转身一看,腹部大开的蜈蚣失控的翻卷身体,暗红色的妖血簌簌飞溅。
  虫体内的黑色毒雾顷刻间汹涌冲出,在空成旋涡状转动几圈,接着遁入云层,朝远方而去。
  她不禁再次发出疑问,那团黑雾究竟是什么?和蜈蚣居然不是一体的,还能自由行动,实在诡异。
  但是南宫兜铃已经无力追击那片黑雾,单膝跪在地,气喘吁吁的静候着。
  庞然大物挣扎一番后,颓然倒下,虫身枯萎如干尸,逐渐紧缩,最终变回指头大小,一动不动。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手的弯刀变回银针,坠落地,发出清脆声响。
  失去了银针的保护,她左边的锁骨直到左耳垂的位置给毒气侵袭,黑了一大块,肿胀的颈动脉往外明显的凸起,南宫兜铃又吐出一口黑血。
  她捂住疼痛难忍的胸口,心里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人。
  她走到天台边缘,趴在扶手往下看,楼底是一片花圃,并未看见任何坠落的人影。
  “师叔!师叔!你在哪里!”

  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是摔到树底下去了?
  她身灵气尽失,无法直接从高空跃下去,只能折返,跌跌撞撞朝天台门口走去。
  在此之前,她用白符裹住虫尸,放进衣兜,又拾起李续断的银针,也妥当放好。

  一步一步走下楼梯,耳边铃声大响,下课了,整个校园瞬间沸腾,学生们从教室里蜂拥而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