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拦住,“没事的,他只是胆小晕过去了,不要理他。我们边走边说,师叔,你刚才那招莫非是师父次提起过的‘地遁瞬移大法’?”
  “是的。”
  “这招好玩,我要学!以后师父再打我屁股,我‘咻’一下能从他面前消失,简直无敌!”
  “你的法术,理应由你师父直接传授,你不是我徒弟,我教你法术,是越界的,师兄知道一定不会开心,我偷偷教给你‘束缚咒’,这已经犯戒了。”
  “我说我自行领悟出来的,你打死也不要承认是你教我的,师父也奈你不何。”
  “岂不是要我说谎?我做不到。”
  “说谎这么简单你都做不到,你说你还有什么出息!”
  李续断对她哭笑不得。
  南宫兜铃随他来到一条走廊。

  李续断指着天花板的通风口,“你听见没有?”
  南宫兜铃集精神,凝视天花板,通风管道里隐约传来异物爬动的声响。
  她立即咬破食指,鲜血抹眼皮,嘴里念咒:“逆五行!开天眼!”
  她眼前骤然出现一道漆黑狭长的金属通道,里面布满蜘蛛,通道,蜈蚣正在急速朝方爬行,尽头有一圈明亮光芒。
  南宫兜铃收回“千里眼”,深吸一口气,说:“它正爬向学校天台。”
  她捻出白符绕指,将咬破的伤口愈合,同时感觉到小腿的扎伤已无大碍,行动起来不再疼痛,她更添自信。
  任凭那妖怪逃得像绑了火箭似的,她仍有万分把握能逮住它。
  南宫兜铃跑到楼梯口,提起法袍衣摆,大步往走。
  李续断跟过来问:“跳出窗户,沿着外墙飞去不行吗?”
  “不过才八楼,爬个楼梯很快的,差那么几秒钟而已,没必要白白浪费灵气,万一到时候我的灵气又不够用了……”她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李续断,眼闪着捉弄的神色,“琥珀可没有跟过来,我倒要看你待会儿怎么过灵气给我?”
  “还是爬楼梯好。”李续断快步跟。
  南宫兜铃一边往走,一边说:“师叔,你心跳的快不快?”
  “还行,撑得住,我经常做运动。”

  “我的心跳的好快,你要不要感受一下?”南宫兜铃停下脚步,想拽他手过来,李续断慌忙将手放进袖,藏得死死的。
  “不必了。”
  “我现在好兴奋。”
  “看得出来。”
  南宫兜铃涨红着脸,呼吸略显急促,“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妖怪,好开心。”

  “这种事不值得开心吧?它在地铁站可是害死了不少人。”
  经他这么一提醒,南宫兜铃才收敛了些,“是啊……我不能为这种事情开心,可是,我还是不能克制我的激动,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师叔?”
  “我理解。”李续断对她露出一个感同身受的表情,“今天确实很刺激。”
  南宫兜铃因此而高兴,太好了,李续断站在她这边。
  她继续朝走,话题一转,问起别的事来:“师叔,难道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你表白过?”

  李续断目光游移了一下,视线急促在她侧脸瞥了一下,又转了回来,盯着前方:“家里附近有几个女孩子接近过我,提过一些暧昧的要求,不过你知道的,我要修炼,不能接受。”
  南宫兜铃哼了一声,“怎么不见你对千岁这么坚决?”
  “我对千岁没有企图,你要我解释几遍?”
  他这话令南宫兜铃微微一笑,“这态度还差不多。”

  李续断疑惑的歪着头,似乎不理解她的意思。
  终于到了顶层,南宫兜铃跳最后一截楼梯,发现天台门紧紧锁住了。
  李续断用手指在锁划了一个隐形咒语,正要念口诀,准备破坏锁头。
  南宫兜铃在旁边大叫一声:“至心至力!”接着一脚踹开了铁门,铁门飞出去两米远,哐啷砸在天台地面,扬起大片灰尘。
  这个咒语能将人体的力量瞬间增强几百倍,别说踹门,徒手劈石头都行。
  李续断怔住,“你何必用蛮力把整个门都踹坏?”
  “做事要利索点!”南宫兜铃跳入天台,恰巧看见指头大小的蜈蚣爬出通风管道。
  “妖孽,姑奶奶我饶不了你!”南宫兜铃捻符在手,画下“束缚咒”,白符飞出手指,直奔蜈蚣而去,这一回,她没有错失目标,白符精准贴在蜈蚣后背。

  成千白的小蛇从符窜出,紧紧缠绕蜈蚣,蜈蚣在地挣扎翻滚,身体逐渐膨胀,变大。
  南宫兜铃焦急往前一步,“它又要变化了!”
  果不其然,蜈蚣一边绞拧虫体,渐渐长大,身直立而起,从南宫兜铃这个角度看去,高耸入云,几乎看不见虫子的脑袋。
  大片阴影遮住了天台,蛇形“束缚咒”随着虫身的变化而变化,也愈发硕大,千万蛇头朝四面八方伸展绞缠,将虫子死死束缚,收紧。
  蜈蚣痛苦的左右摇晃身体,胡乱的撞击水塔、地面,无数碎石纷飞,百只尖腿给黑蛇严密裹挟,无用武之地。

  南宫兜铃露齿一笑,“看你还怎么逃。”
  她走到旁边,捡起一根腐烂了半边的木棒。
  李续断说:“小心,不要接近它,等它筋疲力尽再说。”
  “谁等得了,我现在要捅死它。”
  “它的虫壳硬如钢盔,你手的木棍收拾不了它。”
  “这哪是一根木棍,师叔你看清楚,给你开开眼界。”南宫兜铃傲然一笑,手指滑过木棍,红唇微启,贝齿间悄声轻语。
  手木棍自尾端开始变形,木质结构转换成坚硬的钢铁,木棍前后两端都在她手里渐渐伸长,最终整体变成一根通体雕花的暗青色蛇矛,长达两米,矛头扁平锋利,矛尖分岔,如蛇信扭曲,矛刀面刻有三道锯齿纹样。

  李续断在她身后喃喃自语:“能将物体转换成另一种形态的‘魇魅咒’?她竟然会如此高深的法术?”
  南宫兜铃听见了他的低语,“师叔,我会的东西,你想的要多。”
  说罢,女孩姿势潇洒,用单手将蛇矛在头顶转了一圈,握在手,气势如虹的朝蜈蚣冲了过去。
  她高高跳起,矛头笔直朝蜈蚣头顶刺入,蜈蚣在万蛇缠身下无法躲避,雷鸣般低沉哀嚎,叫声穿透整个校园。
  黑色妖血在空四溅,蜈蚣陷入极端的痛苦之。
  南宫兜铃再次用力,将矛身深深陷入它的头部。
  刹那间,从蜈蚣伤口处,突然渗出大片恶臭黑雾,直奔南宫兜铃而去。
  南宫兜铃始料未及,没有防备,瞬间被雾气笼罩,不慎吸入一口黑雾。

  霎时,她犹如万箭穿心,五脏六腑都要裂开,口呕出大量鲜血,在剧痛下,浑身无力,双手松开长矛,身体往后坠落。
  插在蜈蚣头顶的钢铁蛇矛立即变回平凡的木棍,在毒雾侵袭下,腐烂成粉末,随风飘散,如同灰色雪花漫天飞舞。
  南宫兜铃头昏目眩,无法控制行动,眼看要摔到地面,直接让脑袋开花。
  忽觉腰间给一股沉稳的力量控住,南宫兜铃下意识的伸手一抓,揪住一块衣襟,张开双眼,李续断的脸映入瞳孔。
  他飞入半空搂住了她,旋转一圈后,安然落地,屈膝将她放在地,口吻焦急的说:“兜铃,你怎样了?”
  “我还好……”她本想逞强,可刚说完这句话,便又是剧痛袭心,她捂住胸口,紧皱眉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