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道袍防水防尘,挡刀挡枪,唯一能渗透它的只有鲜血。
  估计是在翻滚掀开了白袍,露出肌肤,才令钢管有机可乘,插入她皮肉。
  不看还好,一看顿觉疼痛钻心。
  南宫兜铃忍住痛苦,握住钢管一端,深呼吸,鼓励自己,“不怕不怕,一下子过去了。”
  她咬住牙根,将钢管拔出,血液从血管大肆喷出,剧痛入骨钻心,后背布满淋漓冷汗,身体发冷,双臂起了鸡皮疙瘩,差点令她再次晕倒。
  南宫兜铃赶紧将白符贴在伤口,流血速度减小,伤口慢慢痊愈,只是伤的太深,彻底愈合还得需要一段时间,能止住血,已算不错。

  站台灯光变暗,一大片阴影从她身后往前漫延,直到把整片站台覆盖。
  南宫兜铃回过头。
  一双红色的眼睛,长在硕大无的虫子头,凝视她。
  地铁车厢还要庞大的黑色虫子在空左右晃动身躯,身长着坚硬的甲壳,反射枣红色的光泽,有数不清的虫足,它抬起其几只虫足,仰起沉重的身躯,朝南宫兜铃砸落。
  南宫兜铃顺手拿起那根从腿拔出来的钢管,横在身前,拼尽全力挡住怪物锋利如镰刀的虫足。
  南宫兜铃盯着眼前巨虫的足尖,离自己鼻子只有两寸距离,耳畔咯吱咯吱的回荡着虫足摩擦的响动,见那虫足表面布满像钢针一样粗大的绒毛,分外恶心。

  “一转眼你这王八蛋怎么长这么大了?”南宫兜铃用力把它尖爪推远些。
  之前在菖蒲大仙庙里见它,才五米长,现在,它竟然变得车厢还大,只能看见它前半截身体,看不见尾巴。
  巨虫刷刷扭动身体,高高举起虫足,再次攻击南宫兜铃,南宫兜铃在手将钢管旋转几圈,握牢,尖端笔直刺向它肚皮,钢管瞬间弯曲,南宫兜铃一时惊愕。
  它肚皮的外壳坚硬无。
  虫足咔嚓咔嚓交错袭来,要剪掉她脑袋,南宫兜铃在地打了一个跟头,慌忙躲避。
  倾倒的车厢外发出一个孩童的哭声。
  南宫兜铃回头一看,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揪着破破烂烂的衣角,站在车身大哭。
  不知他是怎么爬出来的。
  小男孩在高高的车身一边哭一边走动,“妈妈!妈妈!”
  “不要动!”南宫兜铃焦急的叫了一声,想冲过去把他抱下来,身后妖风阵阵,一只锋利尖爪从她头顶扫过,南宫兜铃立即弯腰,闪到一边,这死虫子处处挡她道路,害她不能自由行动。
  早知,该带红莲宝刀出门,如今赤手空拳,虫子攻击速度太快,连念咒语都没有时间,很难对付。
  小男孩脚下一滑,坠向一块翘起的铁皮,那铁皮闪着锐利的寒光,眼见要削掉小男孩的脑袋。
  南宫兜铃双手做决,冒着给妖虫袭击的危险,也要念咒救他。
  咒语还未出口,一道白影从隧道深处飞出,接住了小男孩,转身平稳落地。
  “师叔?”南宫兜铃松了一口气。
  李续断将男孩放在墙角,对他轻念“皆空咒”,男孩脑袋一歪,陷入熟睡。
  “你不如天黑了再来?”南宫兜铃埋怨道。
  李续断抱歉的说:“地铁开得太快,我在隧道里一时追不。”
  虫子直起身体,从高处朝她压下,冲她张开血盆大嘴,恶臭扑面。
  南宫兜铃用衣袖掩鼻,“我去,你几百年没刷过牙了?你这死虫子!”

  虫子嘴里长满交错利齿,齿间黏连着粘稠的黄色唾液,气势汹汹,要将她一口吃掉。
  南宫兜铃眼神闪过狠劲,“你逼我的,叫你尝尝我的厉害。”
  她挥动双符,启动“慈光咒”,烈焰龙卷呼的一下将它裹缠。
  虫子惊慌失措,身体在火焰里绞拧挣扎,发出震耳欲馈的咆哮,它一头撞开车厢残骸,碎石四溅,怪虫倏地钻进隧道,长长的尾巴紧随其后。
  李续断说:“快追去,要是再让它撞地铁大事不妙!”
  “用不着你说!”南宫兜铃已经跳进了隧道。
  李续断紧随其后。

  两人都借用“浮提咒”离地狂奔。
  南宫兜铃说:“慈光咒的圣火怎么烧不死它!”
  “我也觉得它有些异样……”李续断话还没有说完。
  “哇啊!”南宫兜铃的身体忽然下降,一屁股摔在铁轨,又是哀嚎一声。
  李续断回到她身边,蹲下,“兜铃,你怎么了?”
  南宫兜铃哭丧着脸看他,“该死!慈光咒消耗掉了我的灵气,我飞不起来了!怎么办!”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追它。”
  “不行!”她把他拽住,“我也要去!它在我面前杀人,我要亲手消灭它,不然我会遗憾终身,这辈子都睡不安稳!师叔,你过点灵气给我!”
  李续断怔住,“怎么过?”

  “什么叫怎么过?你是不是不想给我!吝啬鬼!”
  “不是我不想,没有媒介,我怎么把灵气传给你?”
  也对,灵气不是说给能给的,必须要有媒介传递。
  南宫兜铃急得快哭了,恨得牙痒痒,“我真没用!”
  李续断忽然想起,“还有一个方法……只是……”
  “大敌当前,你别给我婆妈!快说!”
  “师父说过,紧急之时,灵气可以用嘴过给需要之人。”
  “嘴?”南宫兜铃瞪着他,“你开我玩笑吧师叔?”
  “人的口腔直通丹田,而灵气能凝聚的部位,只有人体的天灵盖和丹田位置,只要集精神,能将灵气从丹田深处逼入咽喉,经由口腔传出。”
  “好!来吧!”
  “兜铃,你想清楚了吗?不了,这方法不太合适,还是我一个人去追吧。”李续断转身要走。
  “你回来!”南宫兜铃用力扯住他衣袖,李续断跌回她身边。

  “兜铃……你想怎样……”
  南宫兜铃眼睛一闭,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压住他肩膀,双唇撅起,朝他凑近。
  李续断伸手按住她脸,“兜铃,你在干什么!”
  “你觉得我在干什么!”

  “你三思而后行!”
  “还用得着三思?再思怪物要屠城了!别磨叽了!师叔!赶快过一半灵气给我。”
  李续断这回伸出双手,挡在她下巴,再次将她推远,“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我相信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的!”
  “没你想的那么强!”
  “师叔,你是觉得和我亲嘴太恶心了吗?那你干嘛还主动提出用嘴过灵气给我?”
  “我没有主动,我只是突然想起,然后随口一说而已!”
  “别害羞嘛师叔!又不是认真接吻,我们是在办正事。”
  “兜铃,你不要冲动!”
  南宫兜铃拗着脖子,脸颊用力将他手顶回去,趁他不备,把他双手钳住,将李续断硬生生摁倒在铁轨,身体把他压住,闭起眼睛,双唇高高嘟起,接近他。
  可怜的师叔避无可避,眼看要给师侄女得逞。
  “喵。”
  隧道里空灵响起一声猫叫。
  南宫兜铃回过头,看见白猫琥珀蹲坐在旁边,悠哉的舔着前爪。
  “琥珀?你怎么来了?”
  “别喵喵瞎叫,你主人正忙着呢。”
  李续断慌忙阻止她,说:“这只难道也是你式神?”

  “对,你想怎样?”
  “用琥珀来当媒介。”李续断从她身下溜走,终于摆脱魔爪的掌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