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璎珞扇,是我的法器。”
  “看不用。”她把扇子还了回去。
  眼前又来了一个客人,问:“你这里算不算命?”
  “隔壁。”南宫兜铃把他赶走。

  客人追问:“那你们给不给人下降头?”
  “哈?”
  “是类似给人喂虫子下蛊毒,或者编个草人往面扎针那啥的,我要诅咒我老板,他扣我奖金。”
  “隔壁的隔壁,找一个姓王的阿婆,讲话有苗族口音的,是她了。”
  客人道谢走开。
  李续断说:“算命和下降头我们会啊,怎么把人招呼走了?”
  “你以为你会?这周围的老家伙都会。我提醒你,别跟他们抢生意,他们专门以算命卜卦看手相、解签、打小人下降头为生,在这一带混了几十年,要是突然间给我们两个小孩子抢走了客人,你猜他们到时候会不会把我们剁成肉酱做牛肉丸?”
  南宫兜铃刚说完,又有一个人走过来,“喂,小丫头,你们捉不捉奸?”
  南宫兜铃生气了,走出棚子,指着门口招牌对这个客人说:“你认字不认字?面写着专职捉鬼驱妖,你问我捉不捉奸?”
  “到底捉不捉?我老婆偷汉子,我要找几个人帮忙当场捉奸,这样离婚时我不用分家产给她了。捉鬼和捉奸差不多吧,反正都是捉。你开个价。”

  “你这家伙是欠扁吧,快滚开!”南宫兜铃举起拳头。
  对方慌忙抱头逃窜,转身嫌弃了一句,“有钱不会赚!”
  “我是大名鼎鼎的引魂派法师,你居然叫我去捉奸!你信不信我念个咒语叫你当场屁滚尿流!”南宫兜铃叉着腰,埋怨:“还摆什么档!我看这世界,再也不需要捉鬼驱妖了!我们这些法师根本多余!”
  李续断突然间皱起眉,紧闭双目,十分痛苦。
  南宫兜铃转头一看,发现李续断鼻间流出两道鼻血。
  “哇师叔,你是不是火?你流鼻血了。”
  南宫兜铃从桌子底下拿出抽纸递给他。
  李续断用纸抹去鼻血,气息显得急促,“有个画面在我脑海一闪而过。”
  “什么画面?”

  “地铁……”
  “地铁怎么了?”南宫兜铃还未问完,听见香客间传来骚乱。
  她走到棚外眺望,见庙前参拜的人群正在纷乱推挤,连连乱叫。
  “有蜈蚣!救命啊!”
  她依稀听见他们喊着这几个字,歪头疑问:“蜈蚣而已,又不是蛇,用得着喊救命?胆子真小。”
  李续断走出来,“我感觉不对劲。”
  “我也感觉你不对劲,坐着都能流鼻血,我去便利店给你买袋冰块敷敷。”
  “等会儿,你看。”李续断拉住她胳膊。
  南宫兜铃往人群方向仔细察看,她凝神屏息,眯起眼睛,隐约间,见众人脚下溜过一道长长的黑影。
  黑影所经之处,皆鸡飞狗跳。
  香客们疯狂拥挤,老人小孩都给推到地站不起来,任由人潮踩踏。
  好些孩子凄厉的嚎啕大哭,还夹杂男人女人的尖叫,情况越来越乱。
  几名穿黄色僧袍的和尚正在手忙脚乱的指挥秩序,那根本不管用。
  人们你推我,我踢你,混乱得像火灾时才能看见的场景。

  “那是什么?”南宫兜铃诧异的探头,人太多,她很难看清黑影全貌。
  “我们过去。”李续断握住她手,往前奔跑。
  南宫兜铃赶紧跟,注意力全集在师叔的手。
  他牵的好用力,南宫兜铃觉得自己的指骨都要给他握断。
  她却不做任何挣扎,只想给他这么牵着。
  近了人群,她大叫一声:“让开!引魂派法师在此!何方妖孽在捣乱?交给我来解决!”
  可惜现场太吵太乱,她的喊叫淹没在哭声之,根本没人听见。
  脚下有个倒霉蛋,被挤压在垃圾桶旁边动弹不得,哇哇大叫。
  南宫兜铃听见一阵“嘎啦嘎啦”的声响,好像无数金属敲击在石砖地。
  那声音越来越近,眼前的人蜂拥散开,南宫兜铃和李续断瞪着双眼,地迎面窜来一只五米长的蜈蚣,身体大的像一辆小型过山车,千百条锋利的虫足在两侧飞快耸动。
  怪物凶狠朝他们二人袭来,掀起一阵恶臭妖风。

  南宫兜铃将李续断往旁边一推,轻念“浮提咒”,飞入空,跳在一根圆柱,蹲在那里,看着蜈蚣掠过台阶,以极快速度进入人行道,又引起新一轮的尖叫。
  不行!不能让怪物进入车流众多的市心,一旦引发车祸,将会死伤惨重。
  她将衣袖一甩,跃下柱子,借助“浮提咒”在空疾驰,劲风拂面,宽大衣袍往后飘荡,发出猎猎声响。
  南宫兜铃低头紧盯着在人行道窜动的庞大蜈蚣,双足轻巧踩在一户人家的阳台扶手,把正在里面晾衣服的主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目瞪口呆看着她。
  南宫兜铃说:“阿姨,你看看你这几盆山茶花的叶子,都已经枯得嘎吱脆了,赶紧浇水吧,还能救活。”
  说完,她借力一跳,再次飞进空,双手做手决,正好学了蛇形“束缚咒”,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拿出白符,运灵气过丑寅穴,在纸画出黑色蛇形,将符放在唇边,准备念咒。
  忽然一块树荫遮住她视线,瞬间看不见蜈蚣踪影。
  南宫兜铃慌忙落地,望着四面八方,身后人行道摔倒了无数的路人,路车子连环撞击,七扭八歪的停住,司机满脸是血的爬出车门,站在街茫然失措。
  空气里飘散着一阵阵汽油味,跌倒的路人之间,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去哪了?”一时间找不到蜈蚣,南宫兜铃着急的要命。
  这么大一个东西,怎么说消失消失了?正要施展“束缚咒”的关头,却失去了目标物。
  将白符收进衣襟,正要咬破指头开启千里眼,南宫兜铃眼角余光瞥见一块地铁标志。
  她忽地想起李续断在棚下说过“地铁”二字,恍然大悟,蜈蚣一定是进了地铁站!
  她飞跑进地铁站入口,沿着台阶三步并作两步往下跳,她发觉气氛很平静,乘客们秩序井然的排队过安检口,每个人的表情都是若无其事。
  南宫兜铃疑惑,难道蜈蚣并没有进这里面来?为什么他们如此冷静?
  她撑住护栏,姿势流畅的跳进候车区,安检人员马大叫一声:“欸,那个穿戏服的,给我站住,没过安检不许擅自进入地铁站。”
  南宫兜铃完全没有理会他的叫喊,眼前一堆人挤在扶手梯,她踩在扶手方,踮着脚尖,往下奔跑,飞快掠过这些乘客,引起一片哗然,“这葩怎么为了插队,连爬扶手这么危险的事也做得出来?”
  南宫兜铃跳进地底站台,这里也是一派祥和,大家都漫不经心的排队等待地铁进站。

  了怪了?
  南宫兜铃莫非真的进错地方?
  心暗想:师叔啊师叔,你的预知能力到底准不准?要是他瞎说的,岂不把她坑得不轻?
  身后传来跑步声,两名地铁警卫员手拿警棍朝她冲过来,“你没过安检,回去接受检查!”
  糟糕。
  南宫兜铃沿着站台往前跑,撞开一个个挡路的乘客。
  埋怨声起伏不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