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海日志——沉船猎手打捞二战皇家宝藏的诡异经历》
第7节

作者: 周洲1102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00美刀一张的船票!就派了这么一艘破船过来?”
  “等到了鬼市,你找巡海夜叉的人抱怨去!”
  韩斐说着,把吴秦赶上了船,杜长风紧随其后。三人在船舱坐定之后,船夫发动了引擎。
  船舱里的陈设简陋到了极点,除了两排硬邦邦的座位,什么也没有。更让人难受的是,舱内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海腥味。杜长风患了感冒,逃过了一劫。吴秦就遭殃了。他在舱里待了不到一分钟就狼狈地逃到了甲板上。

  彼时,天已经黑透了。阴沉的夜空,不见星月。失去光明照拂的大海,就像一个无边的黑洞,里面装了多少秘密,没有人知道。
  韩斐站在船舷边,低头翻看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个十一二岁大的女孩儿。女孩儿的脸上挂着快乐的笑容,就像一朵盛开在阳光下的胡姬花,美好而灿烂。
  吴秦走到韩斐身边,和他并排站着。“你女儿?”
  “是啊。”韩斐双眼盯着手机屏幕,语气柔和地说,“前年,我和她妈离婚了。我一个男人又当爹又当妈,完全不得要领,把她惯得天不怕地不怕的!”
  倏然间,吴秦的心里有些酸涩。韩斐提起女儿时的慈爱模样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表舅姜华。

  日期:2018-07-09 13:40:00
  姜华是绵阳人,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后在成都开了间串串店,还娶了一个泼辣美艳的宜宾媳妇儿。那女人除了爱打麻将,还爱偷汉子。
  吴秦十五岁那年,姜华的媳妇儿带着他的儿子,跟别的男人跑了。姜华心都碎了,串串店也不开了,成天以酒洗胃。整整四个多月,吴秦每天放学回家,都能看见姜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抓着个酒瓶,醉生梦死。
  有一天,吴秦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姜华的酒全砸了。“为了个**,你至于吗?”
  姜华借酒发疯,嗷嗷的大哭:“她是个**!但是我……呜呜……我喜欢**……呜呜……”那晚,姜华嚎了一夜。
  第二天,吴秦放学回家,发现他家的串串店竟然开门了。姜华在厨房炒底料,“小兔崽子,去把毛肚泡起噻!”吴秦愣了几秒,赶紧跑进了厨房。
  吴秦不知道姜华是不是忘记了那个无情的女人,但他知道,从那天开始,这个男人活过来了。
  姜华再也没找女人,吴秦成了他唯一的亲人。虽然吴秦不是姜华的亲儿子,但是姜华对他很好,吃穿住行没有一样亏待过他。可是吴秦总觉得生活差了点儿什么。他想出去闯闯,想做点事。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干什么,但他知道这份渴望很真实。
  日期:2018-07-09 14:07:58
  姜华不理解吴秦的烦恼,他只想吴秦吃好喝好穿好,找个稳稳当当的工作,到了年纪再娶个安分的老婆,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姜华甚至已经开始盘算着要在盐道街为吴秦买套学区房,以便小小吴未来能上个好的学校。
  姜华为吴秦考虑得很周全,吴秦很感激他。可这并不是吴秦想要的。每次吴秦和姜华讲起这个话题,姜华都会反问他:“那你说嘛,你要啥子?”
  “我—”吴秦回答不上来。他的渴望很真实,他的迷茫也一样。吴秦不知道是因为他处在了这样的一个年纪,还是因为他处在了这样的一个时代。他很焦躁,想做很多事,想成功。但他并不知道真正的成功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事。他只能走下去,还要走出去。
  吴秦思考了很久,决定要去北漂。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姜华,姜华坚决不同意,两人大吵了一架。姜华一气之下把吴秦赶出了家门。那以后,吴秦在送仙桥遇到了杜长风……
  回忆过境,吴秦才发现,自打他跟着杜长风去了北京,就再也没给姜华打过电话了。小学课本上那首诗是怎么写的?对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今天是什么节日吧?”吴秦问韩斐。

  “没有啊。”
  “明天呢?”
  韩斐想了想,“好像是白色情人节吧?”
  吴秦哦了一声,心想:“怪不得我想家了。”
  吴秦陷入了浓浓的乡愁中,再也不讲话了。韩斐没有打扰他,安静地翻看着手机。杜长风一直窝在船舱里,没有出来。渡船载着三个满腹心事的人儿,摇摇晃晃地奔向了未知的远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