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海日志——沉船猎手打捞二战皇家宝藏的诡异经历》
第6节

作者: 周洲1102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斐。”韩斐伸出了手,想与杜长风握手言和。后者根本不吃这一套,甩了个冷脸给他。韩斐碰了个冷钉子,悻悻地收回了手。“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苏小姐讲故事的时候,哥们儿把什么东西碰倒了吧?我当时就起疑了,所以嘛……”杜长狡黠一笑,“你们把镜面打磨得那么光滑,我正好借来用一用。结果我一抬起镜子,就照见了仁兄妖娆的侧影。”

  韩斐“哈哈”笑了起来,“看来我演砸了。”
  “别了,哥们儿,你演的可不砸!”吴秦想起韩斐扮成鬼军官卖人皮笔记本给苏若水的情景,现在还在后怕呢。
  杜长风铁青着脸,“你们这算什么?耍我们呢?”
  日期:2018-07-08 20:53:03
  “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心理游戏罢了。”苏若水一语道破了真相,“韩哥先用一个半真半假的鬼故事对你们进行第一重心理暗示。然后我们联手在你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一出好戏,加深这个暗示。当恐惧击垮你们的理智后,我再用一些语言上的小技巧引导你们,你们就会对我的身份和我说的话深信不疑了。这个时候我再把打捞的视频一放,你们有很大概率会上当的。”
  杜长风冷哼了一声,“就算我们还有怀疑,但在昏暗的烛光下,我们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中,面对着一件几乎能够以假乱真的赝品,难免会打眼。古玩,古玩,本来就是玩的人多,懂的人少。”
  苏若水没有否认,“你说得不错。我们把故事讲得越精彩,气氛营造得越真实,你们就越容易忽视那些直指真相的细节,也越容易接受我们的心理暗示。”
  杜长风冷笑了一声,嘲讽道:“我们哥俩要真是棒槌,今天可就要打眼了!”
  韩斐知道杜长风生气了,连忙出来打圆场:“买古董就像找对象,卖古董就像嫁女儿。找对象要看准了‘对象’,嫁女儿也要看准了人。并不是把女儿嫁给最富有的求婚者,她就能幸福。我老板想把‘女儿’托付给一个真正懂她的人,虽然他用的方法极端了一些,却也把他想找的人筛选出来了,不是吗?”
  韩斐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吴秦和杜长风虽然一肚子的不满,但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而且对生意人来说,口头上的输赢也不是真正的输赢,把钱装进口袋,才是硬道理。
  “说吧,要我们怎么办?”杜长风妥协了。
  韩斐开门见山地说:“每人200美金,送你们去海上鬼市见我的老板潮爷。”
  日期:2018-07-09 12:17:29
  吴秦和杜长风在潘家园混过,对鬼市并不陌生。“鬼市”起源于老北京,指的是后半夜开市,天亮收摊儿的夜市。旧时的老北京四城共有八个鬼市,西城老皇城根下的那个最大,称为“大号”,其它的鬼市以卖古董为主的宣武门、卖旧家具为主的德胜门和估衣为主的崇文门最为著名。祖国的鬼市吴秦和杜长风熟得很,外国的鬼市他们就没见识过了,而且是海上鬼市。吴秦的好奇心又开始茁壮成长了,他询问了韩斐海上鬼市和陆地鬼市的区别。

  韩斐的回答是,陆地鬼市的交易地点是固定的,海上鬼市则不然。海上鬼市开市前,买卖双方会约定一个坐标,一般会选在公海上。为了防止被海盗抢劫,交易的地点并不固定,时间也不固定,每次都会更换。
  开市的时候,卖家会用船把货拉到约定的海域,在自己的船上售货。买家坐船来看货,看中了,到卖家的船上谈价。价钱谈好了,卖家再把货送到买家船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也跑不了。跑了的,谁也找不着,是真正考验眼力的地方。

  吴秦又问:“买家和卖家互相不认识,怎么约定坐标呢?有人在中间组织吗?”
  “有!鬼市的掮客叫做巡海夜叉!买卖如果成了,巡海夜叉会抽10%的中介费,买卖双方各付一半。如果没有成交,就收每人200美金,作为来回的船费。”
  “一张船票200美刀,还要打一!这不是抢人吗?”杜长风从来就是个特别心疼钱的人。
  韩斐耸了耸肩,摆出了一副“爱去不去随你便”的样子。
  日期:2018-07-09 13:02:22
  吴秦把杜长风拽到了一边,低声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呢?这俩孙子完全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来测试我们,干嘛非要绕山绕水绕地球,把事情搞得云里雾里的?我们可要考虑清楚了,小心被骗到哪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把肾割了!”
  杜长风的心里也很毛。以往“飞龙在渊”总是把货主和货物的所有信息都说清楚了,才会给他派活儿。可是这次,“飞龙在渊”什么信息也没有透露,就把他和吴秦叫到了狮城。杜长风也缠着“飞龙在渊”问过情况,可是“飞龙在渊”每次都说:“这一次的情况有点儿特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已经到时候了。
  于是,杜长风给“飞龙在渊”打了个电话,把他和吴秦的遭遇说了一遍。

  “飞龙在渊”郑重地向两人道了个歉,“对方是跟我说过要测试你们,还要我帮忙打掩护,但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啦。不过,我对那面江心镜志在必得,有劳两位替我跑一趟啦。事成之后我再给两位包个大红包啦!”
  “飞龙在渊”是吴秦和杜长风的大金主,他们要是把这台人肉提款机给得罪了,以后的生意就不好做了。考虑到这一层,两人只能咬牙把船票钱交了。随后,韩斐把轮渡叫来了。
  日期:2018-07-09 13:21:33
  这是一艘已经达到了报废标准的小型客船,船身基本上全是锈,看上去马上要散架了。吴秦刚踏上甲板就踩了个空,他低头一看,甲板上竟然有个大窟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