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海日志——沉船猎手打捞二战皇家宝藏的诡异经历》
第5节

作者: 周洲1102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秦和杜长风顺从地点了点头,苏若水把置于身侧的手机拿了过来,调出了一个视频。
  视频是在海底拍摄的。画面中有一块巨大的黑色礁石。礁石边的海床上歪着一艘阿拉伯古船。沉船周围全是堆积成山的瓷器。两个潜水员正拿着一个打捞框慢慢地游向其中的一座瓷器山。视频中的沉船和博物馆展出的黑石号复原模型一模一样!吴秦和杜长风不觉精神一振,赶紧坐直了身子,睁大了眼睛,盯紧了屏幕。
  只见视频里的两名潜水员在瓷器山前放下了一个收集框,然后从框子里取出了一台海底吸尘器,打开了开关。吸尘器像一条巨型的清道夫,把海底的泥沙和有机物吃了个干净。
  趁着吸尘器工作的当口儿,两名潜水员陆续从瓷器山上取下了一个个满布泥沙的瓷碗,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打捞框。他们的动作非常缓慢,像被海水凝固了一样。
  就在这时,一个潜水员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潜到了瓷器山附近的海床,从淤泥里挖出了一面古镜。潜水员缓缓地除去了镜子上的陈泥,镜背上隐约显露出了一条盘龙。
  潜水员捧着镜子,好奇地左看右看。蓦地,镜面上毫无预警地出现了一对狭长而血红的瞳孔!与此同时,视频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仿佛狂风从某个幽深的洞穴里呼啸而出。可这里是海底啊!哪里来的风?

  吴秦正想让苏若水把视频暂停,好让他把刚才的镜头瞧个仔细,忽然,他的身后,烛光照不到的黑暗处传来了“砰”的一声响。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黑影恍如一阵邪风,从船舱的东南角一晃而过。摆在那里的蜡烛受到了风的影响,烛火不安地跳动了几下,熄灭了。
  日期:2018-07-07 21:17:46
  “谁?”杜长风惊呼了一声。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不要紧张,只是阵风而已。”苏若水走过去,把烛火重新点燃了。然后,她坐了回来,继续播放视频。
  吴秦和杜长风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视频上。伴随着水底的那阵怪风,海下起了一股没来由的潜流,仿佛有谁打开了海神藏在水底的隐形抽水机。所有的东西都被卷了进去,搅动着,旋转着。巨大的水声隆隆作响,震得人耳鼓轰鸣。
  视频的拍摄者大概也遭殃了,后面的镜头晃动得厉害,画面里到处都是涌动的海水,卷起的泥沙,上升的气泡,慌忙乱蹬的脚蹼和惊恐的人脸。

  苏若水把时间轴拖到了视频的末尾,按下了暂停键。
  画面静止于此,时间也静止了。吴秦和杜长风盯着不动的画面,在一堆泡沫和泥沙的包围中寻见了那面引起了异象的古镜。
  此时,镜面上那对骇人的瞳孔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足以颠覆人世界观的面孔—一张龙的脸!
  日期:2018-07-07 21:33:47

  吴、杜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地凝视着手机屏幕,忘记了呼吸和动作。就在这时,手机进入了待机模式,黑屏了。漆黑的手机屏幕上映着吴秦和杜长风惊诧的脸。吴秦瞪着眼睛,张着嘴巴;杜长风若有所思的皱着眉。
  许久,杜长风问苏若水:“你检验过吗?这视频不是造假的吧?”
  苏若水嗤笑一声,“需要我把视频拷给你们研究一下吗?”
  杜长风没话说了。鉴定古玩是他的专长,鉴定视频就不是了。再说了,他和吴秦这次是客场作战。就算真让他们拿到了视频,要到哪里去找人帮忙做鉴定呢?
  苏若水似乎看穿了杜长风的心思,语气强硬地说:“盒子里这位‘朋友’的来历就是这样了。要不要见它,悉听尊便。”

  杜长风和吴秦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各自伸出一只手,放在了装着江心镜的盒子上。苏若水了然一笑,打开了木盒。
  盒子里放着一面直径大约有三十厘米的圆形铜镜。比起博物馆里摆放的那面江心镜,这面镜子更薄,形状也更规整。镜子的背面,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飞天龙,巨龙在镜背上盘成了一个圆。圆心中间的镜钮,仿佛一颗光华万丈的夜明珠,明珠周围缀有九朵精美的祥云。飞龙张口衔珠,四肢腾空,爪踏祥云,体态妙曼,满身龙鳞,栩栩如生。更奇特的是镜子历经了千年之后,竟然没有生锈。镜身上的黑漆,一如初铸那样,保有着珐琅般温润的光泽。

  杜长风像往常一样,祭出了他的金蔡司。吴秦用手机替他打了个光。杜长风捧着铜镜,看了几眼就收工了。“你这‘朋友’我看不好,收起来吧。”
  日期:2018-07-08 12:11:23
  吴秦没料到杜长风竟然会给出如此震惊四座的结论,一脸惊骇之色。苏若水也很诧异,“能说说理由吗?”

  “如果我把你不知道的事告诉了你,你是不是也能把我不知道的事说出来?”杜长风说着,别有深意地看向了房间的东南角。
  吴秦顺着杜长风的目光看过去,在烛光的尽头看见了一双昭五式军鞋—黑处藏着一个人,或者是……
  吴秦正在胡思乱想,杜长风开腔了:“唐铜镜是用范铸法制成的,制作工艺非常繁复。从造型设计到绘画刻字、模范制造、合金配比……每一个步骤都大有学问。铜镜铸成后,工匠还要替镜子‘上药开光’。具体的做法是让锡在低于13.2度的环境中发生化学反应,变成粉末状的玄锡。取一钱六分玄锡,一钱水银和一钱六分明矾,混合在一起,研成细粉,制成磨镜药。之后用白毡蘸上磨镜药,反复打磨铜镜,谓之‘上药’。如果要让铜镜呈现出白亮的‘水银沁’,上药后就用火烧铜镜,让铜镜表面的锡粉转化为白色的二氧化锡;想要‘黑漆古’,就得把铜镜放入皂矾水里充分浸泡后取出,让其表面的锡变成一氧化锡。铜镜‘上药’之后,表面会形成一层‘锡膜’。这层膜除了让铜镜呈现出非黑即白的色彩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抗锈蚀。唐铜镜能够千年不锈,正是托了这层‘锡膜’的福”

  日期:2018-07-08 12:43:45
  杜长风一本正经地讲完理论后,话锋一转,“不过,锡在低于13.2摄氏度的环境中会发生化学反应,变成粉末,还会迅速传染到附近的区域,这种现象叫做‘锡疫’。来这之前,我特意去博物馆看了黑石号出水的那面江心镜。同样是‘水获’,那件宝贝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杜长风说到这里,别有深意地望向了盒子中几乎没有锈迹的铜镜。
  苏若水被杜长风毫不客气地“打了脸”,她却不恼怒,反而悠然地笑了,“开灯吧,他们过关了。”她话音刚落,整间船舱骤然亮起了白晃晃的灯。
  吴秦的眼睛一时不能适应光线的剧变,陷入了短暂的失明。等他恢复视力,睁眼一看,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没想到那些被黑布盖住的并不是摆放古董的货架,而是废弃的木箱!
  一个穿着昭五式军鞋的男人笑眯眯地从货架后面走向了吴秦和杜长风—他竟然是刚才载两人过来的出租车司机!
  日期:2018-07-08 20:47:03
  司机走到苏若水身边,盘腿坐了下来。他大概四十出头,身高一米七八,蓄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眼作菱形,鼻梁挺直,嘴唇厚实,下巴的线条清晰而分明。司机的五官生得很硬朗,再配上古铜色的皮肤和健硕的身材,全然一副正直硬汉的样子。正因为如此,吴秦和杜长风才会上了他的鬼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