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海日志——沉船猎手打捞二战皇家宝藏的诡异经历》
第2节

作者: 周洲1102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讲解员,正在为参观者讲述展馆中这些沉船珍宝的故事。“1998年,一名潜水者在印尼勿里洞岛外海度假时,意外地在海底发现了一堆瓷器!一个叫沃特法的德国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带着他的打捞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从海里捞起了一艘千年前的阿拉伯商船黑石号。宝船里载有六万七千多件中国唐代的珍宝。其中,最有传奇色彩的,就是我们眼前的这面江心镜了……”
  吴秦的心在讲解员提到江心镜三个字时微微一颤。他和杜长风正是为了这面镜子才到新加坡来的。
  日期:2018-07-04 12:34:36
  吴秦,1992年4月17日生于成都,属猴,白羊座,O型血。站在他右前方那个留着及肩中长发,穿着格子衬衫、破洞牛仔裤,打扮得像个落拓文艺青年的哥们儿叫杜长风—1988年8月30日出生于台北,属龙,处丨女丨座,B型血。这哥儿俩是倒腾海捞古玩的。
  海捞古玩又叫水获,专指从海里出水的古董玩器。
  杜长风是从2008年夏天开始干这一行的。彼时,他刚刚从台大考古系毕业,趁着毕业旅行的机会,来北京看奥运。闲来无事间,杜长风到潘家园逛了一圈。然后,他就毅然决然地留在了北京,做起了倒卖海捞古玩的生意,行话叫跑趟儿。
  吴秦曾经问过杜长风为什么要离乡背井来北漂。杜长风两眼放光地说:“大陆的消费能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十个台湾也比不了!”
  杜长风虽然在潘家园有自己的门面,但他主要还是在网络上揽客接活儿。杜长风的网名叫“长风破浪”,他用这个名字在各个与古玩和收藏有关的网站和论坛都注册了账号。
  平日里闲来无事,杜长风就在网上写帖子,发照片,讲讲古玩,聊聊收藏,再与一些个所谓的专家大咖比比眼力,斗斗口。
  杜长风的家族经营着台湾数一数二的古董拍卖行,他本人又是台大考古系毕业的,能说会道,文采了得。不到一年,杜长风就在网上聚了小十万粉丝,成了业界网红。名气起来后,杜长风索性关了实体店,注册了一个网店,彻底干上了网商。
  日期:2018-07-04 12:46:56
  吴秦是2009年10月认识杜长风的,当时他刚从成都某职业高中的酒店管理专业毕业,想卖掉父母留下来的一枚古币,上京城混去。
  那是一枚椭圆形的铜钱,有鸡蛋那么大,形状像个微缩的龟壳。钱币一面刻着一个秃顶、尖耳,面目凶恶的人像;另一面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参军”。
  吴秦在送仙桥古玩城转了一天,竟然没有一个文物贩子见过这样的古钱。古玩城关门后,吴秦垂头丧气地来到一家小店吃抄手。杜长风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坐到了他对面。
  杜长风简单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直入主题,“你手上是不是有一枚古钱,没人认得出来?能给我瞧瞧吗?”
  吴秦心想自己终于遇到识货的主儿了,赶紧把东西交到了杜长风手上。后者从夹克的内袋里掏出来一枚口哨模样的折叠放大镜,把吴秦的古钱来来 地查看了好几遍。

  吴秦从没见过样子这么奇怪的放大镜,好奇道:“这是什么高科技?”
  杜长风得意扬扬地说:“1970年德国原装的金蔡司!专业级15倍放大,水晶镜片,纯银外壳!前年我在德国一个二手照相器材市场花了300欧拿下的!这款放大镜磨制难度极大,早就停产了,现在想找新的都没有了!”显摆完,杜长风又把话题引了回来:“你手上这玩意儿是哪来的?”
  日期:2018-07-04 12:56:46
  吴秦把古钱的来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这钱是我爸的遗物。他是个海员,常年在海上漂着,不着家,我完全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我三岁那年,我妈说要去海上找我爸,就把我送到了表舅家,没想到他们的船在海上遇难了。从那以后,我就只能跟着表舅生活了。表舅对我蛮好的,但是我们三观不太合。我要去北京闯荡,他不准!我们吵翻了脸,表舅断了我的粮,我只能把这枚古币拿出来卖了。反正我一定要去北京!”

  杜长风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神色:“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舍得卖?”
  吴秦心想:“这有什么舍不得的?再重要的东西有我的前途重要吗?”当然,这种话吴秦不可能对杜长风说。“你看了半天,我这东西值多少钱?”
  “两千五!”杜长风脱口而出。
  虽然这个价格跌破了吴秦的预期,但杜长风是今天唯一向他开价的人。吴秦正琢磨着怎么和杜长风讨价还价,后者突然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你,不是你的东西,你的东西价格就不好说了。可以说价值连城,也可以说一文不值。”
  杜长风说着,把古钱抛了过来。吴秦在空中接住了它,放在手心细细地打量。
  杜长风把吴秦的反应看在眼里,半调侃半认真地说:“父母留给你的东西,寄托了他们的念想儿。人的念想儿值多少钱呢?”
  吴秦实在讨厌杜长风这副心灵导师的口吻,索性收了钱币,不再跟他废话了。杜长风也收起了放大镜。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不再交谈,安静地吃完了各自点的东西。
  分道扬镳前,杜长风对吴秦说:“你刚才说想去北漂?哥就住在北京,正好需要一个帮手。你要愿意,就跟哥走。月薪两千五,包住不包吃。”
  就这样,吴秦跟着杜长风来到了北京,干上了现在的活计。两个月前,杜长风接到了老主顾“飞龙在渊”的委托,要他赶往新加坡,从一位专门经营暗黑古玩的商人手中,搬一面江心镜回国。
  日期:2018-07-04 13:48:15
  今天一早,吴秦和杜长风飞到了狮城。放好行李后,杜长风把吴秦拉到了博物馆,说是接头时间还早,先带他掌掌眼,尤其是要看一看江心镜的真容。
  听着讲解员介绍江心镜,吴秦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此时,杜长风走了过来。
  “你丫在这儿站了半天,看出什么名堂来了?”杜长风虽然是台湾人,但在京城混迹多年,说了一口台湾味的京片子。杜长风仗着入行早,学艺精,总是小瞧吴秦。吴秦虽然憋了一口气,奈何技不如人,只能忍了。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吴秦是有备而来的!
  “既然老板要求了,那我就说说?要是说对了怎么办?”
  杜长风冷笑“呵呵”,道:“你丫要是真能说清楚江心镜的来龙去脉,晚上哥请你去吃法餐!菜你随便点!单我买!”

  “真的?”
  杜长风拍了拍胸脯,一副信他得永生的样子。
  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吴秦抑制住喜悦的心情,盯着展示窗中的江心镜,认真钻研起来。
  那镜子在海下沉睡了上千年,镜身已经生出了绿色的铜锈。仿佛一张褪色的老照片,涂抹着时光的痕迹。镜子是圆形的,镜钮为龟状,钮外铸有四灵瑞兽像—青龙腾云飞翔,白虎伏地奔驰,朱雀昂头破空,玄武垂首入海。四瑞兽外围是一圈八卦纹饰,再往外是二十四字的楷书铭文:“唐乾元元年戊戌十一月廿九日于扬州扬子江心百炼造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