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吗?没干点别的?”
  “什么叫干点别的!”南宫兜铃恼羞成怒。
  “譬如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颠鸾倒凤之类的?”

  “师父你说话真风趣。”
  “之前不是嫌我老古板吗?你尽管掩饰,别以为师父我老糊涂了,什么猫腻都看不出来,自欺欺人,害的终究是自己。你是修法之人,切记要维持心如止水,方能成大器。”
  “师父先顾好你自己,你做到心如止水没有?你不也是不能忍受生活的无聊,成天逛街打牌、调戏式神,想着法子排解内心烦恼吗?”
  南宫决明哼了一声:“我这叫‘万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生于浮世,表面作乐,骨子里还是很淡定的。”
  南宫兜铃认为他这话没有半分说服力。

  南宫决明问:“你出门摆档还拽师叔,是不是想跟他单独约会?”
  “这个问题问得好,师父。”南宫兜铃气鼓鼓走过去,指着狐妖千岁,“你召唤这个极品出来,我哪敢放心让师叔待在家里和她四目相对?都看得火花带闪电了。”
  南宫兜铃转头盯着狐妖,“我说千岁你啊,我知道你媚功高强,我师叔那么单纯,你一个眼神能放倒,但我拜托你饶过那呆瓜吧,别老对他抛媚眼,他血气方刚,受不住的,万一动摇了,对你献身,丧失毕生法力,你担当得起?”
  千岁又是掩嘴一笑,终于开口说话,“男人爱我,出自本能,我有什么办法?他哪天要是自愿对我献身,我拒绝他,反而会伤他自尊,我不忍心。”

  “本能?哼,你不勾引他,他本能还老老实实潜伏着呢。你别跟我扯犊子,式神撒谎,可是天大的罪过,换作我是你的主人,早罚你;再说了,你哪会不忍心,我打赌你会立马扑过去把他阳气榨干才肯罢手。我警告你,你日后敢对我师叔下手,我大不了叫红莲出来和你斗一场,两败俱伤我也在所不惜。”
  南宫决明取笑:“你这是在吃千岁的醋?还说没动心?她也不是故意的,她这双眼睛生来勾人,你要怨怨自个儿,你要是也长得像千岁这般沉鱼落雁,我师弟肯定收不住心猿意马,定会赏脸多看你两眼的。”
  “你这老家伙又在拐弯说我丑。千岁,你讲实话,我很丑吗?”
  千岁以袖掩嘴,偷笑:“丑不丑,对于你来说,并无影响,你并不需要以美**人,我不同了,没有美色,我什么都不是,不过是只寻常畜生而已,到底还是不如人类。”

  “说半天,还是不肯直接夸我漂亮。”
  南宫决明忽然想起似的,“猪兜,有件很重要的事差点忘记和你说。”
  “是摆档的注意事项吗?”
  “不是,你下次别把装着石芮的陶罐乱放,昨晚我起身厕所,把为师绊了个大跟头。”
  “原来是师父你把石芮撞出来的?那你干嘛不把石芮抓回罐里去?”
  “大半夜的,叫我满屋子找一只蛤蟆?我吃撑了不成?”

  “万一石芮跑到外面去吓唬人,又或者被车碾死了,你说怎么办?”
  “是你自己的灵兽,你没有好好保管,这么放在地,后果当然全部由你一人负责。”
  南宫兜铃答不话来。
  好吧,确实是她的错。
  南宫兜铃看了一眼墙边的琥珀,抱歉的对她笑了笑,“对不起啊琥珀,错怪你了……”
  琥珀起身,高傲的扭头走,屁股冲着她,进了厨房,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琥珀最近越来越嚣张了。”
  “和你这个主人一样。”南宫决明讽刺道。
  南宫兜铃听见身后动静,转身一看,愕然定住。
  式神们纷纷抬头,视线和南宫兜铃一样,集在眼前人身。

  李续断发觉这伙人都目不转睛盯着他看,不禁浮起一丝疑惑。
  “我衣服穿反了?”他打量自己道袍。
  “不是的师叔,是你穿这身太帅了。”南宫兜铃啧啧两声,如街市买菜的大婶绕着他打转,“你这么身行头走出去,很危险的,分分钟会给那些饥渴少丨妇丨绑走。”
  “怎么会?我没什么财产,她们绑我,也拿不到多少赎金。”
  这傻瓜听不出南宫兜铃的弦外之音。

  南宫兜铃将他看完又看,简直回不了神。
  李续断个子等,一米七五左右,但体格匀称,配这身白霜似的优雅道袍,白鞋做底,一把玉扇斜插腰间,竟如仙人下凡,颇有道骨仙风之气,令人刮目相看。
  这哪还是那个背着双肩书包的土包子?
  南宫兜铃感叹:“所谓风萧萧兮易水寒,金相玉质胜潘安。”

  “好诗,师侄女你为何突然吟起诗来?”
  “除了吟诗,我还想唱歌,方能表达我内心里对你敬仰,师叔,这道袍简直是为你度身订做的。”
  “本来是裁缝量着尺寸订做的,你的也是吧?”李续断一脸莫名其妙。
  南宫决明说:“师弟,我穿道袍时,已经够英俊了,没想到你师兄我年轻时还要过分,兜铃,你带着他出去摆档是对的,有这么个活招牌,我看今天生意一定很好。你要谨记,你师叔可是卖艺不卖身,你别把他给转手了。”
  李续断说:“连师兄你也开这种玩笑,我看兜铃是跟你学的。”
  “转手?我怎么舍得!”南宫兜铃咽了一下口水。

  千岁在桌边发出温柔笑声,李续断略显局促,“千岁,有什么好笑的?”
  “笑你生错了时代,你风流出众,很适合这样的打扮,你应该生在古代,定能迷倒全城的大家闺秀。”
  “风流?这个词不太对吧,我可不是那种人。”
  “此风流,非彼风流,风流却不下流,我是在夸你才貌双全。”
  “真的吗?”李续断迟钝的反问。
  “喂喂喂,你们别说个没完,师叔,我们出门!赶时间!”南宫兜铃用身体遮住千岁含情脉脉的视线。
  “你刚才分明说不赶时间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一寸光阴一寸金!走!”南宫兜铃拽住李续断走出门口。
  千岁对他挥挥手,李续断回过头,“千岁,我会早点回来,你晚记得留下来吃饭,我下厨招待你,我还有些话要和你说……”
  “砰”的一声,南宫兜铃气愤的把门关,彻底隔绝了他们的对视。
  “师叔!我还以为你是个世间难得的正人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我呸呸呸!万没想到你和师父差不多,都是色鬼!”
  “你误会了,千岁虽是狐妖,但举手投足都很得体,说明她是个知书识礼的女子,她以前杀人如麻,可如今成了式神,说明她改过自新,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不应该还拿她当妖怪看待。加千岁又生在商朝,那她一定阅历渊博,见闻广阔,有很多话题可说,我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好顺便从她那里了解一下各类历史事件,她可是一本活的古籍。”
  “借口连篇,鬼才信!你摆明是居心不良。”南宫兜铃双手放进衣袖,横在胸前,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不在乎白袍拖地。
  怪的是,两人的白袍经过灰尘遍布的地面,依旧保持洁白,料来他们身的道袍,也非普通之物。
  在楼道边,李续断盯着一角,“那儿站着一个孤魂野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