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琥珀从桌底钻出,撩开了她的裙摆一角,一条雪白的狐狸尾巴露在地面,轻灵摆荡。
  琥珀盯着她的尾巴不放,挥动小爪子,想要耍玩,千岁抬起衣袖,掩嘴微笑,将尾巴机敏的缩了回去。
  琥珀扫兴的走向角落,趴在那里,转头盯向鱼缸里悠闲游动的寻骨龙鱼。
  南宫兜铃走过去说:“千岁,好久不见了。”
  千岁对她点了点头,嘴边含着妩媚笑意,继续陪南宫决明打牌。
  南宫决明挥挥手,“你走开,别妨碍师父干正事,早餐你先吃,对了,既然你已经放暑假,你也该为师父我分担解忧,今天开始,由你去摆档。”

  “不是吧师父,向来都是你摆档的,突然换个陌生面孔,恐怕会影响生意吧?”
  “人家若是真的有难求你,哪会在乎你长成什么猪兜样?记住,要是接了委托,要认真处理妥当,不要砸了我们引魂派的金字招牌。”
  李续断从阳台回来,瞧见一屋子的式神,热闹非凡,有点惊讶:“师兄,你叫式神陪你打牌,会不会对式神不敬?”
  “你看你看,连师叔都有意见了。”南宫兜铃嚼着油条说。
  南宫决明熟练的洗牌切牌,“恰恰相反,我是敬重他们,才特意召唤这几位式神出来陪我消磨时光,师弟,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每天找不到事干,又没什么知心好友,你能理解牌友的可贵了,黄金易寻,牌友难得。”
  南宫兜铃拽住李续断的胳膊,把他按在餐椅,“师叔,你别管他,他这人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对我严厉得不行,对自己却百般放纵,小人一个……”
  “兜铃,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这个月的零花钱,我还没有给你,你不要太放肆。”南宫决明只顾盯牌说话,并未看她。
  南宫兜铃立马不再说他坏话,掰了根油条递给李续断,“师叔,吃早餐,还有豆浆,要趁热喝……”
  发现李续断没有回应,一双眼睛望着千岁,回不了神。
  狐妖千岁微微侧过白皙面庞,含情看向李续断,金色瞳仁掠过妖孽光芒,美如天仙,又带着邪气,红唇如血欲滴,世间男子哪能招架得住?

  李续断仿佛给千岁抽去了魂魄,看的目不转睛。
  南宫兜铃抬起手,挡住他眼睛,“师叔,你千万撑住,别给一个狐妖迷惑了。”
  “她好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南宫兜铃心生气,这笨蛋师叔,做人和说话都太实在,心里想什么,都会毫无顾忌的照直讲出来。在她面前夸千岁漂亮,南宫兜铃怪不服气的。
  李续断拨开她手,又痴迷看向千岁。
  千岁对他嫣然一笑,长长睫毛羞涩垂下,青丝发髻悬挂的珠饰在她鬓边颤动,发出动人声响。
  南宫兜铃在旁边清晰地听见李续断给这狐妖迷得倒抽一口凉气。
  “师叔,你冷静点,她不是真的女人,她是化作狐妖形态的式神。”
  “她刚才是害羞了?”
  “害羞你个头。那是她装出来的,她的天性是迷惑你们这些傻男人!”南宫兜铃双手抱住李续断的脑袋,把他脸转过来,“师叔,你再这么看下去,会着她道的,你还是看着我吧,我很善良,绝不害你,而且我长得非常下饭,看着我,你一定能多吃两口油条。”

  “她是式神,看去那么无辜,怎会害人?”
  南宫兜铃正要接话,给南宫决明抢先一步:“师弟,你别小瞧千岁,她杀过的人,尤其是男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她和商朝妖后苏妲己,同出一胎,妖后祸国殃民,惨遭斩首,千岁一直在民间蛰伏,逃过一劫,她曾经以吸取男人的阳气用于取乐,经过我收服后,倒听话了些,不再作恶,可你还是得小心点,千岁的妖性并未彻底消失,她似乎很喜欢你,要是给她缠,哪天趁我不注意把你阳气吸干,这可怨不得师兄我。”

  南宫兜铃说:“师叔,你听见了吧,后果多么严重。妖毕竟是妖,收服后成了式神,也还是妖。”
  李续断叹息一声,“也难怪她是妖怪,人类哪能美得如此极致?师兄竟然收服了这么等的式神,令人羡慕。”
  南宫兜铃嘴角抽搐,把手里的油条往桌一扔,“姑奶奶我吃饱了!”
  她大步走回房间,打开衣橱,双手扒拉翻找衣物,嘴里叽叽歪歪:“天下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好你个李续断,昨晚还大义凛然的说什么看破红尘,对男女私情没有兴趣,我呸,伪君子!”
  她换衣服,走出客厅,从书架拿起红莲宝刀。
  南宫决明头也不回的说:“出去摆档而已,用不着带红莲出门,万一丨警丨察发现你携带刀具出门,给收缴了,不好赎回来了。”
  南宫兜铃想想师父说的也对,便把红莲放回刀架。
  李续断端着豆浆走过来,把她从头到尾看了又看,“兜铃,你今天为何穿得这么正式?”
  南宫兜铃一袭道袍加身,领口左右交错,袍无任何花纹点缀,雪白无暇,宽宽袖口几乎拖地,外罩一件纯白对襟褙子,同样无纹无饰,彰显低调,足踏一对白色锦缎翘头履,昂首挺胸,神气十足。

  她说:“人家去麦当劳班都得穿制服吧,我出门摆档,当然也要穿点标志性的衣服,好叫人一看,知道我不平凡的身份。”
  “摆档?”李续断摸不著头脑,“什么叫做摆档?”
  南宫兜铃正要解释,眼珠子一转,“师叔,你也一起去!去了你知道什么叫摆档了。快换引魂派的道袍。”
  “我也去?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当然!我很需要你的帮忙,你不可以拒绝我,不然我会趴在地打滚,一直滚到你愿意陪我去为止。”

  李续断是个很认真的人,他说:“既然你这么急需人手协助,我只好陪你了,我本来想去图书馆的,还是明天再去吧。”
  南宫兜铃露齿一笑,双手抱拳行礼,“谢谢师叔仗义相助,师侄女日后定当重酬,哪怕你要我以身相许,我也可以考虑一下!”
  李续断给豆浆呛住,半天喘不气。
  “哎呀!师叔,不赶时间,你干嘛喝那么急?”南宫兜铃拍着他背。
  李续断躲开两步,“重酬不必了,我……我这去换衣服……”他落荒而逃,回房关门。
  南宫兜铃叉着腰,“啧,开个玩笑而已,他至于这么激动吗?一定是对我有所期待,所以才会一听到我说以身相许,心神不宁的。”
  “你想太多了,猪兜,我看那傻小子根本不懂情情爱爱,木鱼脑袋,你不要老是讲这么暧昧的话,免得哪天说着说着,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我告诉你,一旦动了真情,想脱身,没那么容易。”南宫决明依旧背对着她,不知他讲这话是何种表情。
  “却,说两句笑话能动真情?我是看师叔呆呆的,逗他很有意思而已,纯粹图个乐子,你这老头真以为我对他动心了?”

  “你昨晚是不是梦见我师弟了?”
  “你……你怎么知道?”
  “早我在房里听见你大喊‘师叔’,把我吵醒了,你还好意思说。”
  “哦……是误会。我是梦见他了,不过,我梦见他成了妖怪,才吓得大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