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岸后,托着蛤蟆向师父展示成绩。
  没料到师父当场折断树枝抽了她屁股两下,“死丫头!乱用咒术!‘电焚咒’是用来给水加温的吗!那是祈雨时才能用的咒语!生电入云,制造积雨云,然后降雨解决旱情,你竟然用此咒语来加热潭水!旁门左道!”
  “反正都是咒语,为何只能用在一个途径?不是很浪费吗?这年头有人工降雨的科学技术,施法祈雨这种事估计再也不需要了,何必纠结这种细节,能达到目的,不是好事一桩?”
  “好事!你回头看看!”
  南宫兜铃往谭水里一看,目瞪口呆,整个潭水里的鱼、虾、蟹、蛇和其他水生物都给她电死了,尸体漂浮在水面,十分壮观。
  南宫兜铃和蛤蟆有法力护体,身体在水遭遇过电击,仍然无任何损害。
  师父指责:“你是来抓灵兽的,不是来搞生态破坏的!”
  “对不起嘛师父……”
  结果,村民们来到锯牙谭,妖怪没逮住,倒是捞了百筐的鱼,但见这些鱼尸都新鲜至极,加生在无污染的潭水里,皮色光泽诱人,肉质肥硕,村民们便打包起来,挑担回村,晒成咸鱼。
  师徒二人后来听说每家每户当初晒的千条咸鱼,到今年还没有吃完。
  离开潭水前,师父还顺手捡了几条电死的水蛇,带回家用来泡酒。

  不过师父严厉警告她,不可以再这样滥用咒术,每一样咒语,都对应着合适的用途,不能一咒多用。
  可南宫兜铃天生叛逆,嘴答应着,心里并未接受这个教诲,一咒怎么不能多用?这和读死书有什么差别?她才不是呆子。
  只要她以后多留份心眼,注意每个咒语施展后的副作用,避免再出现大规模的“破坏生态”这种错误,不行了?
  石芮到手后,为了避免它在街头制造骚乱,南宫兜铃平时都会将它放在陶罐里封印起来。
  因为灵兽式神调皮,算收服,还是会像家猫家狗那样,一下没看管好,会出去溜达几天无影无踪。
  式神不需要进食,灵兽不同了,要是三天两头没进米,会跟普通动物一样活活饿死。
  陶罐底下的石芮蛤蟆得到了她的保证,这才停止发表意见。
  她盖盖子,把陶罐放到书架,摆在她的红莲宝刀旁边。
  “红莲,早安。”她顺便打了声招呼。
  唐刀的纯黑色刀鞘闪了一下光芒,当作回应。
  白猫琥珀恰巧经过窗口,弓起后臀,舒展身体,还顺便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南宫兜铃立即过去拎起琥珀的后颈,“你这小霸王,肯定是你昨晚在屋里乱窜,把我陶罐打翻,让石芮跑了出来。你记住,屋里很多法器,你走路小心点成不成,身手这么笨拙,你还配当猫吗?”
  琥珀一听,瞬间变脸,亮出锋利猫爪,对着南宫兜铃是一通凶狠抓挠。
  南宫兜铃慌忙丢开她,琥珀跳到窗台,回过头,鄙视的看了南宫兜铃一眼,接着跃出窗外,消失在树丛里。
  “哎呀呀,你造反了,连主人你都敢抓,还鄙视我,你活腻了……”南宫兜铃气得拿起花盆里的鹅卵石正想砸过去,身后传来一声“早好”。
  南宫兜铃扭头一看,李续断穿着睡衣站在那里。
  “师叔,你起得那么早?”
  李续断看着钟,“八点了,不算早,我在乡下,鸡一叫,我起床练功,这里没有鸡叫,我不适应,便睡晚了些。你拿着石头干什么?又想射弹弓?”
  “那倒不是……”南宫兜铃忽然反应过来,丢掉石头,双手捂住脸,“糟了糟了糟了!要死了!”

  “什么情况?”李续断警惕的观望四周,寻找到底何处发生了致命事件。
  “我头没梳,脸没洗,牙没刷,这种样子给你看见,还不糟糕!师叔,你快忘记你现在看见的我,我平时没这么邋遢的!”
  南宫兜铃捂脸跑进浴室,拿起牙刷塞进嘴里,对镜摇头嘟囔,“唉!怎么给师叔看见我眼屎都没有洗干净的模样,岂不破坏我完美的形象?失策!大大的失策!”
  她拆下指头的创可贴,两手食指还留着咬破的痕迹,她凝神聚气,感觉灵气充盈,太好了,睡了一觉,灵气养回来了。
  她将白符绕指,口诀一念,手指头的伤口瞬间愈合恢复,一丝伤疤都看不见,此乃引魂派的疗伤大法,凡身体外伤都可痊愈,是对付不了内伤,实属遗憾。
  收拾了一番,把头发扎成两条马尾,重新走出客厅,左看看,右看看,捕捉师叔的影踪。
  咦?客厅空荡荡的,师叔去哪了?

  一只手拍在她肩膀,南宫兜铃立即出双拳做防卫状态。
  南宫决明大声吼道:“几点了!还不出街买早餐!对师父着拳头干什么!大逆不道!”
  “师父,当我求你了,你不要老是突然间出现好吗?我虽然是修炼法术的,但不代表我不会得心脏病。不然我把我脖子的铃铛借你戴戴?”
  “你啊!师父走路那么大动静你都发现不了,还好意思说你是修炼法术的,是你心不在焉,你刚刚鬼头鬼脑的,在看什么?”
  南宫兜铃说:“我在找师叔。”
  南宫决明指着阳台,“你师叔不在那吗!你眼瞎了?”

  南宫兜铃这才发现阳台葱葱绿绿的盆栽之,透出师叔练习武功的身影。
  一招一式,尽显他的沉稳和内敛。
  连练武的动作,都这么帅气,南宫兜铃不由看傻。
  “师叔好勤奋,起床第一件事是做运动,不知道他有没有撒尿,师父,你精通养生之道,你一定懂的,早晨起来不排尿,不利健康,我去提醒他。”
  “死丫头,你说话能不能矜持点!成天想着骚扰你师叔!”南宫决明拧住她耳朵,打开大门把她丢了出去,“去买早餐!”
  顺便把钥匙砸了过去,南宫兜铃险些迎面招,幸好双手灵活接住。
  “哼!”南宫兜铃对着紧闭的大门做了个鬼脸,去楼下早餐档买来油条豆浆,外加煎饼果子和肉包。
  拎着回家,打开门一看,见南宫决明在客厅里摆了一张牌桌,另外三个位置分别坐着式神吞丸、式神月现和式神千岁。

  他们手里都拿着扑克,正儿八经的陪南宫决明打起牌来。
  “师父,大早你斗地主?”南宫兜铃把早餐往桌一放,“还特意召唤式神来当你的牌友,你会不会兴师动众了些?”
  “式神不仅仅是可供任意使唤的仆人,同时也是我的朋友,我找朋友们聚一聚,打打牌,很合理,丨炸丨弹!”南宫决明利落甩出两张扑克。
  壮如擎天柱的吞丸用指甲尖夹起两张牌,小心翼翼的放桌。
  南宫决明一看,生气了:“吞丸,你竟然藏有一对火箭!”
  吞丸得意的“哞”了一声。

  小小的月现坐在垫着二十几本书的椅子,一如既往的穿着他的童装吊带裤,晃悠着两只肉呼呼的脚掌,大叫一声,把一沓牌丢到桌面:“南宫大人,我出飞机带翅膀!”
  “你这是违规,把你的飞机和翅膀都给我收回去!”
  另外一名衣着华丽紫色深衣的女人,坐在南宫决明左手边,仪态大方,拖地裙摆如孔雀尾部的翎毛散开,眉眼细长,眼神美的摄魂夺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