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转头看着南宫决明。
  南宫决明也是茫然不解,“兜铃!你这混账!干嘛捉弄你师叔!你又欠扁是不是!”
  “我是试探他有没有同情心而已,”南宫兜铃转头望着李续断说:“你为人还不赖,一只麻雀你都能心疼成这样,看来,你心地确实善良。师父一直说你很正直,我之前不信,我现在心服口服。师叔在,受师侄女一拜。”
  南宫兜铃说着,跪下去,“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李续断赶紧过去,单膝跪下,扶她起来,“我刚才还觉得你又任性又残忍的,还说了些不应该说的重话,我也跟你道歉,对不起。”

  南宫兜铃觉得他表情十分好笑。这人怎么傻傻的,像根木头,怪迟钝的。
  “我去淘米做饭了。你们师兄弟慢慢聚吧。”
  “我来帮忙。”李续断主动的说。
  “你是客人,怎么能够让你下厨?”南宫决明阻止:“坐下来喝茶等吃饭行了。”
  “没事的。”李续断跟着南宫兜铃进了厨房。
  南宫决明拿他没办法,“现在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有福不会享……”他摇摇头,端起茶杯,打开电视机开始换台。
  南宫兜铃说:“你不用装模作样跟着我进来,你会帮什么忙?”

  “我在乡下一个人独居,一日三餐都是我自己做的,我会做饭,你放心,不给你捣乱。”
  “是吗……”南宫兜铃一篮子土豆递给他,“削皮。”
  南宫兜铃把米放进锅里,从冰箱拿出牛肉放在砧板片薄,她说:“‘起死回生术’,我知道你和师父都会这个法术,不过说实话,我不稀罕看,又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起死回生,还不算了不起?”
  “你不觉得这门法术邪门的很?把死人复活了,可死人却又不像真的活人一样,根本是个活死人,这哪算是起死回生?说穿了,不过是叫他的尸体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罢了。”

  “的确如此,经过‘起死回生术’施法复活后的人,不仅仅没有心跳呼吸,全身知觉也会丧失,因为他的身体细胞已经死亡了,全凭施法者的精神力量维持他的行动。而且,此人也无法再次死去,不管受多重的伤,伤口不会流血,也不会痊愈,将他头颅砍下,他也能照样正常走动,除非施法者本人死亡为止,方可解除这个法术。”
  南宫兜铃“砰”的用菜刀拍碎一块蒜瓣,“所以说,哪有真正的‘起死回生术’?我看啊,应该把这个法术改名叫做‘僵尸术’,我从来不求师父教我这一招,教了我,我也不会用在任何人身,叫一个人不死不活的,更加痛苦,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李续断把削好皮的土豆递给她,“我刚才说你冷血,你别生气。”
  “你也是一时冲动,不怪你。”南宫兜铃举着菜刀对他说:“你倒好,抢我风头,本来应该是由我亲手把那小偷抓到丨警丨察局去的,现在你成英雄好汉了,滋味爽不爽?”
  “你不给我解释机会,我有什么办法。我抓贼,不是为了当英雄,只是能给别人帮得忙,出点小力而已。”
  南宫兜铃对他刮目相看。这是个不图名利的人。
  “你之前用‘入梦咒’耍我,我用式神耍回你,算扯平了。”
  “这真是冤枉。”李续断摇摇头,“我怎会猜到,你竟然能把‘入梦咒’理解成分身术?天底下所有的玄门秘技之,哪有分身这门法术?”

  南宫兜铃叹气,“要是真的有分身术好了,我打扫屋子不必那么辛苦,变五十个我出来,五分钟能搞定家务。”
  南宫兜铃发现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切菜的侧脸,“喂,师叔,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我欠你钱了?”
  经过她这一提醒,李续断才意识到自己目光不太礼貌,他低头继续给土豆削皮,“你名字挺有趣的,为什么会叫兜铃?”
  “是师父取的。他在孤儿院收养我时,我还只是一个没满周岁的小婴儿,无父无母,也没有出生证。法律,我是师父的养女,随了他的姓氏,实际我和师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初,师父见我脖子挂着一个铃铛,你看,是这个铃铛。”
  南宫兜铃用小指头把脖子的挂饰拿给他看,那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圆形银铃铛,穿在银链子,轻轻摇晃下,叮铃细响。“所以师父给我名字里取了个铃字。”

  “那兜字,又作何解?”
  南宫兜铃撇嘴说:“该死的老头儿,说我从小长了一张猪兜脸,我看他才是猪兜脸。”
  她扭头认真的说:“师叔,我问你,你这么正直,师父说你是不会说谎的,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我这张脸到底猪兜不猪兜?”
  李续断将她看了又看,“我不太确定,我不懂什么叫做猪兜脸。我觉得,你和猪差挺远的,毕竟两个不同物种,有没有可能,决明师兄是在说你的性格很猪兜?”
  “你这家伙,会不会说话!出去!不用你帮忙了!”南宫兜铃举着菜刀把他赶走。
  她怎么会多了这么个笨蛋师叔?
  六菜一汤摆桌。
  “哇,好丰盛,谁生日?”南宫决明坐下来,看着一桌的菜,“平时都是咸鸭蛋和豆腐乳的。”
  “师叔第一天来,总得做多几样菜吧?你不爱吃别吃,自己去冰箱拿咸鸭蛋跟豆腐乳去。”南宫兜铃亲手装饭给李续断。
  南宫决明嫉妒的看着,“怪了,半小时前,你连叫他一声师叔都不愿意,现在倒献起殷勤来了,师父照顾了你那么多年,你给我装过几次饭?你师叔才刚来,你这么巴结他?他刚刚在厨房里,是不是偷塞红包给你了?”
  李续断说:“我没有给红包。”
  南宫兜铃说:“吃你的饭,哪来那么多唧唧歪歪的,你的丨内丨裤都是我洗的,还妄想我给你装饭,你别得寸进尺。来,师叔,尝尝我做的糖醋排骨。”南宫兜铃夹了一块排骨到李续断碗里。

  “谢谢师侄女。”
  “哎呀,你不必总是师侄女的叫我,多拗口,叫我兜铃,要么叫我铃儿也行。”
  “好。”
  “你叫她猪兜也成。”南宫决明补充。

  南宫兜铃拍桌而起,想开战,南宫决明也不客气,准备好了再次和她斗个三百回合。
  李续断慌忙说:“师兄请吃饭,兜铃你也吃饭,你们是师徒,应该团结友爱,和平共处,不要动不动打架。大家都要专心吃饭,才不会消化不良。”
  “师叔,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全听你的,我专心吃饭。”
  “乖。”李续断夸了她一下,南宫兜铃瞬间笑开了花。
  南宫决明吃醋的眯眼看着,“死丫头,平日里不见得听我半句教诲……”说着,起身为自己盛饭。
  “师叔啊,你从乡下来青城,是过来旅游的?那你来对地方了,这里是出了名的化古都,连老外都喜欢来这里旅游,好多古迹可以看的,古代有好几个朝代的君王都把都城建在这个地方,我下午带你去逛逛?”
  “你师叔坐了一早的火车,你应该让他休息一下。”

  “他又不是老头子,体力不知道有多好,哪用得着休息?”
  “你怎么知道他体力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