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大的失策!
  对方估计施下“入梦咒”以后,直接走了,留她一个人在这巷子里傻乎乎的演独角戏,过分!
  南宫兜铃岂会任凭自己白白受辱?
  她要是这么放过那家伙,不是有辱师门吗!

  她跑出巷子口,左右观察街道两边,各自咬破双手食指,用带血的指头抚过眼皮,大叫一声:“逆五行,开天眼!”
  路人都停下脚步,傻眼望着她,不知她在搞什么。
  南宫兜铃睁开眼,眼前景色毫无反应。
  刚才那句是开启千里眼的咒语,用来追寻远方的目标物极有帮助,可惜现在一点效果都没有。
  借到手没多久的灵气又用完了!

  一旦体内灵气用完,她便无法再施展任何咒语和法术。
  没办法,“慈光咒”等级太高,每次启动时,都会耗尽她有限的灵气。
  她很少有机会用这个高级咒语,好几年都没有发动了,难得用一次,却是大材小用。
  要是给师父知道她竟然用“慈光咒”来消除幻觉,非得给师父笑死,定说她杀鸡用牛刀。
  她懊恼的跳了一下,怨自己怎么那么没用,这下好了,再也追不到那两个毛贼了,还白白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
  好疼。
  她吮吸着伤口,从包里拿出创可贴缠住食指。
  她瞪了一眼围观的几个路人,“看什么看,没见过作法的?”

  “脑子有病吧……”这些人议论着走开。
  南宫兜铃没脸沿着原路走回去,要是在半路遇那个被抢劫的孕妇,见她没有抓到贼,多丢脸。
  她还信誓旦旦的跟那位阿姨保证她能抓住呢。
  更加没有心情继续借灵气,叫了出租车,垂头丧气的到家,踢掉拖鞋,洗去脸血迹和汗水,瘫坐在沙发里。
  心想,那背绿色书包的宅男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当时手里拿着一把折扇,那扇子,估计是是他的法器。
  有哪个门派的弟子,是专门用扇子当法器的?
  她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

  家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南宫兜铃立即坐直身体,应该是师父回来了,她转头看了一眼屋子,糟糕,她根本没有收拾。
  她赶紧站起来亡羊补牢,把几本书胡乱塞进书架,抱起一摞衣服丢进自己房间床,把茶几的脏杯子丢到厨房洗手槽,回到客厅,大门已经打开。
  南宫兜铃立即跑过去,手臂撑在门框,堵住门口,说:“师父!你怎么回来的那么早?再去逛逛吧,家里没有酱油了,去帮我买两瓶回来?坐地铁去华荣街那个超市吧,那边正在打折……”
  南宫决明盯着她:“你这死丫头,我昨天才买的酱油,你怎么又说没了?”
  南宫兜铃哑口无言,她忘记昨天师父买过酱油的事。
  南宫决明推开她,走进屋里一看,“我说你怎么不让我进屋,敢情你是没动手打扫屋子,你又偷懒了?”
  “我没有……我是去抓小偷了。”

  “抓小偷?”南宫决明从花瓶里抽出鸡毛掸子,“我看你是皮痒痒了,嘴那三下不过瘾是吧!叫你打扫屋子,你偷懒不打扫算了,还撒谎!把师父我当傻子?你撒谎好歹说个有技术水平的行不行!抓小偷!我看你是摸鱼去了吧!是不是又只顾着玩电脑游戏?快老实交代!”
  南宫决明冲着她屁股是一下。
  南宫兜铃屁股蛋瞬间火辣辣的。
  她护住屁股,满屋子的逃跑。
  南宫决明高举着鸡毛掸子在身后穷追不舍。
  屋子太乱,师父频频绊倒。
  南宫兜铃跳电视柜,手里拿着一个塑料托盘当盾牌护身,“师父,我真的去抓小偷了,我告诉你,今天太邪门了,我遇一个懂得玄门法术的高手!”
  “什么高手?你编来听听?”
  “他居然会我们引魂派的功夫!旋覆爪和千踪万影手耍的相当流利,连引魂派的独门秘术‘入梦咒’他也会!这可是我们引魂派从不外传的咒语,你说诡异不诡异?对了师父,你赶紧回你房间检查一下你的保险箱,看有没有被人撬过,武功秘笈和咒语宝典不知道还在不在里面。”
  “胡说八道,我的保险箱从来没人撬过!你会给我瞎编故事!下来!”南宫决明刷刷挥动鸡毛掸子,南宫兜铃用托盘一一挡下。
  师徒乱战,门铃“叮咚”作响。
  两人休战。
  南宫决明用鸡毛掸子指了指她,“我待会再教训你!”

  他走去开门,南宫兜铃缩在电视柜不想下去,免得师父转身是一掸子抽过来。
  南宫决明打开门,脸忽然露出惊喜的笑容,“师弟?你来了?”
  门外传来一声:“师兄,抱歉,说好十点钟到的,有点事耽搁了。”
  “没事没事,现在正好赶吃午饭。”南宫决明一边招呼着来人,一边对屋里喊了一句,“死丫头,快去淘米做饭,顺便烧水泡茶,你师叔来了。”
  南宫兜铃跳下电视柜,抱着托盘,好的看着门口。
  见南宫决明身后走进来一个身穿短袖白衬衫,背着绿色书包的年轻男子。
  “哦!是你这个贼头!”南宫兜铃走前两步,用手指着他鼻子。
  对方也立即认出了她,拨开她的手指,说:“原来真的是你。我果然没猜错,你应该是我师兄收的女徒弟,叫什么来着?”

  “大名南宫兜铃,你可以叫我南宫大人。”
  “初次见面,你好。”对方伸出手,想和她握手。
  还初次见面?二次见面才对吧!
  南宫兜铃无视他,没有回礼,站在南宫决明肩膀边,用托盘挡住脸,压低声音说:“这家伙之前抢了一个孕妇的皮包。”
  南宫决明立即摆手否定,“不可能,我师弟是一个正人君子,诚实可靠,从不做鸡鸣狗盗之事,他不会抢劫孕妇皮包的。”
  “我亲眼看见的。”
  “这事我可以解释。”男子说:“其实我当时正在帮那个孕妇追回被抢的皮包,不小心撞到了你,结果你把我误会成和那个小偷是一伙的,还和我纠缠了起来,无奈之下,我只好用‘入梦咒’暂时拖延住你,自己前去捉拿那个小偷。”
  南宫决明问:“那捉到了没有?”

  “跑是跑远了些,不过我用了地遁瞬移大法追去,幸好还是逮到了,我已经把他送进丨警丨察局。”
  “地遁瞬移大法很损阳气的,只是抓贼,不惜用这一招,师弟你太下血本了。”
  南宫兜铃眨眨眼,地遁瞬移大法?却,又冒出个她不会的法术。
  南宫决明说:“兜铃,我相信你师叔说的话。你误会他了。”

  南宫兜铃将信将疑,“真的是误会好。”
  南宫决明教训她:“我说过,你师叔那么正直,绝对不会说谎!你少废话,去泡茶!”
  “哦。”南宫兜铃哼了一声,走进厨房烧水。
  她透过门缝偷看客厅情况,见那人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和南宫决明这个老头子是同门师兄弟?
  扭送小偷到丨警丨察局这个功劳给他抢了,好不值。

  她端着茶壶茶杯走出去,一把扫开茶几乱糟糟的杂志,把托盘放在面。
  南宫决明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啊,师弟,没来得及收拾,屋里有点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