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死丫头!竟然这样对待式神!简直大不敬!”
  “物尽其用嘛师父。老是摆在架子沾灰尘,好歹用一次,也算让她感觉到自己是有价值的,不然红莲多么寂寞,成天没有机会出鞘,对了,切榴莲也行哦……”
  “闭嘴!”南宫决明怒了。“满嘴歪理!”
  南宫兜铃不敢还嘴,她此刻法力暂时消失,师父要是再教训她一次,这下屁股不开花才怪。
  她求情说:“师父,你责罚我本人吧,放了红莲,她不应该代我受过,像你说的,不可以这么粗鲁的对待式神。”
  “把鸡毛掸子拿来。”
  “吓?”南宫兜铃犹豫了。
  “不拿?那明天再说。”
  “行行行,我拿。”南宫兜铃从花瓶里拿来鸡毛掸子。

  南宫决明说:“自己打自己嘴巴三下。”
  南宫兜铃装模作样的打了三下。
  南宫决明站起来,抢过鸡毛掸子,南宫兜铃立马闭眼睛,客厅里“啪啪啪”三声过后,南宫兜铃嘴巴多了三道交错的红印。
  “这才叫打!”
  南宫兜铃委屈极了。
  南宫决明说到做到,丢开鸡毛掸子,走到红莲下方,念动“解缚咒”,红莲身的黑蛇瞬间不见。
  解开束缚的少女徐徐降落在南宫兜铃面前,垂下眼皮,双手作揖。
  “对不起,南宫大人。”
  “没关系,辛苦你了,红莲。”说罢,红莲也变成烟雾,窜进地板的唐刀内。
  南宫兜铃弯腰捡起唐刀,归刀入鞘。
  南宫决明恋恋不舍的说:“哎呀,你怎么叫她消失的那么快?还想和她好好聊聊的,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多好。”

  南宫兜铃怜惜的把唐刀放在刀架,回头看着南宫决明:“喂,师父,人家可是式神,这你也要下手?再说了,式神又不用吃饭。”
  “只是陪着我老人家坐一坐嘛,你看我每天对着你这个猪兜脸,我都快闷死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美女,你这么让她走了。一点也不懂尊师重道!”
  “我没力气再召唤她了,下次再约她陪你老人家,行吗?”南宫兜铃揉着红肿的嘴唇。
  “你说话要算数……”南宫决明啧啧两声,“你怎么把自己的式神打扮成那样?一点杀气也没有。”
  “我是照着日本动漫里的女主角设计她的,多可爱,是少了点杀气没错,但至少能让敌人分神,师父刚才,应该领教过了。”
  “她原来穿什么衣服的?”南宫决明摸着短短的胡渣。
  “她是唐代的武将之后,当然是穿唐朝武将的衣服!”
  “哦……那没什么女人味了,还是这套好,你下回能不能给她换一身护士装?”
  “欸,师父你为老不尊啊。虽然说,确实可以和式神发展出感情关系,乃至肉体关系,也是可行的,但是!”南宫兜铃正气凛然的朝天花板伸出一根手指头,“我们引魂派的宗旨是洁身自爱,一定要严格禁欲,不可以犯色戒的。说白了是出家,否则一旦失身,会法术尽失,永不能恢复!后果很严重的!”
  南宫兜铃背着手,“师父,反正你这宝贵的贞操都留了五十多年了,也不在乎剩下来的那么几年,你还是放过我家那位清纯貌美的红莲姐姐好吗,忍忍算了吧……”
  “你说什么!你在咒我早死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如此狠心!师父死了,谁来照顾我,谁来交房租,谁来供我学读书,谁给我零花钱?我一个孤儿,下半辈子,全仰赖师父你了,你万不能死!”
  “那对了!你还说什么浑话?你以后啊,要知恩图报!你这死丫头,等你再过几年,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理直气壮。”
  南宫兜铃问:“为什么再过几年我不能理直气壮了?”
  “你是还没有春心动,少女,走着瞧,到那时候,我不信你能给我洁身自爱!”
  “什么是春心动?”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都十八岁了,你在学校难道没有早恋?”
  “哦……你指的是早恋。!”南宫兜铃摇摇头,“我对学校里的男生没有兴趣,他们都笑话我。”
  “笑话你什么?”
  “我有阴阳眼,可他们谁都不相信,还给我取外号,叫我‘小神婆’。”

  “小神婆这个外号有问题吗?”
  “才十八岁被人婆来婆去的,你说我心里能舒服吗……”
  “我看是男生看不你这个丑八怪才对。”
  “师父,你说话凭良心!”争论间,有人敲门。
  “我去开!”南宫兜铃跑去开门。
  隔壁王婶站在门口一脸埋怨,“刚才怎么回事?隔着一堵墙都能听见你家乒乒乓乓,鬼吼鬼叫的?”

  “我在看电影,声音可能开的有点大,对不起啊王婶。”
  这里的邻居,并不知道民房里住着引魂派第二十七代和第二十八代两个绝世传人。
  他们也许连引魂派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
  “看什么电影?”王婶问。
  “侏罗纪公园。”
  “对了,几分钟前还发生地震了,你感觉到了没有?”
  应该是吞丸不小心砸到墙壁那一下,南宫兜铃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我不清楚,我看电影看得太入迷。”
  “这破民房,一下子摇摇晃晃,一下子停水停电的,房产商什么时候才开发这里?我好转手买个高价,然后搬家才行……”王婶说着,转身回她屋里去了,关门前再次警告南宫兜铃,“你看电影的声音别开那么大,影响我儿子学习。”
  南宫兜铃哦了一声,关门,撇嘴道:“却,你那笨蛋儿子,还学习?我看他能认字已经很走运了。糟糕!”南宫兜铃拍了一下额头。

  南宫决明问:“怎么了?”
  “忘记叫王婶赔我晾衣叉了。”
  “几块钱的东西,你好意思叫人家赔?自己去超市买一个吧。”南宫决明好像突然想起似的,“对了,兜铃,把屋子收拾干净,最好来个大扫除,腾一个空房间出来。”
  “才刚放暑假,这么快要准备过年了?”
  “不是过年,是你师叔要来住几天。”

  “师叔?”南宫兜铃一头雾水,“你可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我还有个师叔。”
  “你别问,见了面你认识了。快去整理屋子!”
  南宫兜铃拿起墙边靠着的茯神金叉,将它妥当的放到屋子一角的神位前。
  这个神位供着一张“岩陀祖师”的画像,画像前摆着红木神桌,左边竖着茯神金叉,右边立着木人桩,平日里师徒二人练武用的。
  神桌的供品相当简单,间一盏香炉,两边四盏棉芯油灯,仅此而已,没有供奉任何水果鸡鸭。
  南宫兜铃顺手点了三支香,恭敬的托在额头,对岩陀祖师拜了拜,“祖师爷爷保佑,愿我能够给清华大学录取。”
  高考刚刚结束,南宫兜铃每天都在忐忑的等着录取通知书,她第一个志愿填的是清华大学。
  南宫决明冷哼一下:“能考个本地的野鸡大学,你偷笑吧。”

  “我志向没那么低!我是要出国留学的。”南宫兜铃虔诚的把三炷香插进香炉。
  “你要是出国,谁留下来斩妖除魔?岩陀祖师千年前创立了引魂派,旨在拯救苍生,超度冤魂,降妖伏魔,曾经立下过规矩,门下弟子,不可以随便离乡背井,必须守护故土,造福父老乡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