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3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很合逻辑。”萧晋冷笑,“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的复杂性。动物伤害同类,无非就是抢地盘和果腹这两种目的,只有人会为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甚至玩乐的初衷去伤害他人,这是专属于人心的阴暗和卑劣。
  也因此,不管是杀人也好,放火也罢,人世间大部分的罪恶都还能归进‘人类行径’的范畴,唯有贩毒者是不能再被称之为人的。他们已经彻底丢掉了人的底线,把灵魂送给了魔鬼,无限接近于地狱的恶魔。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是人就会有恻隐之心,即便大奸大恶之辈,心中都肯定会有一方他人无从知晓的柔软净土。
  魔鬼在成魔之前,也是当过人的,强大的惯性力量会让他们在平日里依然保持着人、甚至然好人善人的状态。
  但是,就像画皮一样,魔终究是魔,归根结底都是要吃人的!
  不管它们外在表现的再好再温柔,都无法弥补它们胸腔内已经没有人心的事实,不触碰到它们的隐秘还好,一旦有人威胁到了它们的核心利益,它们就会瞬间现出原形,张开獠牙和血盆大口吞噬掉所有威胁,哪怕是至爱至亲也不例外。
  所以,小柔你要记住,一个人只要贩过毒,那他就完全失去了再当人的资格,不管是否有什么苦衷,或者已经放下屠刀,见到了都一定要远离,不要对他们抱有任何幻想。
  人会变成魔,但魔永远都不可能再恢复成人!”
  说完这番话,萧晋特意看了贾雨娇一眼,见她低头沉默,神色复杂,心中就暗暗叹了口气。

  感情,是人类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弱点,或许,也是人与神之间最大的不同。
  没人能够做到完全用理智来思考问题,就像“大义灭亲”永远都是一个悖论一样,血脉亲情都灭了,那所谓的“义”还是干净的“义”吗?
  司徒金川不仅仅是贾雨娇的初恋,还是她整个青春的证明,她不可能也根本做不到在心里将他归类到魔鬼的角色中,这与爱情无关,只是单纯的情感倾向。
  所以,萧晋没有再继续劝说什么。劝也没用,这种事儿只能靠当事人自己调节。

  离开夜总会,萧晋将陆熙柔送回别墅,然后来到了诗咏国际。
  “我的大姨子,你要不要这么工作狂啊?都已经开始打动员剂了,怎么还天天在这里呆着,公司离了你就不会转了么?”一进办公室,他便对办公桌后面的董雅洁劈头盖脸的一顿训。
  董雅洁很难得的没有跟他怼,瞥他一眼,说:“原本我也是打算这几天好好休息的,没成想那个动员剂打完仅仅只是有点发热腰酸,其它什么感觉都没有。一天只打两次,剩下的时间纯闲着无聊死了,倒不如过来做点事情。”
  “发热腰酸都不够,你还想要什么感觉呀?”萧晋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没好气的说,“非得疼的死去活来才舒服?”

  董雅洁惬意的享受着他的关心,微笑说:“你不是女人,不知道一点发热和腰酸对于女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来例假的时候可比这个难受多了。”
  “这不是能不能承受的问题。”确定了她的身体没什么问题,萧晋摇头道,“明天打完动员剂,后天就要正式采集造血干细胞了,虽然那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损害,但消耗还是很大的,多休息休息总没坏处。”
  “好吧!”见他说的认真,董雅洁就合上面前的文件,起身伸着懒腰说,“你是我的医生,就听你一次吧,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冬天已经过去,气温早已开始回升,办公室里中央空调又开的很足,所以董雅洁的上身只有一件非常中性的白衬衫。
  伸懒腰时,她双臂举起,衬衫的腰部被拽出了一道道褶皱,欧派则将前胸衣襟绷的紧紧的,萧晋好像听到了纽扣不堪重负的呻吟,似乎下一刻就会飞出去一样。
  啪!脑门上挨了一巴掌,董雅洁与他擦身而过,到酒柜前倒了杯酒给他,凶巴巴的威胁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萧晋厚着脸皮笑。

  两人仿佛都忘记了之前的那场争执,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理念上的相悖,不是想改就能改变的。
  因为马上要采集造血干细胞的缘故,董雅洁不能喝酒,还要多补充维生素,所以她让秘书李思慧送了杯果汁进来,坐进沙发里边喝边道:“早晨给菁菁打电话,听她说,青山镇那边遇到麻烦了?”
  “是有点儿事儿,”在她对面坐下,萧晋回答说,“巡抚衙门里的长史可能有个皇帝梦,所以对他爹妈坟墓的风水非常看重,隔了一两公里都不愿意。”
  董雅洁犹豫了一下,说:“需要我帮忙么?我……家里有长辈跟巡抚大人私交不错,只要咱们占着理,事情就好解决,那长史就算再硬,终究只是巡抚衙门里的一条老狗罢了。”
  萧晋知道她所说的“长辈”就是她爷爷董千秋,也只有董千秋的级别有资格与巡抚相交。不过,既然人家都顾忌着他的感受没有明说,他自然不会傻不啦叽的挑明。
  呵呵一笑,他说:“呦!大姨子说话就是提气,让我们头疼不已的人物,在你嘴里就只是一条老狗,真是让人想羡慕都羡慕不来呀!”

  “那么贫呢?”董雅洁娇俏的白他一眼,“需不需要,给个准话儿。”
  “我还是自己来吧!”萧晋摇头,“不想欠你人情,要是还不了,回头你像我欺负你似的欺负我,那我多亏呀!”
  “去你的,不用拉倒!反正钱都在我的账上,那边不弄清爽了,一分钱的投资都不会到位,你自己看着办。”
  萧晋摇摇头,也懒得再跟她掰扯那些资金到底是谁的,只是说:“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常给菁菁打打电话吧!今天上午她去见过金景山,碰了个软钉子,金景山能混到今天的地位,肯定不是蠢货,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摸清楚了平易风险在天石县的情况。
  因为我要在天石大酒店的归属问题上坑一个人,所以巡抚衙门里已经有领导在过问天石县的事情了,保不齐金景山也会趁机插一脚,可想而知菁菁到时候的压力会有多大,她最信你,也最崇拜你,你多帮她出出主意。”
  “天石大酒店?”董雅洁眉头微蹙,“我记得,雨娇好像也很想得到它吧?!”
  萧晋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将自己与贾雨娇的计划说了一遍,然后道:“既然陈正阳先对雨娇姐出了手,那就怪不得我们反击了。
  当然,这次只是小小的惩戒一下不安分的陈康安而已。小王八蛋明知道我跟雨娇姐的关系,还利用卧底坑她,不割几块他的肉,估计他都不知道什么叫疼!”
  董雅洁很不爽,斜着眼问:“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她,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啊?”萧晋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嬉笑着说,“反正我亲她的次数没有亲你的次数多。”
  “滚!”董雅洁顺手就把一个抱枕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
  他哈哈一笑,拿开抱枕,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液,起身说:“走吧!时候不早了,我请你吃饭。”
  日期:2018-02-0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