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0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惭疚地摇摇头,道:“是,我错了。”
  “建立在政治基础的交易婚姻本来就很脆弱,经不起时间考验,以周小容易冲动不计后果的性格,离婚会象结婚一样突然,这是意料中的事,你为何表现得如此吃惊?”爱妮娅严厉地说,“是不是怦然心动觉得有破镜重圆的机会?如果你这么想,哪怕只有一闪念,就注定将栽到她手里!”
  近年来很少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方晟讲话,此时他却被训斥得心服口服,唯唯喏喏,深知她完全出自公正的立场,为了自己的仕途考虑。
  “再骂下去,我该无地自容了。”他道。
  她不理他的碴,沉思了两三分钟,道:“给周小容打个电话,表明你的态度,记住语气要坚决,不要留尾巴,不必顾忌昔日感情,多想想正在保胎的赵尧尧,还有京都的小宝!”

  在她面前方晟永远没脾气:“好。”
  谁知她接着说:“现在就打,当我的面!”
  “什么?”他吃惊地望着她,良久才说,“我……我没有她的号码……”
  “我有。”
  爱妮娅说着开始翻号码簿,方晟期期艾艾道:“可我还是……”

  她脸一沉:“你们不就同丨居丨过吗,有什么不能当我的面说的?我连高中遭性侵的**都坦露了,你俩的话题能超过那个尺度?用免提,我要全程监听!”
  方晟觉得爱妮娅太强悍了,这种人怎么会有心理障碍?
  翻了会儿,她把号码报出来,方晟无路可退,只得打开免提键,平生第一次在别人监听下与周小容通电话。
  铃声只响了四五秒即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
  “喂,是方晟吗?怎么知道我的号码?”话中带着笑意,非常开心的样子。
  方晟顿时心酸,脑中想到的只是她大学时期的好,满肚子知己话要说,可抬眼看看冷若冰霜的爱妮娅,冲到嗓子口的话又硬生生咽回去,道:
  “上次我和尧尧婚礼前,你去过潇南?”

  周小容语气顿时冷下来:“赵尧尧在我眼里只是负责传递包裹的,永远都是!”
  方晟正待反驳,爱妮娅劈手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不必纠缠谁对谁错,否则半个小时也说不完。遂道:
  “小容,别纠缠于过去的事了,那几年大家都很不容易,特别我在三滩镇方塘村做大学生村官的时候,如今好不容易和尧尧走到一起,个中曲折难以言说……”
  说到这里见爱妮娅手指在腹部划了个圈,暗想难怪她非要用免提,出招果然狠辣,只得继续说,“目前尧尧怀孕了,正安心养胎……”
  “啊!”这个消息对周小容打击很大,沉默半晌失落地说,“你俩动作真快,我是不是该表示祝福?”
  “谢谢,我也祝福你早日找到称心如意的郎君,过上安逸幸福的生活。”这是方晟的心里话,语气真诚。
  周小容又沉默,好一会儿突然说:“我不会再找别的男人了,方晟,我还想跟你在一起!”
  方晟如遭雷殛,呆呆说不出话来。
  爱妮娅手指在他眼前划了个Z字,意为“赵”,方晟顿时醒悟,狠狠心道:“一心不可二用啊,小容,我……我不能辜负尧尧,以后,你安心在碧海,我和尧尧打算扎根于黄海!”

  “方晟,你变了,”周小容幽幽道,“大学时你绝对不可能对我这么狠心,而是宠着我,惯着我,我一生气你象天掉下来似的诚惶诚恐,还记得吗?”
  确实如此!若非爱妮娅全程监听,他的确不会这么说话,这时更体会到爱妮娅的良苦用心。
  几个女孩里爱妮娅认识他最晚,也没突破朋友界限,但比赵尧尧和白翎更了解他,不,简直把他看透了!
  方晟叹了口气:“小容,不是我变了,而是我们所处的环境变了,那时我是你的男朋友,而现在我是尧尧的丈夫,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周小容赌气地说:“我要你说,在你心里最爱的女孩是谁?我,还是赵尧尧?”
  爱妮娅歪着头含笑听着,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如我刚才所说,”方晟对此早有准备,“大学时代最爱的是你,现在是尧尧……”
  “我是你生命中第一个女人!”周小容带着哭腔说,“还记得那个情人节你惊慌失措的样子,还有总是使不上劲还是我帮了你……”

  方晟狼狈不堪地瞅瞅爱妮娅,连忙打断道:“别说了!我不会忘记青葱岁月的所有回忆,但回忆终究是回忆,也许……再隔十年、二十年,等我们都能以从容相对时,可以坐到一起共同缅怀……”
  周小容冷笑一声,极为失望地说:“一下子把我推到十年后,就是说能见面都不肯?”
  “我想,还是不见为好。”方晟坚决而镇定地说。
  周小容没再说什么,话筒里只听到她细细的呼吸声,然后便挂断了。
  方晟只觉得嗓子干得发涩,仰头喝光杯中茶。爱妮娅边替他加茶边问:
  “我是不是碍事了?”

  “那就好,我有个疑问,”她十指交叉在胸前优雅地问,“为什么使不上劲?”
  方晟嘴里还有一小口茶差点喷出来,脸憋得通红,半晌恼怒地说:
  “爱总,爱小姐,你是未婚女孩好不好?不可以问少儿不宜的问题!”
  爱妮娅不以为意,或许只有在他面前才能完全放下伪装,悠悠道:“我有性经验,不过被迫而已,所以更不明白使不上劲是怎么回事,要换冰清玉洁的处丨女丨根本听不出这句话内涵,是不是?”
  总觉得和她讨论此类问题怪怪的,就象樊红雨带着怀孕目的找他“帮忙”,有时夜里醒来他很茫然,诧异自己为何总遇到常理无法揣测的怪事。
  “好吧,那是一个关于我的隐晦笑话,别再提了好不好,否则会打击我身为男人的自尊。”他举手作投降状。
  “不行,”她又祭出惯用法宝,“我连自己……”
  “说就说,”方晟无奈,“当时我是纯情小男生,对于性一无所知,因此和周小容第一次时折腾半天不知道从哪儿进……”
  没等他说完,向来沉稳内敛的爱妮娅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丰满高耸的胸部一晃一晃,然后指着他笑道:“真有意思……难怪她记得如此清楚……有句成语‘三过家门而不入’大概影射你吧?”

  “今晚允许你嘲笑一次,以后不准再提,不然我真的很生气。”方晟警告道。
  爱妮娅又笑了一阵,终于安静下来,若有所思道:“其实周小容没有笑话你的意思,而是忘不了你当时青涩害羞的模样。”
  方晟陷入沉思。对他而言,又何尝能忘却周小容从女孩成为女人瞬间,那惊惶万状、楚楚动人的脸庞?那时她才二十岁,无论心理还是生理都没有完全做好准备,与前不久同样被破瓜的樊红雨迥然不同。
  爱妮娅轻叩桌沿打断他的思绪,又微笑着道:“还有个问题我很好奇……”
  他最怕她好奇,赶紧道:“以后再问吧,今晚……我心情很差。”

  “不行,难得有时间坐下来密谈,”她执著道,“你经历了三个女孩,老实回答我哪个最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