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0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邱海波也不甘寂寞,邀来京都著名的九夏连锁酒店出资收购海陵。方晟和庄彬明知九夏不过是卓雄利用的幌子,却假装不知道,任由他们通过于铁涯直接推进收购进程,反正海陵是私营企业,收购本身并不存在任何障碍。
  小宝病愈后,白翎在京都逗留了一个月又回到黄海。当听说赵尧尧怀的也是儿子,不免微酸,好在方晟特意提到小名叫小贝,排名列小宝之后,才开心起来。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傍晚,樊红雨突然来到他办公室,习惯性反锁好门。方晟皱眉,终于忍不住道:

  “不管公事私事,我们低点声就行,你这样做反而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樊红雨道:“谈论公事和私事的语气、神情能一样?人家一看就明白,不如锁门任由猜测,反正没证据。”
  “好象有点道理,”方晟无奈,“今天找我有啥事?不是说当作没发生吗?”
  这期间开了一次常委会,樊红雨如所说的恍如陌路,对他丝毫不假辞色,方晟有些耿耿于怀。
  她脸颊有点红,迟疑半晌道:“那个……又来了……”
  神情间无比沮丧。
  方晟呆了半晌终于明白过来,失声道:“怎么可能,你明明说算好最佳受孕期……”
  “嘘,轻点声!”她急得轻轻跺脚,脸上更是羞得通红,良久道,“要不……还得辛苦你一次……不,最好两次……”
  这种辛苦事相信世间男人打破头抢着做,方晟心里乐开花,却面露难色:“不太好吧……”
  樊红雨烦恼地摇摇头:“听起来是很……最近家里几乎每天都有电话,催促我赶紧跟宋仁槿……他也被逼得压力山大,居然动起到医院借精生子的主意,我可不想生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再帮帮我好不好,就……就两次……”
  本想继续拿她开心,这里走廊间传来说话声,方晟做贼心虚怕被人发觉,忙不迭道:“好吧,具体时间地点再议,不过你得算好日期。”
  “嗯。”她头垂得更低,感觉跟毫无关系的男人谈论受孕日期简直太荒唐。
  两天后樊红雨去梧湘总工会衔接近期工会系列活动的具体安排,隔了一天,方晟到市正府回报景区二期工程的规划。
  应该说做到常委这个级别,除了必不可少的会议和活动,时间安排方面有很大的自由度,外出跟县委书记、办公室打声招呼即可,理由随便编,没人闲得无聊盯在后面核实。
  之所以把地点放到梧湘,首先是安全问题,不管多么小心谨慎,两个常委连续两个晚上幽会,难免露出马脚,黄海太小了,任何一个细微的环节都有可能暴露真相;其次是白翎的监管,她受过特殊训练,对于秘密活动有近于职业本能的敏感;还有方晟与白翎在欢爱方面旗鼓相当,稍稍发挥失常便会察觉,何况与樊红雨连续两次,到时少不得严加拷问。
  经过精心挑选,方晟看中市区东南角的先锋大酒店。先锋是五星级酒店,按惯例丨警丨察不会轻易进去检查,且它处于城郊结合部,离黄海到梧湘的高速口比较远,黄海干部或企业老总如果出差不可能舍近求远。

  说来说去,安全必须放在首要位置。
  只花了半天,樊红雨到梧湘总工会把事情办完,就躲到酒店里足不出户地耐心等待。方晟第二天中午赶到,自然开了个房间,洗漱之后悄悄溜到她那边。
  门一关上,两人四目相对,表情都有些尴尬。为了生孩子做这事,倘若传出去真的匪夷所思。
  大家族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啊。

  她的头几乎垂到胸口,低声道:“你……先上床,我,马上就……”
  他笑嘻嘻走到她面前,手指托起她下巴,道:“有点情调好不好?酝酿好情绪,小宝宝更活泼聪明。”
  “是吗?”她对这些一无所知,半信半疑道,“那怎么办?”
  方晟温柔地说:“你别动,一切听我的。”
  说罢开始褪她的衣袍。他的动作很慢,似乎很享受她衣着整齐到一丝不挂的过程。她涨红脸一声不吭,闭上眼任由他轻薄。感受身体清凉,一双手掌上下游走,之后被横抱上床,火热的嘴唇吻了上来。

  除了施健,这是第二个男人吻她。她不太喜欢跟没有感情基础的他接吻,皱着眉头避过去,但他强硬地调整姿势又吻上来,无奈之下只得顺从。紧接着他的唇一路向下,从脖子到乳峰、肚脐、腹部,然后是茂盛的花园……
  上次方晟中了迷药处于狂暴状态,没有**,下手毫不怜香惜玉,那种撕裂般的痛苦一度让她非常恐惧,感觉小说、影视中形容的万般**只是神话。这回他下足功夫,使她真正体验到其中的乐趣,花园里泥泞不堪,洪水泛滥,饶是再三矜持终究忍不住发出呻吟声。见她眼神迷乱,方晟才缓缓进入……
  达到电闪雷鸣的巅峰时她放开嗓子叫起来,声音之大让方晟赶紧捂住她的嘴,她已完全被征服,双臂紧紧搂住他宽厚的身子,痴痴看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事毕,她疲惫不堪地睡着了,方晟不敢多逗留,悄悄回房间稍作休息,下午到市正府分别找许玉贤和韩子学,回报景区计划近期向省里申请二期工程的设想。两人都表示全力支持,许玉贤当即打电话给姜主任,姜主任则语带玄机地说有小方与怡冠方面沟通,肯定没问题。
  听了这话,许玉贤目光灼灼。方晟连忙强调与爱妮娅纯粹工作关系,许玉贤只是笑。
  中国人影射男女关系的方式通常很高明,看似什么都没说,比说出来更有杀伤力,而你偏偏没法解释,有时越解释越乱。
  韩子学则详细了解于铁涯等人的情况,提醒方晟不要为了斗而斗,同时注意斗的技巧,最好能分化三人关系各个击破。方晟暗想樊红雨是被自己破了,另两位可能有点麻烦。
  谈完工作已过了下班时间,韩子学硬拉他到食堂吃工作餐,两人都不喜饮酒,简单四碟小菜,一瓶啤酒,又聊些梧湘的政局。韩子学暗示许玉贤手段不够强硬,面对秦阳为首的保守势力,有时显得进退失据,何省长至少两次在公开会议上表示过不满。
  “换届在即,这可不是好兆头。”方晟忧心忡忡。
  “我也很担心,不过他反而自信满满的样子,没因为何省长的态度而消极,”韩子学奇怪地说,“莫非他在省里还有别的……”
  “应该没有,否则不可能在政策研究室呆那么长时间。”
  “形势总是不断变化的。”
  两人边聊边吃,两个多小时才结束。打车回先锋大酒店,下车后出于谨慎,他绕到黑暗偏僻的后门,沿着狭小的人行道走了几分钟,陡地前面传来说话声,似乎有点熟悉。他一惊,下意识躲到苗圃灌木丛间,随即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隔了会儿有人说:
  “开车注意安全……”
  是许玉贤!方晟头皮发炸,暗想运气真差,偷情都能被市长撞到。
  只听许玉贤继续说:“你应该休息一晚明早回去,不会影响上班。”语气出奇的柔和。
  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跟自己一样,也挑在先锋秘密会情人?
  正胡思乱想,另一个声音简直让方晟魂飞魄散,若非紧咬牙关,恐怕要叫出声来。
  “我没事,主要怕影响你。”

  那女人说话更为温柔,赫然是方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