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0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家要求我和宋仁槿必须要有个孩子,这是同意全力帮助樊家子弟提拔的前提!宋仁槿是长子长孙,本身仕途顺利,目前在晋西省任劳动厅常务副厅长,下一步将调到省宣传部任常务副部长,由副厅升正厅。可就是孩子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他的弟弟宋仁勤到英国交流留学,好像不太想回国,女朋友似走马灯一样换个不停,就是不肯结婚当然也不会生孩子,妹妹宋仁杏倒是早早结婚,男方也同意如果是儿子就姓宋,偏偏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怀孕……”

  方晟不禁低头看看床单上的鲜血,忍不住问:“那你……”
  她咬着嘴唇道:“那个死变态,看到他就恶心得要吐,休想碰我半根毫毛!就算他愿意勉强试试,我还怕被传染那些病呢。后来他主动提议随便我在外面找男人,只要生下孩子就算他的……”
  “世上真有这种人!”方晟失声道。
  “可我樊红雨焉出身传统保守的军人世家,岂是随随便便的女人?本来就没有男性朋友,也不敢在京都朋友圈乱来,想来想去,只有施健……他是我的初恋,把处丨女丨之身献给他并怀他的孩子我心甘情愿,所以才厚着脸皮不知廉耻地到军区……唉,也许他猜到我心意,连见面都不肯。而家族内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从老爷子到父母、伯伯叔叔轮番上阵,我一度濒临崩溃的边缘,这时你说了四个字让我眼睛一亮。”

  方晟已忘得一干二净,茫然问:“什么?”
  “另想他法,”她一字一顿地说,“我听了之后豁然开朗,心想为什么非得在施健那棵树上抱死?方晟不就是理想人选么!”
  他嘴张得老大,良久才说:“原来……当时你就开始打我的主意?”
  她苦笑:“只是想想而已,主要考虑你和白翎生了个儿子,换普通男人难免会人前人后炫耀,你却守口如瓶,反而白家有意无意放风,说明你值得信任。不过你我立场微妙,樊白两家明争暗斗,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如何更进一步很伤脑筋。那晚我心烦意乱,独自喝酒消愁不知不觉醉了,你正好及时出现……唉,你说是不是缘分?”
  方晟骚骚头,暗想纯属巧合好不好?
  “坦率说吧,在卫生间里我还有一丝清醒,衣服是我主动脱的,也感觉到你有点心动,还悄悄摸了我一下是吧?”她露出狡黠的微笑,“可惜你还是临阵退缩,可惜……不过从那时起我已坚定决心,你即将是我孩子的爸爸!”
  “所以你逼我许诺,昨晚又让曾书记叫我陪同……”
  “我查过,昨天应该是最佳受孕期。尽管做足准备,还担心你不肯——白翎生了个大胖小子,赵尧尧也在森林公园保胎,你根本不缺孩子,更不缺女人,我没法也没脸面说服你做这件事,因此不得不在茶里下了点药……”
  说到这里她羞愧地低下头,方晟恍然大悟,难怪昨晚不时有难以抑制的冲动,而且茶喝得越多,感觉越强烈,原来中了她的套!
  可退一步说,就算没下药,当樊红雨松开浴巾露出曼妙绝美的**,方晟觉得同样会控制不住。
  她勇敢地抬起头,道:“虽说我动了不少心机,不过……把处子之身给你,至少不算吃亏吧?请放心,今后我绝对不会纠缠你,不会要求你负责之类,儿子属于宋家,父亲是宋仁槿,而我还跟以前一样与于铁涯、邱海波同一阵营,在常委会跟你作对,明白我的意思?”
  闹了半天除播种之外没捞到半点好处,不是白干吗?方晟暗自腹诽,转而笑道:“你觉得是儿子?那可难说,万一是女儿怎么办?”

  她听出他话中促狭的意味,俏脸飞红,挥挥手道:“以后再说啦,”她看看手表,“这会儿凌晨四点半,正好外面没人,你赶紧走吧!记住我说的话,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方晟微微一动觉得全身酸疼,四肢乏力,发牢骚道:“你下的什么药,后劲也太大了,我根本没力气爬起身……还有那种事之后男人需要休息,明白吗?现在回家哪里睡得着?让我再眯会儿!”
  说罢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樊红雨虽恨得牙痒痒也没办法。她不想象小女人似的躺到他身边,但昨晚方晟急风骤雨般的进攻是人生初体验,剧痛不止又骨酥筋软,说不出的奇特滋味,令她困乏绵软到极点,能从床上转移到沙发并穿戴妥当,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无力再动弹半分。耳边听着他沉沉的呼吸声,没多久她也香甜地入梦。
  一沉睡到八点多钟,两人不约而同惊醒,自然是手忙脚乱。方晟简单梳洗后四下张望好一会儿,不敢乘电梯,从安全通道一步步下楼,蹿进后门服务区,混在后勤杂役人员里出了酒店。樊红花则看着血迹斑斑的床单发愁,考虑良久,决定收起它作为纪念,酒店那边直接认赔了事。
  回到家,先打电话了解小宝的病情。白翎说没什么大事,就是高烧不退,昨晚换到京都市中医院,请擅长儿科的老中医开了两贴方子,喝下去后效果明显,夜里体温基本正常,小宝难得睡了个好觉。白翎还开玩笑让他再坚持几天,等小宝痊愈就回黄海。方晟有些惭愧,暗想你一走,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草草洗了个澡,冲掉昨晚暧昧的气息,方晟驱车来到森林公园。赵尧尧正戴着草帽、身穿防晒服准备在林荫间散步,见了他便拉着一起过去。途中平时沉默寡言的她宛若换了个人,絮絮唠唠讲胎动,讲做的关于孩子的梦,讲未来打算,大有替未出世孩子已安排好人生道路之势。

  “前几天B超结果怎样,男孩还是女孩?”方晟问。
  赵尧尧嗔怪地白他一眼:“如果女孩呢,你不喜欢?”
  “谁说的,要提前起名字、准备衣服等生活用品,不知道性别怎行?”
  “男孩,你给起个小名。”
  小宝的名字是容上校起的,头一回享有命名权,方晟非常慎重,边走边琢磨,蓦地眼睛一亮,捡起乱草中的贝壳,道:
  “海边多贝壳,为纪念我们在三滩镇相识相知,以及难忘的工作经历,就叫小贝!”
  他心里另一层含意是有排序的,宝贝,白翎的儿子叫小宝,弟弟当然叫小贝了。
  “小贝……”赵尧尧默默念了几回,展颜笑道,“挺不错,我很喜欢,就叫小贝吧,大名呢,要不要按方家家谱什么的?”
  方晟失笑道:“普通老百姓哪有那么多讲究?名字顺口吉利就行……”这样想着,思绪不由开了小差。白翎的儿子归了白家,昨晚播下的种子不管男女肯定姓宋,可怜自己三个孩子到最后只有一个姓方,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更加怜惜地搂着赵尧尧的肩头,见四下无人在她唇上蜻蜓点水地一吻。
  赵尧尧也回了吻,认真地说:“聪聪的大名叫什么?我们可以按顺序排下去。”

  “各归各吧,方家又不是什么大家族,”方晟思索良久,道,“方海涛,这个名字如何?”
  赵尧尧对文字的感觉很好,略一玩味道:“涛字有点险,不如换为潮。”
  “方海潮……”方晟点点头,“不错,还是海涛的意思,但更有内涵和韵味……再想想吧,不急于确定,反正有的是时间……”
  两人在林间走了两个多小时,方晟腰酸背痛,暗骂樊红雨下的药副作用太大,却不敢在赵尧尧面前说累。
  燕腾集团正式落户黄海,经过县委、县政府不遗余力地宣传,外界好评如潮,纷纷夸奖于铁涯有能力有办法,竟能招商引资到巨无霸级别的央企,连梧湘市领导都在会上公开表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