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0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银行贷款问题。县长办公会邀请工行、农行、建行、中行等四大国有银行会办,决定由燕腾在潇南的分厂提供担保,分三期共借款六千万元,每期五年。
  配套设施即快速公路问题。双方均作出让步,燕腾集团从分厂往港口方向修,开发区从港口往分厂方向修,各负责十五公里,但燕腾集团的路段里有十公里已由液化气厂和纸箱厂修好,因此向开发区贴五公里修路费用。
  解决了最棘手的矛盾,在于铁涯催促下双方很快签署合同,紧接着燕腾集团派来专家组进行地质勘探、测算测量相关技术参数,确定厂房布局,两周后施工队进场开始热火朝天的作业。
  又是一周匆匆过去,周末白老爷子打电话说小宝发烧了,白翎二话不说立即赶往省城坐飞机回去。方晟本想和她一起去,车子开到高速入口又被叫回,曾卫华临时安排他参与接待梧湘市团委领导,此次专程来黄海进行基层团组织活动的调研走访工作。
  樊红雨分管团委、工会等部门,是欢迎晚宴的主接待。方晟匆匆赶到后不免有些奇怪,觑个时机悄悄问:
  “团委这种部门县里有你出面足够了,曾书记为何把我叫来?”
  她面带微笑道:“我向曾书记建议的,说你跟市团委领导比较熟悉,有你参加气氛更好些。”
  “他们中间我一个都不认识好不好?”方晟莫名其妙。
  她笑意更浓:“记得赔偿的承诺吗?”
  说着转身过去与团领导们攀谈,留给他大大的疑问。
  晚宴开始,出乎意料的是樊红雨非但自己滴酒不沾,也不让方晟喝,说他重感冒正服用头孢,客人们都懂医学常识,遂不再勉强。劝酒主力是县委办主任陈复达和接待办两位副主任,席间有方晟妙语连珠,樊红雨偶尔透露些京都政治圈秘闻,推杯换盏,氛围宽松而热烈。
  散席后方晟和樊红雨陪同领导们去酒店休息,正巧也安排在冬诚大酒店,安排妥当后樊红雨使个眼色,方晟在楼下转了一圈,悄悄来到她的房间。

  与上次的冷清不同,房间刻意布置一新,空气里有股淡淡的馨香。
  “喝杯茶吧,朋友从云雾山带的新茶,据说八千多元一两。”她端上热气腾腾的茶。
  他啜了一小口,笑道:“就是说两杯茶起码值四五千?”
  “嗯。”她坐到对面,看着袅袅升起的雾气,目光游离,不知想些什么。
  默默喝了几口茶,感觉有些燥热,方晟便有告辞的念头,遂道:“连续几天接待有点累吧?没事我先走一步。”

  “等等……”
  她喝了会儿茶,幽幽道:“想必白翎说过,宋樊两家联姻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樊家是军中唯一能与白家抗衡的力量,势力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和东北、以及西北部分省份。宋家在京都属于老牌红色贵族,二十年前也曾叱咤江湖,威风八面,近十年前随着于家、陈家等大家族整体政治地位进一步巩固提升,势力此消彼涨之下,宋家明显呈衰落之势。在此背景下,宋家主动向樊家伸出橄榄枝,让宋仁槿娶了樊红雨。
  樊家为何明知宋家颓态毕露,还愿意联姻呢?关键在于樊家新生代只有一人愿意留在部队,其他纷纷转业到东南数省任职。宋家虽然在京都失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多名宋家子弟牢牢控制住省长、组织部长、纪委书记等要职,是樊家打通上升渠道的关键。
  想到这里,方晟道:“有消息说今年有两名樊家子弟面临正处升副厅,还有一个想提副部?”
  樊红雨眉头紧锁:“提副部的是我小叔,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坐五年了,再不提大概下一步就是进人大,所以……”
  “你是联结两家的桥梁,樊家需要通过你提要求,让宋家不遗余力地帮忙?”

  “宋仁槿的情况你也知道吧,”说到这里她脸上泛起红晕,看得他心中一荡,不由自主有了反应,赶紧大口喝茶来掩饰,她续道,“从去年起我就想离婚,可大家族的苦衷……”
  想必樊家上下软硬兼施,晓之以礼,动之以情,让她进退两难。
  他附合道:“我听说过不少类似事例,最终双方凑合着过,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我。”
  她深深叹息:“我早就做好凑合过一辈子的准备,然而宋家还不知足,趁这次关系到樊家切身利益的人事调整,居然向我提了个很过分的要求……”

  “嗯——允许宋仁槿把男朋友带回家?”方晟胡乱猜测道。
  她蹙眉道:“你竟想到那个?恶心死了,不准再提!”
  “那宋家的要求是……”
  朦胧的灯光下她白皙的俏脸楚楚动人,身上似乎散发出甜甜的栀子花香味,几乎让方晟把持不住,有凑过去亲吻的冲动。转念又有点奇怪,他生命中几个女孩姿色都不输于樊红雨,为何那股冲动愈来愈强烈?
  “你猜?”她歪着头含笑道。
  方晟觉得口干舌燥,又喝了一大口茶。这时她突然起身进了卫生间,道:
  听到里面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方晟脑中泛出前所未有的邪恶念头,恨不得冲进去施暴!
  不行,肯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方晟仰头喝掉杯中茶,捂着肚子打算来个不告而别。孰料人影一闪,樊红雨亭亭玉立出现在卫生间门口……
  樊红雨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卫生间门口,衣服悉数不见,裹着一条洁白的浴巾,满脸羞涩看着方晟。
  方晟呆住了,不知所措看着她。
  樊红雨手指一松,浴巾缓缓散开,露出玉圆珠润的**,灯光下仿佛罩了层晶莹的亮色。
  霎时方晟体内有根弦“嘭”地断了,疯狂吞没了理智,冲动压倒了谨慎,大步上前紧紧搂住她狂吻不已,然后抱向大床。樊红雨也不反抗,只在他耳边喘息道:“慢一点,别着急……”
  娇喃的声音更激起他的**,体内澎湃汹涌的岩浆翻腾咆哮,急需宣泄的出口,急需突破、冲击、喷涌而出!
  冲刺时似乎有所阻碍,似乎听到她娇吟数声,声音低沉而遥远,他根本顾及不上,也没工夫细究那么多,而是奋力前进、反复耕耘,宛然把身底下的女人当作白翎,或是赵尧尧……
  “轰”,久蓄的惊天能量终于爆发!
  方晟象是完成一场艰苦卓绝的马拉松,几乎耗尽全身力量,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也无力说话,揽过身下女人便沉沉入睡。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依然是朦胧的灯光,怀里的女人已经不见了。想到昨晚发生的荒唐事,方晟一个激灵坐起来,才发现樊红雨正衣冠整齐地坐在对面沙发上,目不转睛看着他,眼中充满不可捉摸的玩味。
  床上血迹斑斑,到处都是大片触目惊心的鲜红,他更觉得惶恐,似乎陷入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
  “怎……怎么回事?”他吃吃问,冷汗已浸湿后背。
  樊红雨恢复平时温婉平静的语气,道:“昨晚说到宋家提出过分的要求,是吗?”

  “……”方晟汗颜,好像事态就从那时起失控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