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5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骂人。”女人纹丝不动:“都是出来混的人,要讲道义,要不是我你刚才就被抓了!”
  我恨着她,一时无语。
  “我现在要去屏山县。”女人冷冷道:“你要愿意我可以捎你一截。但其他要求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我仍恨着她,心头却开始打鼓:这女的不好惹!不是一般人!
  女人冷笑一声,挂挡。

  “你开开试试?”我目露凶光。
  “你想干什么?”女人昂起脸。
  “不干什么!”我恶狠狠道:“你现在滚下去,我就不弄你!”
  “弄我?”女人冷哼:“怎么弄?给我一刀,还是直接把我就地强X?哪一种?先报上来!”

  我一下愣住,咬牙说不出话。
  “不说话了?哼!”女人冷笑道:“那就别做一脸凶相。你那些,在我这里没用。”
  女人重新挂挡,油门一踩,车子窜出几米。
  “老子—”我气急败坏,伸手就想锤过去。

  女人把车子一刹,叹口气:“唉,你到底想干什么?是想打我,还是捅我,还是想强X我,爽快点来,别磨磨蹭蹭像个娘们!”
  我一时手足无措,拳头僵在半空。
  女人突然一皱眉,像想起什么:“噢,我知道了。”
  她突然拍我一下,咧嘴笑道:“难怪气成这样。你就是本车车主是不是?”
  日期:2018-07-09 14:04:30
  我没吭声。

  “哈哈,猜对了!”黑衣女笑道:“好奇怪,你把车开到卫生院,然后车钥匙在那个叫罗究的身上,然后你当小偷,最后被他们追,哈哈,这是什么剧情?”
  “管你屁事!”我收回拳头:“车反正是我的!现在你给老子下去!不送!”
  黑衣女盯着我,叹口气:“唉,你这人不够意思。”
  “快下去!”我不耐烦:“我不想动手。”
  “你真不够意思!刚才我可是说话算话没卖你!还有,这儿荒山野岭,你居然想把我丢下!我可是一个女的!”
  我咬咬牙,恨着她。

  黑衣女冷冷看着我,这下看清她长相,用一个“大”字形容,浓眉大眼,大嘴巴,大脸,大波浪长发,一身丁香花气味。
  我吞了吞口水:“好!你去哪儿?”
  “这就对了!这才是兄弟!”黑衣女又打我一下,咧嘴笑:“我现在去屏山,接一个人,这样—”
  她思索几秒:“算我借车,先去那边把人接了,送到卫生院—”
  我一凛:“不行!我不能回去!”
  “听我说完。”黑衣女笑道:“到时候快到卫生院,你就下车,等我,我保证给你开回来,怎么样?”
  我迟疑一下,只好点头。

  车子继续开,我看了看仪表盘的时间,已经凌晨4点半了。
  一股强烈倦意袭来,我无力倒下去。
  “对了。”我有气无力,随口问:“你到屏山接谁?”
  “能不能不说?”女人轻笑了一下:“我老板。”
  日期:2018-07-09 14:23:37

  “你老板?”我想起一事:“是不是新加坡来的?”
  “咦?你怎么知道?”黑衣女笑道:“肯定是偷听来的。看来你就是个小偷。哈哈!”
  “你们怎么跑这地方来看病?穷山恶水的。”
  “这你也知道?”黑衣女似乎想到什么事,收住笑容:“唉,没办法。其他医院没用,只有到这儿来试试。”
  我一下来了兴趣:“就是你老板?”

  “是啊。”
  “他得了什么病?”
  “他那个—”黑衣女似乎有所顾忌:“也许不能叫做‘病’。”
  我没听懂:“啥意思?”
  “唉。”黑衣女眼波在我身上流转了一圈,浅笑一下:“我发现你这个人—也很有意思。对了,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被他们当小偷来抓?”
  “一言难尽。”
  我硬邦邦回了一句,心想:这怎么说?说一晚上都说不完。
  “一言难尽?哈哈。好。”黑衣女点点头,继续开车。
  我闭上眼,只感觉头顶那块伤口又开始疼起来,伸手摸了一下,腻忽忽的,血似乎还没有干涸。
  倦意袭来,我脑子里乱哄哄的,开始进入昏迷。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忽然一抖。
  我猛睁开眼:“咋了?”

  黑衣女正朝外张望:“好像.走错路了。”
  日期:2018-07-09 15:01:58
  我朝窗外一看,依然漆黑,两边远远的依然是黑色大山,而右后方的天边显出一抹鱼肚白。
  空气异常清冽,混合着青草跟牛粪的味道,马路前面50多米处,有几个当地乡民背着背篓,正往前缓慢走。
  “嗯。是不对。”我指了指鱼肚白的方向:“太阳在那边,我们在朝西北方向开。”

  “对。”黑衣女朝右边一指:“屏山县应该是那个方向。刚才走错路了。”
  “掉头。”我下令。
  “待会儿你来开。”女人朝我一笑:“我确实来不起了。前天晚上就几乎没睡。”
  边说她边在路上掉头,掉了几下,掉过去,一踩油门,车子却软绵绵的,耸了一下。
  “嗯。很好。”女人瞄了一眼仪表盘:“没油了。”
  我顿时一惊,一看,果然,指针已经到了“无油区”。
  女人又踩了几下油门,车子往前“肉”了10多米,发动机的声音缓缓变小。

  “妈的!”我狠狠踢了车子一脚。
  “帮我也来一脚。哈哈!”女人停好车,跳下去,朝前跑去,那儿10多米处有三个乡民,都背着背篓,跳着箩筐,朝我们这边走。
  女人小跑过去,招呼:“德石!”
  那三个乡民停住,都穿着黑袍,戴着黑帽。
  “康果久?”女人朝周围指了指。
  一个矮子乡民问:“腻康果打腊?”
  “唐泥。”女人回答:“康果久?”
  矮子朝我右边一指:“工波卡。”
  女人笑道:“卡沙沙!卡沙沙!”

  说完跑回来,朝右边一指:“那头有个镇子,他们叫工波卡,就是石盘镇,走!过去看看有没有卖汽油的。”
  我点点头,跳下车。
  但突然我一凛,似乎听到了一个不对劲的东西。
  “你说叫什么镇?”
  “工波卡镇。”女人顿了顿:“我们叫石盘镇。”
  日期:2018-07-09 15:41:37
  石盘镇!
  我的老天,莫非就是表哥他们要去的那个“石盘镇”?

  余红霞的情夫就是这个镇的人,那尊神秘的“佛头兽”说不定也在镇上,而余红霞身上那个“凶物”似乎也跟这个镇子有莫大关系,对了,表哥他们三个到没有,从昨晚上分手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六个小时,假如他们一直步行,应该还没到,但如果半路搭上了顺风车,那就不一定,那极有可能就在镇子里面!
  一时间我又紧张起来。
  “你怎么了?”
  黑衣女问了一句,应该是注意到我了的表情,边说她边走到路边,摸出手机。
  “嗯。很好。”她放下手机:“没电了。难怪,一晚上他们不打电话。嗯。很好。凑一堆了!”
  说完走过来,锁上车门:“走。到镇上去看看。”

  我只好跟上,很快追上那三个乡民,黑衣女嘻嘻哈哈,跟他们用当地语言说话,我一个人闷头跟在后面。
  过会儿黑衣女背了一个背篓过来,跟我一起走,背篓里是四只大公鸡,一股鸡屎臭,她说是那个老婆婆的,她们都是去“工波卡”就是石盘镇赶场的,今天是7月27号,农历六月二十八,石盘镇的场是逢“二五八”,说是一个“大场”,周围好几个乡镇都要来赶,彝族,苗族,傈僳族,都要来,热闹得很,到时候可以顺便看看。
  我问:“屏山你老板那边你一点不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