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4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来不及细想,身子一缩,缩进“包间”。

  “喂!你要干嘛?”
  黑衣女声音很低,依然不慌乱。
  “闭嘴!”我从牙齿缝中恶狠狠挤出声音:“信不信我给你一刀!”
  “好。闭嘴。闭嘴。”黑衣女声音里竟带着笑意。
  我顿时纳闷,这女的好奇怪,一般来说在漆黑的厕所碰见一个“凶徒”,早就吓尿了,这位却不一样,竟如此冷静,比我还冷静,说不定.也不是来上厕所的。
  也没时间细想,蹲下来,屏息静气听外面动静。

  只听“蓬蓬”两声,有人在门外敲了两下门板。
  “喂有没有人?”是古毕医生。
  “有啊。”女人大声应了一句,顿时吓我一跳。
  我立马回过头,黑暗中双眼露出凶光。
  女人也盯着我,似乎笑了一下。
  “咦?你—”古毕医生忽道:“你是不是姓黎?黎女士?”
  日期:2018-07-08 17:28:04
  “是呀。”黑衣女仍盯着我。
  “哦!好好好!”古毕医生一下变热情:“我是古毕医生。”
  “噢!你好。”
  “你怎么—不开灯啊?”

  “不知道。有灯吗?好像烧了吧。”
  “哦。对对对!”古毕医生还在门口,也不知道是对这个姓黎的恭敬,还是怀疑我在里面。
  这时门口又有一个人过来。
  “里面有人嘎?”是阿乌叔。
  “哦。是—是—”古毕医生“是”了半天没“是”出来。
  “喂!”黑衣女突然招呼我,声音像蚊子:“我能走了吗?”
  我一时手足无措,这不让她走,肯定要被怀疑,放她走,她出去就告密咋办?
  “你放心。”黑衣女似乎看穿了我:“我不说。”

  我吞了吞口水,无计可施。
  黑衣女忽然轻笑了一声,拍拍我肩膀,绕过我,推门出去,闻到她身上有丁香花的香水味。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只得缩在里面不动,眼巴巴就听着黑衣女走出门,只听她笑道:“你好。古毕医生。”
  二人似乎在握手。
  “不好意思打扰了。”古毕医生笑道。
  “刚才外面砰砰乓乓的在干什么?在抓耗子?嘻嘻。”
  “哎呀打扰打扰。他们在—抓小偷。”
  “小偷?哇,幸亏我没带钱。”黑衣女顿了顿:“抓到没有?”
  “就是没有。”古毕医生似乎在往厕所里面张望:“你刚才在里面有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人?你算不算人?”黑衣女似乎轻轻打了古毕医生一下:“哎呀我开玩笑的,你别见怪,嘻嘻!”
  “没有没有。”古毕医生声音很尴尬。
  “没觉得有人进来呀。”黑衣女道:“没有。”
  “那行。哎呀让外国友人见笑了,那,我们到办公室谈。”
  “OK!”
  脚步声响,他们朝走廊那边走去。
  我仍支起耳朵,屏息静气听,外面走廊已经完全安静,阿乌叔他们四个应该下去了,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在底楼设埋伏!

  还好,总算没被他们抓住!
  我缓缓喘口粗气,慢慢坐在地上。
  右手一下摸到一个东西,四四方方,像一个驾照本。
  日期:2018-07-09 11:35:58

  我捡起来一看,是个小本子,大小跟驾照一样。
  翻开看了看,前面好多页密密麻麻写了字,还画了些古里古怪的图案,光线太暗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我随手揣进衣兜,支起耳朵听外面动静,现在敌情不明,还不能贸贸然出去。
  开始盘算刚才那个女的,此人好像姓“黎”,听口气应该就是那个新加坡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她来看病,这倒奇怪了,她又得了什么怪病,不去大城市看,非要半夜三更跑到这么个偏僻小镇来,简直怪人一个。
  这时外面隐隐响起手机铃声,在空旷的过道传得很远。

  接着有个女人在说话,似乎就是那个黑衣女。
  只听她说了几句,听不清内容,之后外面又陷入死寂。
  我又等了一阵,实在忍不住,轻手轻脚从“包间”里出来,走到门口,听了听外面动静,确定没人,探头出去朝右边张望。
  楼道依然阴森森,没有一个人,那头那个病房依然开着门,亮着灯。
  我回头朝左边看,尽头处有一扇窗。
  楼梯是肯定不能下去的,现在要逃,只有看看那扇窗户了!
  我快速走出来,几步就跨到窗前,朝下一看,下面2米处有一个台子,伸出来有一米宽,可以跳下去!
  我一喜,赶紧爬上窗子,正要把身子放下去,下面某个角落忽然亮了一下。
  日期:2018-07-09 11:45:32
  我一凛,赶紧缩回身子。
  同时朝那地方一看,就发现底下墙角处蹲了一个人,正在抽烟。
  不好,有“敌人”!
  这下完了,所有路都被堵死了!
  绝望袭来,我只感到全身发软。
  “罗究!”下面门诊部那头忽然有人喊。
  那蹲着的人一下站起来:“做哪样?”
  此人正是罗究。
  “车钥匙拿过来。”我听出是矮个的声音。
  罗究把烟头一丢,转身朝大门处跑去。

  我不由大喜:机不可失!快!快下去!
  顿时来了劲,三两下把身子探出去,往下一坠,正好落在台子上,来不及站稳,蹲下抓住台子边缘,身子往下一放,双脚一震,已经踩到地面!
  只感觉左脚一股巨疼袭来,像是崴了,也没时间管,左右一看,右边有一片竹林,先躲进去再说!
  于是几步窜过去,突然头重脚轻,原来是一个斜坡,顿时站立不稳,往下滚落。
  滚了几下,被什么东西挡住,赶紧站起来,就发现我现在位于一条马路的路基下方,而背后就是一块向上的斜坡,斜坡上方,正是卫生院大楼。
  逃出来了!
  我欣喜若狂,赶紧辨明方向,马路左边似乎是通往卫生院,那只有往右边走!
  赶紧爬上马路,朝右边急走,左脚疼得不行,这时候也没功夫去管,一瘸一瘸窜出10多米。
  这时后面灯光一晃,有车子开过来。
  我一凛,赶紧朝路基下方一躲。
  “嘀—”车子按了一声喇叭,从我身边开过,是一辆浅色面包车,我一下认出,正是我那辆“昌河”。
  我心头“蓬”一声:谁把我的车子开走了?
  赶紧定睛一看,驾驶室有个人,似乎是个女的!
  而副驾跟后排似乎没人!
  我来不及细想,一下冲上马路:“停车!”
  车子又开了3米,“嘎”一声一个急刹。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冲过去,一下看到开车的人。
  “你在叫?”此人一脸诧异。
  长发,上身黑衣,竟然是那个姓“黎”的。
  日期:2018-07-09 12:26:41
  我朝车内张望一眼,确定只有她一个人。
  我猛一下拉开车门,坐到副驾上。

  “喂喂喂你谁啊!怎么说上来就上来!”
  我朝后面张望一眼:“闭嘴!开车!”
  “噢我知道你谁了!”黑衣女恍然大悟:“厉害啊!居然逃出来了!厉害!”
  我回头瞪着她:“开车!少废话!”

  “哈哈!”黑衣女居然笑了一下,启动车子。
  我又朝后面望了一眼,没人跟上来。
  回身坐好,发现女人正通过后视镜不停瞟我。
  开了几分钟,周围又出现旷野跟大山,看来已经出唐泥镇了,我这时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喂!”女人终于招呼我:“你总要说一下你要去哪儿。”
  “昆明。”
  “昆明?哈哈!”女人咧嘴一笑:“开什么玩笑?”
  “先去昭通。”
  “晕死!”女人一下刹住车。

  “开车!”我目露凶光。
  女人却静静盯着我:“你就是那个小偷吧?”
  “管你鸡X事!开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