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2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秃子小心伸出右手,轻轻揭开斗篷上部,首先露出一圈黑色的帽子,接着,露出了一个人的额头,两眼,鼻子,嘴,双眼紧闭,正是老弥舅舅。
  我不由狐疑:这.他的脸,好像没什么不对啊!
  “还是没感觉?”秃子问。
  “咳咳咳!”老弥舅舅猛咳几声,他的脸部表面突然很怪异的抖动了一下,就像盖了一层薄膜,然后突然被风吹起来一样。
  我不由细细一看,不由大骇!
  原来我已经看清:他的整块脸皮,竟然跟肌肉呈分离状态。
  日期:2018-07-07 18:27:48
  古毕医生一脸阴沉,盯着那张“脸”半晌,轻轻把斗篷重新盖上。
  旁边,我双腿一阵发软,退后几步,扶住墙壁。

  “不行嘎?”老弥舅舅的声音。
  “卫生院条件太差。还有,我也没这个手艺。”古毕医生脸色很难看:“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马上去XX市医院,耽误不得了。”
  “我不克。”斗篷里一晃,明显老弥舅舅在摇头:“师傅的话没错呢!注定呢.注定呢.”
  “你也不要一味感情用事。”古毕医生还在劝:“有些病,你没用,你师傅也没用,该去医院还是要去。”
  “注定呢.注定呢.”
  古毕医生张嘴还想劝,外屋有人敲门。
  古毕医生走出去,打开门,只听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那女的来了。”
  “嗯。她一个人?”

  “是。”
  “新加坡那个老板还有多久?”
  “刚才联系了,说已经过了屏山了。”
  “好。我马上过去。”
  古毕医生关上门,转身朝我招手。
  我双腿发软,竟然无法走动,扶着墙壁,蹒跚转到外屋。
  “情况就这样。”古毕医生关上里屋门。
  我只觉口干舌燥:“那个.他的.他的脸皮.”
  “他说是那个东西撕的。就之前的时候,就在斗篷里面。还有—”古毕医生顿了顿:“他说他能感觉到,但抓不住。”

  “就那个.甲波?”
  “不是甲波。”古毕医生眼神有些空洞:“我也形容不出来。我从来没见过。”
  日期:2018-07-07 21:28:59
  我低下头,心里五味俱全。
  古毕医生打开门,像想起什么,转过身。

  “对了。你得马上准备钱。”
  我一愣:“什么钱?”
  古毕医生朝里屋一指:“他马上要做缝合手术,至于植不植皮,他本人很抗拒,但最终多半还是要做,这笔费用你必须出。”
  我听懵了:“这.为啥?”
  “这件事不管他怎么想,你王松肯定要负一部分责任,当然出多少钱不是我说了算,但出是肯定的,这个你肯定跑不了。”
  “出多少?”我恨着他。
  “5000以上吧。是我估计。应该不止。”
  我狠狠瞪着他:5000?现在我身上5毛钱都摸不出来!
  “你不要恨我。”古毕医生朝大门外一指:“他们几个的跑路费你肯定也要给,那都是小头了,至于大头就是手术费,嗯—这样,等会儿商量后再通知你。”
  “等一下等一下!”我咬牙道:“什么跑路费?”

  “阿乌叔他们四个觉也不睡送过来,你不出点钱?”古毕医生顿了顿:“当然你可以出去找他们商量,他们要是不收那最好。”
  说完古毕医生走出门。
  我顿时冷汗都出来了,本来以为把老弥舅舅送到这儿来,就算完事了,多半他们就会放我走路,至于那个“东西”,按古毕医生的说法,已经“附”到老弥舅舅身上了,不管这是真是假,今晚上的事儿感觉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最后古毕医生来了这么一段!
  对,他说的的确对,老弥舅舅现在变成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跟我的确有直接关系,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从前天晚上从昆明出发,我就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还挨了3顿殴打,脑袋被踢了无数脚,有一块头皮还被那个“凶物”撕走了,要说受害者,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又找谁赔钱去?
  还有,看老弥舅舅那副惨状,我估计,古毕医生说的“5000块”,也是说来安慰我的,他肯定想先把我稳住,到时候一旦被他们控制,那就不是五千六千的问题,说不定五六万都得掏出来,还不知道老弥舅舅以后的赡养费要不要我出,那可就是一个无底洞!
  不行!
  我脑子里“突”的跳出三个字:得逃跑!
  日期:2018-07-08 14:08:00

  这个想法一冒,我顿时觉得一股热流直贯脑门。
  赶紧追出去,走廊很阴暗,10多米开外,阿乌叔他们四个坐在一排椅子上,看见我们出来,都站起来。
  我心念急转:决不能过去!一去,就是羊入虎口!
  那咋办?
  我一急,顿时感觉一股尿意,急中生智:“喂医生,厕所在哪儿?”

  古毕医生朝前头一指:“一楼没有。要上二楼。”
  我一愣:要上二楼,必须得经过那群人,他们要是知道我要上厕所,肯定得派人跟我,一旦引起他们的警惕,那就别想跑了!
  我顿时大急,木头人一般跟着他走了几步,眼看就要走到那4个人跟前。
  突然,我灵光一闪!
  “医生!”
  古毕医生回过头:“啥事?”
  “有个东西.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你看。”
  “什么东西?”
  “啧啧。”我一脸难色:“是瞿国祥.嗯.他给我的,他叫我不要给任何人看,他说是个什么护身的东西。”
  古毕医生半信半疑:“护身的东西?什么样子?在哪儿?”

  我朝大门外一指,装出一脸无奈:“在车上。本来我不想说,但看现在这个样子,那东西多半跟这件事有关系,我还是想拿出来给你看看。”
  “在车上?”古毕医生似乎相信了:“走吧。去看看。”
  “看可以。”我一脸神秘凑过去:“但我不想给他们知道,你也清楚他们这些人—”
  “我懂。”古毕医生朝那4人瞄了一眼:“那走。”

  说完他掉头就走,我赶紧跟上,很快从阿乌叔四人身边经过。
  “古毕医生.”阿乌叔招呼一句。
  “唔。”古毕医生点点头。
  “老弥舅舅哪样回事?”
  “待会儿给你们说。”古毕医生朝我道:“走吧。”

  阿乌叔一愣,警惕看我一眼:“你们克哪点?”
  边说,他边跟上来,罗究跟矮个也试图跟上。
  古毕医生回过头:“你们就在这儿。待会儿我还要问你们事情。”
  4人都停住,都一脸怀疑看着我。
  我心里狂喜,脸上却做出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就像已经被古毕医生收服了一般。
  很快走出急诊部大门,“昌河”就停在门口,我心头“蓬蓬”乱跳:过去了该咋办?先上车,然后呢?对!必须把这秃子打晕,不然走不了路!
  拿定主意,死死咬住牙关,尾随古毕医生走到车前。
  “开。”他回头道。
  车门是锁上的,我伸手到腰间去摸车钥匙,却摸了个空。
  日期:2018-07-08 15:42:54

  我吓得缩回脑袋,同时往上急窜。
  几步就窜到二楼,左右一看,楼道内阴暗幽静,右边10多米处有一扇门开着,透出灯光,不是病房就是医生房间,左边30米的尽头处也开了一扇门,透出暗黄灯光,明显是厕所!
  咋办!
  这时只听一楼有人在吼,同时脚步声杂乱,朝楼梯口跑来。
  他们来了!
  我来不及细想,“咚咚咚”朝左边窜去,很快窜到那扇房门门口,一看,果然是厕所,慌乱中几步窜了进去,回头一看,楼梯口已经探出一个黑色的“人头”!
  我吓得“蓬”一声把门关上,一看,有个横门闩,赶紧一拉,锁死。
  还是急得要死,这里肯定不能躲人了,咋办?
  抬头一看,有一扇窗户,开了半边。
  从窗户跑!
  我几步窜过去,手脚并用,爬上窗台,身子一扭,双手死死抓住两边窗棂,已经扭到窗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