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0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6 14:45:18
  我猛的抬头看去,只看见一整块灰白色的墙体,空无一物。
  我“忽忽”猛嗅几下,全是霉臭味,刚才那个气味似乎消失了。
  不行,不能呆在这里!

  我重新抬起头,瞪大双眼,环视整个墙顶,同时很缓慢的朝门口走去,只听到门外有人在很沉重的出气,我不由心一宽,他们还在外面。
  “开门!”我吼了一声。
  有人“蓬蓬”在外面敲了几下。
  “做哪样?好好呆着!”是阿乌叔的声音。
  “开门!”我低吼一声,感觉开始发抖。
  门“嘎”一声,开了,我就像看见救星,身子一纵,纵到门口。
  “你做哪样?”阿乌叔伸手一挡:“回克!听到某?”
  “莫动!”老弥舅舅忽道。
  “哪样?”阿乌叔诧异回头。

  老弥舅舅却死盯着我,准确的说,盯着我的头顶上方。
  “莫动!”他朝我道。
  我一凛:看他表情,我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狐臭突然传来!
  我大骇,猛的转头!
  “莫动!”老弥舅舅怪叫一声。
  几乎同时,我头顶什么东西一晃,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接着突然一个剧痛!
  不好!

  “哇!”我惨叫一声,朝前扑倒,同时右手伸到头顶一摸,中间一块热乎乎的,奇痛无比。
  我靠!头皮!
  日期:2018-07-06 15:17:07
  我顿时魂飞天外,连连惨叫,手脚并用朝前方猛爬。
  “**!”有人吼了一声。
  接着脚步声凌乱,有人尖叫,听不出是谁,身后似乎有人在激烈打斗。
  我不敢回头,一阵猛爬,触手处很硬,已经爬到路面。
  我三两下爬上去,来不及喘息,赶紧回头一望,就看见黑屋子房门洞开,老弥舅舅披着黑斗篷,正一动不动站在门口,左边,阿乌叔已经退到五六米开外,右边,那少年也距离房门有七八米,二人站在那里,望着老弥舅舅,似乎对他无比恐惧。
  我顿时大惑不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三个人这种站姿?
  这时老弥舅舅脚下什么东西一动。
  我定睛一看,顿时吓一跳,那儿分明倒着一个人,戴着黑色“卷帽子”,穿着白色褂子,身材瘦小,我靠,这不是老弥舅舅是谁?
  那,站着的那个—
  我抬头一看,瞬间看清,站着的那个“人”,披着老弥舅舅的黑斗篷,身高一米四,但是,明显没有头颅。
  此“人”脚下一晃,老弥舅舅已经坐起来,嘴里叽里咕噜开始念,深夜中我听得异常分明:“曲古压古。曲古压古.”
  这时右边,少年也缓缓朝那“人”走过来,嘴里也同时在念:“曲古压古。曲古压古.”
  左边,阿乌叔也一步一步走过去:“曲古压古。曲古压古.”

  我完全被震惊了,这简直是一幅无比奇诡的画面。
  “曲古压古。曲古压古.”
  三人的声音渐渐融合成一体,而中央,门口那个“黑斗篷”开始剧烈扭动,那模样就像里面包了一个裸体女人,在痛苦的扭身子。
  “曲古压古。曲古压古。曲古压古.”
  “黑斗篷”突然发出一个很尖利的嘶叫,几乎同时,头蓬像大鸟一般张开,猛的朝前下方一纵。
  不好!
  “格小心!”少年尖叫。
  我心一沉,只见老弥舅舅双手双脚在地上乱刨,朝后急退,但已经晚了,“黑斗篷”已经猛扑过去,尖叫声中已经将他整个儿包住。
  日期:2018-07-06 15:47:42
  就见老弥舅舅被整个人包住,在门口地上来回乱滚,同时发出“叽叽叽”的尖叫声,就像一头正在被人宰杀的猪。
  旁边,少年跟阿乌叔全都吓蒙了,全部往后急退,退了几步,少年猛的把小木箱扯下来,“蓬”一声砸在地上,小木箱一下子砸烂散开,他从里面捡起一个深色的东西,朝前猛冲几步,冲到那个滚动的“人”跟前,举起就打过去。
  “尿!尿!”地上传来一个尖叫,是老弥舅舅。
  少年一凛,三两解开裤子,对准地上那“人”,直直尿到它身上。
  “尿!快来尿!”少年朝阿乌叔急吼。

  阿乌叔明显迟疑了一下,还是冲过去,解开裤子,对准那“人”,弄了几下却尿不出来。
  “过来!尿!”他朝我吼。
  我心惊肉跳:他们在做什么?
  这时只见地上那“人”依然在滚动,但明显幅度变小。
  “**!格快!”阿乌叔朝我乱骂。
  我不再迟疑,几步冲过去,边冲边解开皮带,冲到近前,只见阿乌叔已经尿了出来,热流喷在地上那“人”身上,热气乱冒。

  我冲到近前,裤子一拉,一震,却没震出来。
  地上,“怪人”已经停止扭动,蒙着头,只露出两条腿,兀自在索索发抖。
  少年探下头:“老弥舅舅?老弥舅舅?”
  斗篷里面,老弥舅舅“咳咳”两声。
  “莫事了!”阿乌叔一喜,裤子一拉。

  “你格合?”少年伸手去揭斗篷。
  “莫揭!”老弥舅舅喝道。
  “莫.你搞哪样?”少年急了。
  “到锅底乡克。”斗篷里老弥舅舅道:“抬我克。克找古毕医生。”
  日期:2018-07-06 17:18:25

  斗篷内,老弥舅舅说完这句,身子抖了一下,再也不动。
  “怎哪样?”身后远远的有人招呼。
  回头一看,马路上站了两条黑影,一高一矮,矮的我认出来,是矮个。
  “过来呢过来呢!”阿乌叔赶紧招手:“过来搬人!”
  矮个二人迟疑一下,跑下来,我认出高个是那个“罗究”。
  “整哪样?”矮个跑到近前,一下看到地上的“人”,惊呼一声:“嚯!老弥舅舅!为哪样躺地上?”

  “来来来,搬一下呢,搬到车上克。”阿乌叔道。
  矮个跟罗究赶紧把“人”扶起来。
  “嚒—恁骚臭!”矮个边说,边去扯斗篷。
  “莫扯莫扯!”阿乌叔阻止:“医生看了再扯!”
  矮个二人一人抬脑袋,一人抬脚,摇摇晃晃往马路上走,阿乌叔在后面指挥,那少年一声不吭,把从小木箱掉出来的东西收拾到一起,找了一块布,兜在一堆,跟上去。
  我迟疑了一下,也跟上。

  一群人到了“昌河”跟前,矮个从身上摸出车钥匙,打开,七手八脚把那“人”抬上去,过程中我注意到,阿乌叔一直在指挥,碰都不敢碰那“人”一下。
  “克哪?”矮个问。
  “锅底乡。”阿乌叔回答:“格会开车?”
  矮个一愣:“开过拖拉机。”
  “你!上克!”阿乌叔朝我一指:“罗究,给他指路。”
  日期:2018-07-06 17:32:46

  车子发动,沿着马路直直往前开去。
  我也渐渐平复下来,摸了一下头顶,摸到一块邮票大小的缺口,表面硬硬的明显是头盖骨,上面的头发没了,轻轻一碰就钻心的疼。
  甲波!
  刚才在打米房,让我“麻木”的就是它,不用说,就是撕走这块头皮的元凶!
  我暗暗惊惧:好凶灵的东西!难怪瞿国祥制服不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老弥舅舅,也不知道那东西还在不在他身上,看这架势,多半在,你看阿乌叔碰都不敢去碰那个“人”,还不知道斗篷里面到底是什么,是老弥舅舅,还是已经变成了未知的一个什么东西!
  我不由朝后视镜望了一眼,只看到三个黑色人头,纹丝不动耸立在黑暗中。
  不由朝窗外望了一眼,两边依然是草甸,空旷无比,草甸那头,依然是黑色大山,跟随车子不停蜿蜒。
  日期:2018-07-07 10:44:23

  开了大致40分钟,前方路面出现两排低矮建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