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51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雄翼不无尴尬,他道,“校长,我不是有意见。8师要进行编制改革,一分为二,这是肯定要调来调去的。我只是……说白了,教书,我不擅长。”
  “哈哈哈,老张,你瞅瞅你那肚子,你还能上天不成?”联合后勤保障部部长许昌多大校说道。
  说来也怪,作为联合后勤保障部部长,许昌多的形象应该是啤酒肚才对,但是恰恰相反,张雄翼有小肚子,许昌多则是干干瘦瘦的一小老头,是在座除了政委谢顺荣之外年纪最大的一位,老资格后勤部长了。
  “嗨,你还别说,我现在这样照样的上天执行战斗任务。是有小肚子,但是身体素质绝对没问题的。”张雄翼四十岁刚过,他这么说其实也不算吹牛的。
  “你就吹吧。”许昌多笑道。
  “老许,你别担心我了,我说,我的弹药呢,这第一批学员马上就要进行实弹训练了,你不给我弹药,我拿什么打。”张雄翼道。
  许昌多道,“哎老张,你着什么急,你要打的时候,我自然有弹药给你。”

  这两人斗着嘴,互不相让。
  在兵们眼里总是严肃得很的领导们,实际上相处起来并没有什么架子,甚至像大头兵一样互相挤兑。
  李牧笑呵呵的看着他们,和身边的副校长陈长峰说话,“老陈,警备区明天有个安全教育会议,你去参加一下。”
  “好的,需要做什么准备?”陈长峰问道。
  李牧摆了摆手,道,“就是个参与。既然咱们在陆南,陆南警备区的事情,还是要参与一下的嘛。”

  笑了笑,陈长峰点点头,“校长,我明白了。”
  许昌多正在和张雄翼说弹药的事情,这会儿许昌多对陈长峰说道,“陈副校长,你是分管后勤的,张旅长提前要弹药这个事情,那得你决定然后校长拍板签字啊。”
  李牧和陈长峰看过去,李牧笑道,“老许啊,你明天去海南岛拉,我给海航的领导打电话。先搞一批应付着。咱们的弹药,没那么快到位。”
  “明白。”许昌多道,看向张雄翼,说,“老张,给我派几个人。”
  “没问题。”张雄翼顿时眉开眼笑。
  没弹药的部队就是没牙齿的老虎,哪怕不需要上天执行战备巡逻任务。根据上级要求,航空教导旅需要等到第一批学员开始飞行训练之后才会担负一定的战备巡逻任务。学员们都是从飞行部队千挑万选的精英,本身就是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他们要接受的是改飞培训——改飞舰载战斗机。
  张雄翼着急要弹药的原因是,他们是从8师里挑选出来的精锐,按照62架战机的配备来配置的飞行员,从这方面来看,可以说是战斗力最强悍的一个航空兵旅了。要知道,8师这几十年来一直在南海对敌前线,经验丰富得很。
  但是,问题在于,他们之前飞的是Su-30多用途战斗机,双座的。尽管到这边飞的飞鲨也是教练型号J-15S,尽管飞鲨是基于Su-33为基础研发的,同为苏霍伊系列战机,但是,飞鲨的电子系统方面比Su-33更加先进,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因此,航空教导旅首先要进行改装训练,尤其是起飞和降落这两个科目的训练,然后他们才有教导学员的能力。
  也就是说,从葫芦岛那边调了一个教员队过来,先把航空教导旅的飞行教员们教会,然后才具备培训能力。
  李牧自然的知道这些情况,因此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决定走走关系,给海航的领导打电话,先要一批弹药过来用再说。
  事实上,航空教导旅的训练已经展开了,他们学习的是弹射起飞方式。也就是说,未来海军装备的航母,将不再会有滑跃起飞式的。
  这是走在前面的计划——宁愿人等舰,不能让舰等人。这也是人民海军乃至陆军空军战略炮兵部队的一贯训练原则。
  这样的配置,就形成了北滑跃南弹射两种培训模式并存,能够满足短期、长期内的部队的需求。
  “校长,今晚这个丨党丨委常委会议,议题是什么?”航空教导旅政治委员姚火朝忽然的插话问道。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是啊,召集开会之前,并没有提到会议的议题。这些人已经熟悉了李牧的工作作风,一些事情三言两语确定下来之后就去落实,那些虚的从来就没整过。丨党丨委常委会议就更没有开过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党高官还没到,这个会也开不成。
  李牧摊了摊手笑道,“我也不知道,一会儿谢政委来了,你问他吧。”
  姚火朝笑了笑不再说话了——谢政委要是到了,那就不用多此一举去问了。
  时间走到晚上九点三十分钟,谢顺荣非常的准时,他的机要秘书,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中校提着他的公文包和保温杯小跑着进来,在主位那里摆好。谢顺荣的位置就在李牧的身边,他们两人的座位是在长方桌的一端的,看上去是两人并肩做。
  李牧扫了中校一眼,微微笑了笑。
  这小子居然不跟李牧打招呼。
  谢顺荣走进门的时候,时间刚刚好三十分钟整。
  其他人都纷纷站起来,却看到李牧依然的屁股粘在座椅上,这下大家有些小尴尬,但是既然已经站了起来,再坐下去就不好看了。
  “都坐吧。”谢顺荣压了压手。

  众人坐下。
  谢顺荣坐下,扫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说,“开会吧。”
  开会,开什么会?
  包括李牧在内,都知道谢顺荣的目的是什么。都是正师职干部以上的人了,这点揣摩能力还是有的。
  让大家奇怪的是,李牧居然什么都表示都没有,完全是摆出一副“开始你的表演”的样子。这是很令人费解的。长不长短不短,也共事了几个月,他们是了解李牧的性格的,也都基本适应了这样一位铁血行事风格的校长。
  此时的情况,很微妙啊!
  “同志们,我们学校成立也有几个月了,领导班子一直没有配齐。过来之前,总部的首长嘱咐我,到位之后,一定要把政治工作好好的抓起起来,确保海军航空兵大学不但是海军领导下的院校,更是我党领导下的院校。”
  谢顺荣开口就来大帽子。
  大家都看向李牧,李牧确实一点开口说话的意思都没有,于是,大家也都忍住了。

  这帽子不可谓不大,其暗指谁,指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谢顺荣说,“当然了,作为校党高官,我是这个班子的班长,政治工作搞得怎么样,我是负主要责任的。党建这一块儿,我亲自抓。今天晚上召集大家开个丨党丨委常委会,一来是见个面,二来是研究一下分工。”
  大家都有些忍不住笑。
  见个面有必要开常委会议吗?
  研究分工,难道你不知道分工早已经明确到人?

  这是明显要重新分工的节奏,但是大家都很敏锐地看出来了,谢顺荣没有和李牧提前通气,更别说提前商量过。关系到常委的分工,这是很严肃的事情。哪怕是一把手,那也是要提和副手们商量的。不说和所有常委讨论,也不说副校长副政委,校长作为第一副书记,你是必须要和他进行商量的!
  日期:2018-02-08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