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9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天后程庚明安排妥当,方晟开车将赵尧尧送过去,范晓灵亲自出面接待,说女人之间比较好沟通,以后会每天过来一趟询问有无需要。牧雨秋则送了袋早晨刚摘的水果,说别说吃,闻着都比超市的香,明天起农庄有人专门负责早晚送水果。
  每日三餐由森林公园酒店提供,其实赵尧尧为保持体型吃得不多,早晚基本是牛奶水果,只有中午吃一点点。方晟警告说为了孩子必须吃,范晓灵说已关照酒店按标准孕妇食谱制作。
  仿佛心有灵犀,方晟回县城途便接到白翎电话,只有三个字:
  “我来了!”

  “从京都出发了?到了哪儿?小宝有没有一起来?”方晟连珠炮似的问。
  “黄海,以前我们住的快捷酒店,还是那间,我在床上……”
  最后四个字竭尽撩逗诱惑之能,让已禁欲三天的方晟身体一热,不由加快了速度。
  到了酒店二话不说便黏在一处。此时的白翎正值妙龄,宛如熟透的果实饱满而多汁,妖媚而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令方晟疯狂不能自抑。一番鏊战,交出满意的答卷,这才回复平静,懒洋洋躺在床上闲聊。
  先说小宝。已会清晰地叫“妈妈”、“奶奶”,就是分不清“祖爷爷”和“爷爷”,经常乱叫一气,不过爷爷很少在家,白老爷子也不介意矮一辈,叫“爷爷”的时候照样答应。小宝在白家处于唯我独尊的地位,谁在白老爷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偏偏犯了错误,必须抱着小宝方能有效转移白老爷子注意力,不会大发雷霆。白翎的父母、伯父叔叔等人回家,也得事先准备些新玩具,不然白老爷子会脸色难看地说“帮小宝买玩具的时间都没有?”

  “我好像养了尊小祖宗。”白翎笑道。
  方晟却表示担忧:“小时候过于娇宠可不是好事,过阵子带到黄海,我来修理修理他!”
  “呸!想得美!”白翎一听就舍不得,“管好你自己吧,下面再说周小容。”
  方晟立即乖乖闭嘴。
  周小容在省城逗留了两天,情绪恢复正常,然后跑到车站买去黄海的票,不知何故,上车前突然改变主意,转身去了高铁站直接回碧海,之后未在省城出现过。
  “查到原因吗?”方晟很惊讶,以他对周小容的了解,她跟赵尧尧一样一旦有了主意不会轻易更改。
  “没,完全是很突然的转折,她拖着行李箱到长途汽车站,坐在候车厅玩手机打发时间,还剩十多分钟时陡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出去,连车票都没退,叫了辆出租直奔高铁站。”
  “很怪异,不能理解,”方晟思忖片刻,“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派人到碧海查清楚,不然总觉得……”

  白翎掐了他一下,咬牙道:“凭什么都是我帮你收拾烂摊子,她却什么事不用做?”
  “也开始辛苦了,前几天确定怀孕,下午刚送到森林公园休养。”
  白翎一愣,良久酸溜溜道:“好哇,方家要有正宗的后代了,名字起好没,叫方什么?”
  “小宝才是长子。”方晟赶紧表态。
  “算你有良心,”她脸色稍霁,隔了会儿说,“那我今天来正好填补她的空白,是不是?”
  方晟发觉她对自己所处的角色、位置极为敏感,稍不注意就会翻脸,连忙小心翼翼说:“我个人认为填补一词极为不妥,不如说缘分——你来的时候不知道尧尧怀孕嘛。”
  “嗯……”她听了颇为受用,两人缠绵会儿,又提到樊红雨拜托的事,“根据我妈了解的情况,施健压根不想跟她见面,并托要好的战友委婉表达过自己的态度。当初樊老爷子把他弄到双江,明确说过不准跟樊红雨联系,否则发配到偏远地区。双江不是樊家地盘,施健升迁受到很大影响,本来就很后悔,加之如今成了家,儿子已经四岁,更犯不着拿事业和婚姻作赌注……”
  “樊红雨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他回想她奇特而复杂的表情,沉吟道。

  “天掉下来只是她自己的事,跟施健有啥关系?反正他不可能也不敢跟她见面。”
  “好,我如实相告就是了。”
  白翎似笑非笑:“要是人家情绪低落,你可以乘机安慰啊,人家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老公偏偏不喜欢女人,饥渴难耐,何况趁火打劫本来就是你的拿手好戏。”
  方晟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叫道:“老天,那天夜里可是你一再要求我才……”
  白翎赶紧堵住他的嘴,含糊道:“我说错了,惩罚一次行不行?”
  当晚方晟狠狠惩罚了她一次,第二天早上又应邀再惩罚一次,上班时他腰酸背痛,下楼都要扶着扶梯,搞不清到底谁惩罚了谁。
  刚到办公室,接到县委办通知:八点半召开常委会!
  曾卫华到黄海主政后,很少提前发出会议通知,都是临时决定然后匆匆打电话,庄彬私下戏称每次常委会都是紧急会议。
  接到电话时,于铁涯和任钟山正按计划到乡镇调研,车子已开到黄桐镇,遂骂骂咧咧调头;组织部在冬诚大酒店召开冬季组织委员培训班,房朝阳刚坐到主席台准备做动员报告,只得中断会议;侯宫升失眠,夜里没睡好,听到开会就头疼,遂推说身体不舒服继续请假。
  戴部长在省城参加宣传部专题研讨会;齐志建到梧湘跑青云镇的建筑项目;樊红雨两天前请私假回了京都。
  十三名常委只有九人出席,而且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原定于八点半的会一直拖到九点半。
  会议议程只有一个:讨论县招待所改制过程中发生**和恶性案件的问责问题。
  邱海波下定决心要扳倒庄彬,实在不行起码打掉他的锐气,令他在一段时间内收敛些,防止卓雄收购海陵、冬诚时跳出来说三道四,要让庄彬知道自己不好惹,睚眦必报。
  曾卫华简单介绍大致情况后,要求大家发言,并暗示此事不宜深究,要向前看,一切以团结为重。

  县委书记把话讲得这么明显,已不是暗示,按说大家应该明白讨论的方向。谁知邱海波随即说了十多分钟,话里话外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严肃处理工作组及主要负责人,向投资者们表明县里改革开放、兼容并包的态度。
  付连天没直接要求处理庄彬,而是夸奖了蒋树川代表纪委介入招投标后,极大推动了改制进程,言下之意庄彬能力不够,没准还抱有私心。
  房朝阳没有说话,也懒得多费口舌,准备直接进入投票环节。
  郑冲半眯着眼踌躇满志,之前他已与邱海波计算过,今天投票表决四票没问题,剩下五票里曾卫华除外,蒋树川向来不问正府事务,庄彬不能参与表决,只有方晟、房朝阳两票,注定是碾压优势!

  昨天邱海波找他摊牌,承诺拿下庄彬,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归他,这让郑冲怦然心动,坚定了跟邱海波一起干的信心。
  同样是常委,在正府有没有实际职务大不一样!
  就在曾卫华都以为局势已定,准备讨论问责程度时,方晟突然说话了:
  “关于问责,我举双手赞成,但问责对象是谁,恐怕得仔细斟酌。”
  邱海波没弄清他话里的含义,眨巴着眼睛道:
  “对象还用说?谁主持改制工作,谁就要对一系列事件负责,一把手负责制嘛。”
  方晟慢斯条理拿起一份材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