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9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老板是自己买,还是受人之托?”
  “有区别吗?你只要收到钱就行了。”
  “开价多少?”

  吴老板似乎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预想中的恐吓、威胁等手段都没用上,怔了怔道:“在你中标价的基础上加百分之二。”
  徐靖遥喝着茶头也不抬,道:“吴老板是诚心想买?”
  “不买我闲得蛋疼,跑这儿找你?”
  “那你开的价没诚意啊,”徐靖遥笑道,“起码加百分之二十,大家才有谈判的基础。”
  吴老板阴惨惨道:“姓徐的,你要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从我进这扇大门起,这桩买卖就定下来了,你要做的只是在合同上签字划押,拿钱走人!”
  徐靖遥并不显得害怕,反而用悠闲的目光逐个打量他身后的彪形大汉,道:“吴老板的意思是我若不肯同意报价、签合同,今晚就走不出这家酒店?”
  吴老板握着刀柄,刀尖在桌面上戳来戳去,恶狠狠道:
  “老实告诉你,老子不可能杀人,但把你弄瞎只眼睛、断条腿,不过是小菜一碟。人生在世无非图个快活,不然钱太再也没意思,明白我的话?”
  “强买强卖,不太好吧,”徐靖遥道,“昨天我在正府签过承诺协议的,突然把招待所转手不合规矩,也交不了差。”
  吴老板胸有成竹:“正府那边无须多虑,我们自有办法。至于你,今晚拿到钱就走,回省城吃喝玩乐,黄海的生意委托别人打理,你以后别再回来了。”
  “听起来你都安排好了,我不答应也不行?”
  吴老板懒得多啰嗦,道:“来人,把合同给他。”
  一式三份的收购合同,协议价如吴老板所说加了百分之二,收购方是家没听说的贸易公司。两名手臂满是纹身的大汉一左一右站在徐靖遥旁边,凶神恶煞盯住他。

  “合同……我现在不能签。”徐靖遥道。
  无须吴老板吩咐,两名大汉立即将徐靖遥架起来,匕首抵住咽喉!
  吴老板把玩着弹簧刀,道:“给个理由。”
  “这笔交易是几个朋友合伙做的,我要跟他们商量后才能决定,不能擅自作主。”
  “现在不是做生意,而是拿命换钱!”
  “至少……得通个电话吧?”徐靖遥无奈地说。
  吴老板目光闪动,表情不可捉摸:“好,你打。”
  徐靖遥掏出手机,刚按了一个数字,右侧大汉劈手夺过去用力往地上一摔,手机顿时四分五裂,满地碎片。
  “开开玩笑而已,你还当真啊?”吴老板随即脸色一变,厉声道,“给你五秒钟,给我把合同签了!不然从左手小拇指开始,五秒钟断一根!”
  徐靖遥有点紧张了,转头朝大厅左侧的楼梯口看,几乎同时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绑架、恐吓、勒索,人证俱获!开始行动!”
  话音未落,酒店门外、大厅休息室、二楼楼梯口,一下子涌出二十多名全付武装的刑警,彪形大汉们惊呆了,看着黑乎乎的枪口哪里敢反抗,站在原地束手就擒。
  吴老板也被从椅子上按到地面,反手铐住。他压根没想到惹来带枪的刑警,阵仗如此之大,这才知道事态严重,脸色苍白全身微微颤抖。
  此次行动是严华杰亲自率队。
  因为方晟预计某些人不甘心失败,之前受暗标暗投限制无法威胁恐吓报名者退出,有可能事后采取类似手段强买强卖,遂吩咐严华杰挑选靠得住的刑警,在招待所周边特别是海陵大酒店埋伏,等那帮人自投罗网。
  至于吴老板受谁指使,就看严华杰的手段了。

  发生在海陵大酒店的这一幕,不过是招待所改制过程中的小插曲。随着徐靖遥承诺的资金迅速到位,买断工龄的职工如期拿到第一笔补偿款,其他职工被送到梧湘市招待所封闭培训,招待所设施升级和装修也如火如荼展开,横亘于县领导心里几个月的难题终于得以解决。
  接下来该启动问责程序了。
  其实县招待所改制最终圆满实施,身为主导改制工作的庄彬,应该功过相抵,已经没有必要追究什么责任。
  但邱海波在招待所改制过程中一再受挫,肯定咽不下窝囊气,必然要把气撒到庄彬头上。为防万一,曾卫华找房朝阳商量,打算邱海波在常委会发起动议时从轻处置,让庄彬写封书面检查,再不济搞个内部通报,总之把影响缩减到最小范围。

  曾卫华不想因为邱海波的意气用事使常委会矛盾公开化,形成泾渭分明两股势力,给今后研究部署工作造成负面影响。来黄海前,他就听说韩子学主持常委会时经常被派系争斗弄得头大,还暗自嘲笑韩子学太软弱,要换自己肯定一统江山,无人敢提异议。后来开了几次常委会才理解韩子学的苦衷,不是人家压不住台面,而是这些常委个个有背景,虽不至于完全不把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但也没有太多顾忌,根本不象万水县那些常委、四套班子领导,十分看重县委书记的评价。

  方晟也提前做了些工作,一是请于铁涯继续做邱海波的工作,传话别再刻意争斗,两败俱伤对大家都不好;二是找侯宫升聊天,希望他下次常委会别再“生病”,而且要力挺庄彬,侯宫升唉声叹气似有难言之隐;三是偕庄彬一起拜访戴部长,经过一番周旋,总算劝得他承诺至少保持中立。
  “其实邱海波大可以以让步来换取我们对燕腾集团开设分厂的支持,为何一意孤行?”庄彬很郁闷。
  方晟道:“燕腾集团主要是于铁涯使的劲,邱海波和樊红雨跟着沾光而已。失掉县招待所,邱海波收购海陵就很吃力,以后进一步吞并冬诚势必要付出更多代价,怎能不痛恨到极点?别担心,我还留有后手,倘若狗急跳墙会让他一败涂地!”
  “什么后手?”庄彬眼睛一亮连忙问。

  方晟笑道:“秘密武器,说出来就不灵了。”
  当天傍晚回到家,赵尧尧一反常态主动扑到他怀里,满脸羞涩道:
  “我有了……”
  “确定怀孕了?”方晟大喜,这段时间有意要孩子,没做任何避孕措施,算算也应该栽下种子了。
  赵尧尧点点头,隔了会儿说:“城里空气不好,我准备换个地方。”
  方晟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道:“我让程庚明在森林公园里留间树屋,生活在绿色环保的环境里,吃的东西全部由牧雨秋供应,保证无污染无添加剂,身体方面有小问题景区医院足以应付,大的检查回县城也方便,不过半小时车程,我下班没事就能过去。”
  “看来我离不开三滩镇啊。”赵尧尧显然想起当初和方晟在景区一带玩耍的温馨场景,展颜笑道。
  “嗯,孩子也是土生土长的三滩镇人,将来继承父业!”
  “才不要……”
  保胎第一,当晚方晟灰溜溜抱着枕头、被子到另一个房间睡觉,长达大半年的禁欲期拉开序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