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9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天赵尧尧打电话示警,白翎想了很多。对周小容,她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是方晟的初恋情人,有两年之约,后来为挽救父亲政治前途而嫁给省副书记儿子。周小容在婚礼前突然现身潇南,居然大模大样上门算账,赵尧尧面对她显得非常惊慌,侧面反映周小容与方晟的关系远比想象的还深厚。以白翎自身的经历,觉得除非两人发生过关系,且周小容是奉献出第一次,才表现出有恃无恐。再强硬的男人,对于生命中第一个女孩,心也会格外柔软吧,何况方晟在感情方面本来就优柔寡断。

  方晟情知在白翎面前不能撒谎,否则各种残暴手段层出不穷,只得承认:“有……有过……很久之前的事了……”
  “砰”,白翎突然一拳打在他柔软的肚子上,方晟痛得缩成虾米,连连求饶。她寒着脸说:
  “那夜在森林里你骗我,说自己是处男,我还真信了!早知道你是周小容玩扔掉的破鞋,才不跟你好!”
  方晟又疼又累又好笑,声泪皆下道:“不是要配合你嘛,你说想在生命结束前,和我好一次,我又没主动提到处男。”
  一想也是,当时自己认定必死,非要临死前尝尝**的滋味,就算他不是处男照样进行吧?白翎微微脸红,仍然不放过他,咬牙道:

  “可你装得那么象,哼,跟赵尧尧也强调是处男吧?”
  方晟摇摇头:“那倒不是,在大学里她就知道我和周小容……”
  “好哇,你强行霸占了三个女孩子的第一次,是不是很骄傲?”她笑眯眯的地问。
  方晟知道这是她翻脸的前兆,连忙辩解道:“不不不,其实我很内疚,也因此带来非常多的麻烦,这次周小容回来就是明证,不过后来突然不见踪影……”说到这里他灵光一闪,指着她说,“是你把她……”
  白翎冷冷道:“算你聪明,若非老娘及时出手,上百名嘉宾粉身碎骨!”
  他惊出一身汗,吃吃道:“有这么严重?”
  她调出手机里的照片,指着一包包塑料袋道:

  “周小容在省城四处购买炮仗、烟花,然后拆掉包装取出里面的火药粉末,十多天来大概搜集了二十多公斤,全部压得紧紧得装在行李箱里,你猜她下一步会干什么?”
  想到周小容在潇南理工大学读的化工系,玩火药比煮菜做饭还顺溜,不由遍体生寒,喃喃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不行,我得找她谈谈,不能沉溺于过去,要向前看!”
  “最近她情绪不稳定,我已派人密切监视,过阵子等平息下来再说吧,解铃还须系铃人。”
  方晟心有余悸点点头。
  白翎又笑道:“话题扯这么远,还回到起点,你给周小容打几分?”
  “企图制造恐怖行动,零分!”
  “少打马虎眼,我是指床上的表现!”她不满道。
  “呃……”见她随时翻脸的模样,他已被收拾怕了,无奈道,“也是九十八。”
  她兴趣盎然道:“为何跟赵尧尧一样多?”

  “因为……也不能复习……”
  白翎顿时心情很好,笑得阳光灿烂,自得地说:“身体素质也是不可缺的重要因素,如果老公成天欲求不满,肯定会在外面打野食,长此以往夫妻关系将越来越差。你觉得呢?”
  “这个……”方晟不能苟同。
  因为白翎远避产子,赵尧尧在三滩镇陪伴在身边的那段时间,尽管频次高了赵尧尧便难以消受,但他也没觉得怎样,哪怕范晓灵、叶韵两朵花成天在眼前晃悠,关键还在于自律。不过此时白翎喜怒无常,最好顺着她说话,遂道:“有你在,我连看外面女人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点白翎有足够信心。

  “再问你,赵尧尧和周小容加起来,能不能抵上我?”
  “不能。”
  她更笑得媚眼如丝:“我很欣赏你的坦率,来,复习开始……”
  当晚回到别墅,方晟安静地看电视,罕有地没有骚扰赵尧尧。因为夜里元气大伤,赵尧尧总是睡不够,倚在身边没多久便进入梦乡。方晟觉得赵尧尧这样的老婆两个不嫌多,而白翎一个就足够了。
  此时黄海县招待所改制工作,因为杀出卓老板这匹黑马,情况变得复杂起来。他的如意算盘是收购海陵大酒店,再拿海陵股份入股招待所,成为控股大股东。这个方案庄彬不认可,拿到常委会讨论也遭到大多数常委的反对——蛇吞象的意图过于明显,只要真正站在黄海地方利益立场,绝无可能同意。

  包括曾卫华在内,要求卓老板将海陵大酒店和县招待所的收购区分开来,各是各的方案,资金也是两本账,不可混为一谈。
  碰了钉子后,卓老板在邱海波等人的授意下重新拿了份收购计划书,直接以现金方式收购县招待所,但要求正府在下一步收购海陵大酒店时提供优惠政策,包括减免税收、低息利率贷款和土地方面的政策。
  计划书还是将招待所与海陵的收购行为挂钩,不符合曾卫华的要求,但庄彬清楚这是于铁涯、邱海波能作出的最大让步,再苛求就要闹僵了。正左右为难,方晟刚好回来上班,便赶过去商量。
  听完庄彬的介绍,方晟略一思索,道:“卓老板要求的优惠可以前移到收购招待所,因为不排除其它投资商对海陵有意向,倘若现在答应,等于排它性收购,将来价格还不是他说了算?”
  庄彬叹道:“不仅如此,近年来尽管县里很多接待分散到各大酒店,招待所依然承揽不少公务活动,地位相对敏感,我实在不放心交给来历不明的京都老板。”

  “你想得很深远,估计到更复杂的情况,但燃眉之急得排解,不然疽会愈发严重,形成坏死,”方晟起身在办公室里踱了两圈,道,“除了卓老板,没有投资商愿意接手?”
  日期:2018-03-25 0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