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8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知道赵母那边的亲戚跟赵尧尧少有来往,赵尧尧也没有闺蜜、走得近的同学朋友,若找伴娘肯定也是方家那边的亲戚。
  赵尧尧不善撒谎,当即表情尴尬地回答不出来。方晟奇怪地瞟她一眼,拿起手机准备打给肖兰,赵尧尧赶紧压住他的手,哀求道:
  “别打,真……真的有人选了……”
  方晟不觉好笑:“是谁你就说呗,伴娘又不伴床,瞧你紧张得,还对我保密?”

  赵尧尧还是犹豫不绝,拿不准该不该说,方晟假装又要打电话,赵尧尧又拦住,咬着嘴唇说:
  “我告诉你,可别骂我……”
  方晟乐得笑出声来:“你……真是笑坏我了,到底请的何方神圣?”
  她头垂得更低,声音细若游丝:“白……白翎……”
  仿佛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方晟全身剧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切地问:“谁?再说一遍!”
  他脑袋“嗡”一声,瞬时头肿胀了无数倍,两眼直冒金星,踉跄连退几步倚到墙边,嘴里满是苦涩,全身象被抽空似的只想软绵绵瘫倒在地。
  隔了几秒钟,他象突然惊醒似的,跳起来叫道:“不行,绝对不行!太荒唐,简直是胡闹!我打电话给她,立即换人,今晚就换!”

  赵尧尧跑来紧紧拽住他的手,道:“都安排好了,别……别……”
  “必须换!”他梗起脖子说,“我不能让人家看笑话,这个电话必须打,叫她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别在明天婚礼上出现!”
  她用尽全身力气抱着他,央求道:“这是她的要求,我的承诺……就让她当伴娘吧!”
  承诺!
  两个字闪电般划破夜空,刹那间他想通整件事来龙去脉。

  从自己突然被双规,赵尧尧急于救他而对白翎许诺,这个坑就开挖了。后来白翎郑重要求婚礼前一个月通知她,应该已策划好具体方案。至于送喜帖给容上校,再邀请黄中将出席,都是环环相扣,围绕白翎伴娘身份做文章。婚宴为何留一桌,那是容上校代表白家、代表白翎的娘家!
  很难想象性格暴烈、脾气耿直的白老爷子愿意心爱的孙女受此委屈,某种程度也辱没门风,想必白翎先说服容上校,而小宝八成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白家亦是以这种巧妙方式变相认可白翎与方晟的关系,说到底为了小宝,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父亲是谁。
  想到这里,方晟抚着赵尧尧的长发叹道:“你可明白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我怕委屈你……”
  她垂泪道:“有因必有果,事情由我而起,总要付出代价……”
  “尧尧!”他责怪地刮下她的鼻子,“不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事实如此,”她眼泪扑簇簇直往下滴,“我知道你和白翎发生了一些事,错不在你,未来还需要我们共同面对……”
  方晟汗流浃背,全是冷汗。
  没想到白翎已跟赵尧尧摊牌了!不知有没有提到小宝……
  白翎!你太过分了,弄得我后院起火,婚礼都办得闹心!方晟咬牙切齿想。

  赵尧尧继续幽幽说:“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你的心能留在这里,象从前一样爱我宠我……”
  他拥紧她,一字一顿道:“尧尧,你是我方晟今生今世唯一的妻子,永远都是!”
  她满足地微笑,挂着泪珠依偎到他怀里。
  婚礼当天,方晟以接待许玉贤等市领导为由早上七点多钟就出门,打电话问清白翎住的宾馆,立即赶过去。进了房间,他不管青红皂白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一通,将昨晚的震惊、憋屈和愤怒宣泄而出!
  白翎镇定地看着他,只问了一句:“要不我把小宝抱到婚礼现场,当众叫‘爸爸’?”
  他顿时象被戳破的气球,瘫坐到沙发上,无精打采道:“拿小宝来要挟,你就会这一手。”
  “小宝如今是爷爷的宝贝,若非他白家根本不可能让我委屈成这样,”白翎道,“爷爷之所以不反对,是想以这种隐晦的方式告诉外界,小宝的父亲是你,既明确小宝身份,又相当于把你纳入白家体系,对于家也是一种震慑,以后若想不利于你须考虑白家的报复,明白吗?”
  “那等于在政治上站队了?”
  白翎白了他一眼,卟哧笑道:“你当自己是省部级干部呢,加入哪个阵营就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那倒是,”方晟讪讪道,“只是今后无论取得什么进步都会被说成有靠山的缘故。”
  “仕途方面白家帮不了你,”她干脆利落地说,“白家在军界有影响力,地方不行,也不便插手,只能充当你的保护伞,而非政治推手。”
  “那就好。”
  方晟听了反而觉得欣慰。
  接下来白翎便要求共度“新婚之晨”,调笑地要他在自己身上发挥七分功力,剩下三分留给赵尧尧晚上享用,大概也够她消受。方晟听得心中一荡,立即欲火中烧,急不可耐扑上去。
  如白翎所说,每次与赵尧尧欢爱后他总有意犹未尽之感,但体弱力怯是先天因素,他怜惜赵尧尧的身体,不敢过分索取。而白翎能充分包容他的野蛮和勇猛,并且配合解锁很多高难度动作,令他体会到酣畅淋漓的感觉。
  有时他脑子里真闪出这样龌龊的念头:她俩最好都住进那个别墅,晚上先和白翎欢好一场,稍作休息再去赵尧尧房间大战,能完美解决自己欲求不满的问题,顺便拉近她俩关系……
  天方夜潭!如此比翼双飞、其乐融融的场景大概只能在童话故事里出现。
  一番纠缠、厮杀和缠绵之后,两人大汗淋漓,虚脱般瘫软到一处。白翎恶作剧地咬着他的胳臂,笑道:

  “很难想象你这付烂泥巴的模样,晚上如何重振雄风。”
  方晟怕她多心,不敢提所谓的新婚之夜,笑笑不说话。
  她还不放过他,又说:“要是我和她一左一右躺在你旁边,你先跟谁好?”
  方晟眼睛一亮,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不过他清楚白翎或许真敢这么干——她性格中有豪爽明快的一面,不太受世俗道德束缚。可赵尧尧打死都不会同意,且不论其它,她天生拘谨保守,比如方晟欢爱前必定要关灯,还有一些姿势无论怎么劝说她捂着脸就是不肯。
  “我必须要批评你了,满脑子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和不良习气,还试图拉我们这些纯洁的同志下水,这样下去非常危险。”
  她咬牙狠狠拧了他一下,道:“哼,嘴上说得漂亮,其实巴不得呢!”
  他惨叫一声,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有个很重要的问题要核实,目前为止尧尧到底知不知道我们有了小宝?”

  “嗯——我没明说,她是否往这方面想就不得而知,”白翎想了想问,“婚礼后她也准备要孩子?”
  “应该是。”
  她又拧了他一把,道:“干部不大,倒象那些老官僚一样说起话来含含糊糊,让人抓不住把柄。什么叫应该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干脆点!”
  在白翎面前真能被折磨得没脾气,方晟愁眉苦脸揉揉疼处,道:“她想要。”

  “我猜就这样,”白翎看着房顶出了会儿神,道,“她要是怀上了,你的生理问题怎么解决?找那个水灵灵的范晓灵,还是端庄大方的爱妮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