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517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天瑜在国外接受过马术训练,见到一批批骏马膘肥体壮,难免有些手痒,佩戴好护Ju,矫健翻身上马,在场地内尽情飞驰,跟平时柔柔弱弱的钱家大小姐判若两人,看的赵凤声一惊一乍。
  “钱总真乃女中豪杰。”卢老板望着英姿飒爽的新钱总,轻声赞叹道,不知是真话还是假话。
  “卢总不去展示一下骑术吗?”赵凤声叼着一根饭后烟,笑意冉冉说道。

  “米粒之光,不敢与日月争辉。”卢老板双手环胸笑道,扭过头,看见大刚坐在凳子上昏昏欲睡,善意道:“赵先生的朋友不去一展风采吗?”
  “他?骑女人行,骑马还是算了,容易扯到裆。”赵凤声无情打击着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其实“裆”字确切而言,应该换成“蛋”,只不过跟卢老板初次打交道,说话还是收敛了一些。
  “呵呵,早就听说赵先生是性情中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卢老板微笑道。
  “听卢老板的弦外之音,你好像很关注我?”赵凤声眯起眸子问道。他是喜欢躲在暗处的土狗,不喜欢暴露在聚光灯下,省城所认识的那拨人,基本以对手为主,姓卢的敢这么说,难道跟翟红兴或者庄晓楼有关系?
  “赵先生对天云会所的何山洛不陌生吧?”卢老板拨云见日道。
  “原来卢老板是何老兄的朋友。”赵凤声恍然大悟。
  “省城的圈子就那么大,活到我们这把年纪,玩物丧志的更没几个,大家伙经常聚在一起打牌喝酒,叫做狐朋狗友更为贴切。其实山哥并没有提过你几次,我们这个圈子能量不见得很大,但消息却很灵通,你跟山哥是老乡,又一同混过江湖,不可避免走得亲近,大家伙心知肚明罢了。”卢老板慢条斯理道。
  “那翠园的事,卢老板清楚吗?”赵凤声使劲抽了一口烟,嗓音低沉道。
  卢老板停顿片刻,点了点头,肃容说道:“说不清楚,证明我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翠园的事闹得那么大,圈子里基本都有所耳闻。赵先生,我真心对你说一声佩服!半年时间把那些大哥们弄得人人自危,省城多久没出过这样的虎人了?我们不敢站出来为你摇旗呐喊,可打心眼觉得痛快!”
  赵凤声饶有兴致道:“翟红兴在江湖就那么不受待见?听你一说,怎么觉得他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样。”
  “这么多年,翟红兴骑在我们脖子上作威作福,大家伙甚至已经习惯了忍辱负重,有几位血性兄弟敢去螳臂当车,却没几个人有好下场。赵先生,这些话我也就敢跟你发发牢骚而已,传到翟红兴耳朵里,估计又迎来一场大祸。”卢
  老板五官沉重,轻声叹道。
  “翟红兴还没输呢,非常有希望笑到最后。你跟钱家走得这么近,不怕引火烧身?”赵凤声勾起嘴角玩味笑道。

  “在我心里,翟红兴已经输了。”卢老板目光坚定道。
  听到三妮发出尖锐的求救声,赵凤声眉头勾起,长腿迅速迈出,化成一道黑影急速跑向事发地点。
  卢苑心急如焚,生怕自己的员工不开眼,惹到了江湖新贵,按照赵凤声的作风判断,跟楚巨蛮斗,跟庄晓楼斗,跟翟红兴斗,省城还有他不敢惹的主儿?说好听点叫做骁勇善战,说句不好听的,简直是脑袋别到裤腰带的混不吝,假如自己员工犯错,自己这个老板也脱不了干系,好不容易达成了同盟协议,卢苑哪能任由花落花谢一场空,大腿一迈,用出吃乃放屁的力气,火急火燎跟在赵凤声后面。

  SPA地点距离马场大概五百米左右,赵凤声仅仅用了一分钟出头就出现在大厅中央,见到二妮捂着手臂,面部呈现痛苦表情,并且伴有鲜血不断滴落,赵凤声眉目凶狠,咬着后槽牙荫沉道:“谁干的?!”
  对面站着四位陌生人,三男一女,女孩大概二十出头,褐色头发,浓妆艳抹,有张在夜店里十分常见的网红脸,身材也异常火爆,该翘的翘,该凸的凸,很能勾起男人欲望。
  褐发女孩见到对方只有一名援兵赶到,并且卖相不怎么拉风,鼻孔冷哼一声,指着三妮恨恨道:“我们不就是占了她的房间吗?这女的竟然敢骂我,妈的,老娘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嘴贱就应该受到惩罚!至于你的女人,不小心被我朋友推了一下,磕错了地方,又不是故意的,想找回场子?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份能耐。”
  “呸!长得就像七十年代公共汽车,整成妖津了不起了?还敢指挥大老爷们打女人,姐夫,揍她!把那张玻尿酸的脸给丫打成丨硫丨酸烫过的,看她还有没有底气出来丢人现眼!”三妮掐着小蛮腰厉声喊道。
  有了姐夫撑腰,小三妮底气十足。
  “疼不疼?”赵凤声搂住二妮,仔细查看伤势,发现划了一道长约两厘米的口子,看着瘆人,其实并无大碍,甚至不用缝针。赵凤声自己挨几刀没关系,但见到二妮葱嫩白皙的手臂留下创伤,心疼的直滴血,恨不得把伤势换到自己身上。
  “你挨了那么多道伤疤,我每次问你,你都笑着说没关系,可我受了这么一点点伤,为什么那么疼?你以前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二妮躺在不算宽阔的胸膛,听着温柔的话语,闻着熟悉又舒服的味道,这几天的抑郁随即烟消云散,再也不像刚才一样蛮横无理,语气又轻又柔。

  “闭嘴!因为你们是女人我才没下重手,张煌,周成明,戴如斌,你们三个给我打,往死里打,连女人一起打,出了事,我替你们兜着!”褐发女孩张狂叫喊道。
  褐发女孩名叫贺余珊,之所以如此猖獗,父母全是省城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资产轻松过亿,确实有猖狂的资本。独生子女的身份,又长期得不到父母正确引导,促使贺余珊做起事情无法无天,完全不考虑回旋余地,反正每次捅出篓子有父母来擦屁股,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谢愤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到了一定年龄,社交最讲究圈子,富家子女很少会跟穷苦人家的孩子做朋友,贺余珊旁边的三位男人也各有来头。
  张煌父亲是区里的正科级干部,靠着笔杆子熬到今天位置,虽说没什么实权,但起码不会遭到富二代排斥。周成明父母常年在国外经商,也是属于没人管教的纨绔子弟,从小学起就跟着贺余珊为所欲为,是学校女霸王头号打手。戴如斌的父亲是一位包工头,有钱,但没什么地位,好不容易攀爬到这个圈子,付出了不少艰辛努力。
  三人家世不错,脑子也灵活,不约而同对家中独苗的贺余珊存在一定想法,只要得到这朵鲜花,等于白白奋斗几十年,再说贺余珊相貌属于中上等,放到库上也是一位尤物,娶到家中人财两得。贪婪伴随着欲望,欲望又会滋生出莽撞,三人集体想要拔得头筹,争相扑向赵凤声,气势汹汹杀出,想要为佳人出一口恶气。
  “我打会架,你先一个人待会。”赵凤声柔声道。
  “我不。”二妮拿出小女人独有的撒娇,不肯再离开日思夜想的怀抱。三个身手普通的家伙而已,她相信自己的男人有一百种方法搞定。
  “调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