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以来我把你当作朋友看的,所以方晟负气到黄海做大学生村官,嘱咐你帮我照顾他,顺便收发两人的包裹,发现他感情方面的异动立即告诉我,当初我是不是这样说?”
  “是……”
  “可现在你们俩结婚了!”周小容讥讽地笑道,“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好闺蜜暗度陈仓,这等黑色幽默的事竟让我遇上了!”
  赵尧尧鼓足勇气说:“在你结婚前……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真的,不信你问他。”
  周小容冷笑:“生米煮成熟饭,现在怎么解释都可以,可惜最起码的诚信你已失去了,我不可能相信你说的每句话!”
  “那天听到你结婚的消息,他伤心难过得在大街上昏倒;你婚礼后打电话时他躺在医院输液,这些都有据可查,也有证人!”
  周小容寒着脸说:“我今天来就是找你算这笔账!不错,我违约在先,没等到两年之约就嫁人,但我是有苦衷的,那晚把新郎冷在房间里冒险打电话就打算解释事由,你倒好,无论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让他接电话!”
  赵尧尧争辩道:“当时他的精神状态很差,医生叮嘱要控制好情绪,经不起刺激了。”
  “后来病愈出院总该缓过劲,能把真相告诉他吧?你说了没有,什么时候说的?”她紧紧盯着对方,锐利的目光发出迫人的寒气。
  这是赵尧尧心虚之处,也是数年来的心病。关于周小容因挽救父亲政治前途而不得不嫁给碧海省委副书记儿子的苦衷,赵尧尧始终深深压在心里,直到与方晟领结婚证,当晚将女儿身交付给方晟后,才不经意间说出来。时过境迁,方晟并没多想,反而觉得周小容舍身救父的行为很可笑,而赵尧尧隐瞒真相的做法是对的。
  然而这是方晟的想法,周小容肯定不这么认为。
  赵尧尧避开对方的视线,低低说:“我确实隔了很久才说,但他从住院起已决定忘掉你,拒接电话、删除好友,不看你的短信等等,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何必对业已发生的事实耿耿于怀?”
  周小容冷笑:“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尧尧,没想到你也深黯诡辩之术。坦率说,当时我是有想让方晟继续等下去的念头,而且以我们感情的深厚程度,他应该答应。我跟那个男人毫无情感基础,兴趣爱好、社交圈子什么的都不合拍,他把我追到手玩一阵子很快会腻味,到时正好离婚一拍两散,我就跑到黄海死心塌地和方晟在一起,届时剧本将会重写,明白吗?”
  赵尧尧倒吸口凉气,暗想好完美的设计,幸好把真相压了数年时间,否则以方晟对周小容的痴心真有可能答应!
  “你不觉得那样对方晟很不公平吗?”赵尧尧认真地问。
  “很公平,因为我的第一次早就给了他,和那个男人不过是手术修补的产品而已。我不在意他跟你暧昧不清,他也应该不在意我跟那个男人短暂的婚姻。”
  “我们没有暧昧,而且你……”赵尧尧被她的逻辑惊呆了,结结巴巴说,“你跟人家结婚了……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周小容低沉地笑笑:“你的意思是我已不是清白之躯,不配再跟方晟好?可你想想,在此之前方晟实际上和我同丨居丨了两年,他也不是清白之躯,你为何接受?”
  想到还有白翎,赵尧尧不觉黯然,深深低头不语。
  “我知道你在大学洁身自好,是难得的清纯女孩,可人总是会变的,倘若婚后方晟长期在外,你偶尔跟某个男人一夜情,难道内疚得非得离婚?人的身体与精神是两回事,只要真心和他长相厮守,曾经的波折和曲折有什么问题?”

  赵尧尧勇敢地抬头,道:“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方晟是个优秀的男生,有权利选择更简洁、更积极的生活方式,让他沉溺于痛苦和等待继而产生负面情绪,真心相爱的人不会这么做,事实上那晚不让他接电话,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虽然我不明白你当时的想法,但你今天亲口承认,我更觉得自己做得不错。”
  “那是我跟方晟之间的事,无论怎么选择,我都需要他亲自说出口,你有什么权利替他决定?”周小容笑容更冷,“别忘了你只是联络人,不是他的女朋友!”
  赵尧尧又低头,不安地摆弄着咖啡杯,在周小容面前她无法骄傲,无法清高,只是犯错后等待处罚的小学生。
  周小容又说:“由于你关键时刻背叛了我,又始终陪伴在身边软言温语,恢复后他自然能硬下心肠拒绝,让我失去最后的希望……”
  “和省委副书记儿子结婚,应该是个好归宿,何必专程跑到潇南跟我生气?”

  周小容定定看着赵尧尧,直看得她心里发毛,然后才慢腾腾道:
  “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离婚了。”
  赵尧尧脑子里“嗡”一声,手脚冰凉。今天是什么日子?杀上门的全是女煞星,听到的尽是坏消息,举办个婚礼竟如此艰难?早知如此真不如低调点儿,悄无声息在黄海安心做居家小女人的生活,无人打扰,也没有这些烦恼。
  既然麻烦找上门,回避不是办法,必须勇敢地面对。赵尧尧再看周小容时神情已发生变化,恢复平时的清澈和冷静,道:
  “原来你又是自由身,接下来打算来潇南长住,抢回方晟?”
  周小容晒笑,轻轻摇头道:“别说得太难听,抢?我是他的初恋情人,眼下还没人老珠黄,魅力犹存,要说勾勾手指头就能把他唤来有些夸张,稍微撒个娇流几滴眼泪,保证他心软得一塌糊涂,信不?”
  赵尧尧从容道:“方晟已不是潇南理工大学的方晟,如果想得太多,你会非常失望。”
  “这个我信,因为赵尧尧也不是当初单纯而拘谨的赵尧尧,时代在变,人也在变,所以人心难测。”
  看看手表,方晟快从黄海回省城了,赵尧尧极不希望他看到周小容,遂不耐烦道:
  “你到底想干嘛?”
  周小容悠悠道:“来潇南的路上我也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找你算账,那笔账怎么算,大错已经酿成如何弥补……”

  赵尧尧生硬地说:“我没错!”
  “难点就在这里,”她手一摊道,“你无论如何不会承认用不光彩的手段抢走了我心爱的男人,但我如今是单身女人,有权追求自己想得到的……”
  赵尧尧脸色剧变,声音冷咧:“小容,做人要有底线,不能为所欲为,破坏别人家庭幸福是可耻的!”
  “急什么?离婚礼还有十多天,到那时你们才是正式夫妻。”
  “我们早就领了结婚证,要不要拿给你看?”
  周小容大惊,瞪着她好一会儿,点点头道:“好,好厉害的手段,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所托非人,算我周小容走眼!”
  “我没有辜负你,直到你突然宣布婚讯那天之前,”赵尧尧觉得有必要把话说清楚,“没有两年之约,方晟可以自由恋爱,我也是,加上之前接触的基础走到一起再正常不过,如果你真心爱他,就应该为我俩祝福。”
  周小容深深瞅了赵尧尧一眼,站起身干脆利落地说:“我不会祝福!”
  说罢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随手扔出阳台,转身就走。
  赵尧尧没有送她,站在阳台前目不转睛看着周小容离去的身影,直至消失在树荫尽头才收回视线,长长叹了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