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翎又说:“当时我内心犹豫而彷徨,一方面想接近他,另一方面又担心引起家族之间矛盾,因此借口专案组工作忙刻意回避,让你俩走得越来越近,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悔……跟我有婚约那人私下谈恋爱,到美国生养那是之后的事,等我知道时你俩关系已有突破性进展,这些我都看得出……”
  赵尧尧忍不住道:“所以你心甘情愿帮我俩证婚?”
  “我何尝不清楚是你玩的小伎俩,正如后来的承诺——其实你本可以不那么说,我照样会竭尽全力帮他,偏偏我们都是注重守诺的人,答应过的事决不反悔,”白翎暗示道,“不久于家从中作梗把你弄到香港,前景难测,这期间我和他发生了一些事……”
  “啊!”以赵尧尧之淡定都紧张万分,急忙问,“哪些事?”
  白翎微微一笑:“多说无益,你还是不知道诸多细节的好。不能怪他,当时情况特殊——几乎身临绝境,两个人都觉得生命倒计时。而且是我主动的,你可以骂我不知廉耻好了,总之……”
  “别说了!”赵尧尧怔怔落下泪来,心里已明白大半。
  “情况发生变化后,我当然有理由要求他负责,想必他也是勇于承担责任的男人,但你俩婚约在先,我还是证婚人,铁一般的事实不可更改,所以在你从香港前我选择隐退……”
  赵尧尧抬手打断她的话,眼泪扑簇簇如断线珍珠,凄然道:“我已不想结婚了……等他回来决定吧,无论什么选择我都接受……”

  白翎责怪地喝道:“赵尧尧!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眼下觉得委屈的是我,而不是你!你出身名门,我们白家哪里差半分?你认为我横刀夺爱,那么周小容看到你会怎么想?方晟是个好男人,我们也都是洁身自好的女孩,错就错在不该相遇相识!”
  提到周小容,赵尧尧不觉止住眼泪。
  白翎又道:“以伴娘身份站在你旁边,知情人说不定腹诽我是小三呢,你以为我愿意?可我这辈子总得穿一次婚纱呀,不能象你这样光明正大地穿,就巧立名目穿,这点可怜的愿望你都不肯?”
  “可是……”
  “你希望独占方晟,不想看到他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看看我们家族长辈们,你父亲,你伯父,我父亲,我叔叔……哪个身边没有别的女人,那都是公开的秘密,没人指责他们!象方晟这样优秀的男人,你有信心一辈子将他拴在家里?我已警告过他,除了我和你,绝对不准碰任何女人,什么爱妮娅、叶韵、范晓灵,统统在我监控范围内,哼!”
  赵尧尧倒为方晟争辩道:“他跟爱妮娅只是工作上的联系……”
  “从工作到感情只有半步距离,弄不好就躺到床上了,这一点含糊不得,”白翎见气氛缓和,赶紧道,“他不知道我今天来这儿,也不知道伴娘的事,暂且瞒住,等婚礼那天再揭开谜底,行不行?”
  看着她期待的目光,还有刚才那番话,赵尧尧脑子乱糟糟的,心里一阵阵绞痛,从未有过这般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一答应就把方晟的心分成两瓣送给白翎,再也不能独自享受在他面前撒娇、嗔怒的甜蜜。
  因为白翎也会这样。
  因为他同样和白翎象夫妻一样恩爱!
  然而她还是缓缓点了点头,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大滴大滴落在咖啡杯里,溅起片片涟漪。
  白翎起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轻声道:“过几天联系。”说罢悄然离开。
  赵尧尧孤零零坐在阳台,哭会儿,想会儿,再哭会儿,再想会儿,咖啡、茶点早已凉透,也无心品尝。

  她实在想不到白翎居然出这样的难题,自己偏偏无法拒绝。细想起来,她与方晟的情感之路并不平坦,有陈建冬不断骚扰,更主要是于家的施压和阻挠,两方面都给方晟造成很大麻烦,象上次双规事件,若非白家从两条线全力相助,后果难测。
  可以说方晟的性命以及政治生命都是白翎挽救的,冲这一点,赵尧尧就必须有所退让。
  然而退让的不是利益,而是感情!
  感情是无法割舍的。
  她突然想起从香港回来后,每次问起白翎,方晟都目光游离、支支吾吾,原以为是不知情,现在才知他心怀愧疚。
  以白翎好胜率真的性格,应该不会在感情问题上退缩,为何抢在自己回来前跑得不见踪影,其中必有缘由。

  联想到白翎隐隐透出的气质变化,以及不惜自我矮化也要身披婚纱的决心,赵尧尧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孩,立即推理出一个可怕的事实:
  白翎有了方晟的孩子!
  简直晴天霹雷!
  一直以来要不要孩子的问题上,方晟的态度是可有可无,哪怕方池宗和肖兰每次打电话提及,他总是推三阻四。现在想想,是不是因为白翎已生了一个,所以才不着急?
  这样看来,自己始终疑心的白翎那种微妙变化,其实是做妈妈后特有的母性的温柔!
  也是初为人母的骄傲和自信。
  赵尧尧反省自己在怀孕问题上过于消极,究其原因还是怕麻烦,因为她的性格决定了她其实并不喜欢孩子,很难想象整天抱着孩子,一把屎一把尿细心呵护的场面,她从精神和生理上都没有做好准备。
  必须要个孩子了!
  赵尧尧决定要捍卫自己的婚姻,尽最大可能将白翎驱离方晟身边,越远越好。
  门铃又响了,这回应该是电工师傅,早知道刚才就不给白翎开门!她边埋怨自己边匆匆抹掉眼泪,打开大门,蓦地如遭雷殛,脸色煞白僵立在原地,嘴唇颤抖着半个字都说出不出来!

  访客竟是赵尧尧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今生今世都不愿相见的一个人:
  一如往昔带着明快开朗且略有几分促狭的笑容,周小容悠悠然从赵尧尧身边进了客厅,东张张西望望,不时简洁地评论:
  “色调不错,方晟喜欢杏黄。”
  “楼梯拐弯急促了点,可以在中间做个平台。”
  “吊灯形状蛮好的,符合新房气息。”
  赵尧尧半傻半痴地跟在后面,低眉顺眼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在周小容面前她原本就没有自信,加上方晟的关系,更觉得愧疚。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她清楚周小容是听到婚讯上门兴师问罪的。
  转到二楼阳台,见小圆桌上的咖啡和茶点,周小容眼睛一亮,笑道:“真有小资情调啊,尧尧什么时候好这一口?噢,刚才在这儿接待客人,是上门祝贺的朋友?”

  赵尧尧摇摇头。
  周小容大大咧咧坐下,等赵尧尧去厨房重新煮了壶咖啡端过来,啜了一口,叹道:“太苦,方晟还象上大学时那样不爱加糖,你也受他影响了。”
  周小容似乎感觉到她意兴阑跚,仔细端详一番皱眉道:“好像刚哭过,举行婚礼应该很开心才对,为什么……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
  赵尧尧轻轻叹息,没有说话。
  “你呀总是金口难开,以前在宿舍里就是,我说十句你顶多应几个字,好像我表演单口相声似的,”周小容啜了两口咖啡,笑眯眯看着她,“知道我为何而来?”
  赵尧尧还是摇头。
  周小容收敛笑容,手指在桌沿划着圈,道:“潇南是我的伤心之地,本打算永远不踏入这里半步,可昨天在大学校友群看到方晟结婚的消息,新娘居然是赵尧尧,所以我坐早上的动车过来!知道原因吗?他的新娘可以是任何人,唯独不能是你!”
  明白话中的意思,赵尧尧依旧不吱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