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帮我妈留一桌,她带几位军官帮你撑撑场子。”
  他和赵尧尧结婚,请容上校出席?这,这不是当众挑衅,打白家的脸么?或者白翎要怂恿容上校在婚宴上闹事?
  方晟赶紧说:
  “不太好吧,我说不出口,她……也不可能答应……”
  “没关系,我事先跟她沟通好,保证不会砸你的场子!”白翎不容置疑道,“说好了一桌,不准遗漏!”说完便挂了电话。
  方晟从省城一直琢磨到黄海,始终猜不透白翎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回到办公室,他拿起铅笔草拟名单。
  中国人请客是件大事。该请的一个不能少,不该请的多半个都不行,麻烦的是你认为不该请而对方认为应该请,这个梁子就算结下了,性质比当面骂他还严重。更麻烦的是你认为应该请可大家都认为不该请,那个人的出现会让所有人都不自在,破坏整体氛围和谐。
  请上级领导有讲究,悬殊太大的别高攀,一则人家肯定不会出席,请也白请,二则即使碍于情面出席,没有对等的嘉宾作陪,场面更尴尬。领导座次安排也非常重要,谁坐首席,谁位于下首,谁可以自由调配,这些都有铁一般的规矩,万万忽视不得。
  同级之间要注意亲疏远近的搭配,不能给领导造成拉帮结派的印象,更不能刻意炫耀自己的交际能力。如有位局长替儿子办婚宴,几乎所有乡镇书记和镇长都参加,县领导们既反感其张扬,又生出惕意,觉得此人野心不小,不久便将这位局长调到文明办挂起来。
  邀请下级也有学问,直接负责的部门不能一网打尽,人家会误解你想收红包;曾经工作过地方,老领导和曾经手把手指导过自己的老同志务必要到场,否则就是忘本;一般工作人员当中冷不丁邀请两三位,就是释放意味深长的信号。
  整整一个下午,方晟都在反复研究名单,增了删,删了增,难度比修改正府工作报告还大,直到晚上初稿才基本形成。
  上级领导:何省长、姜主任、许玉贤、韩子学、杭真、爱妮娅、肖萧捷;

  县四套班子:十二位常委、几名副县长、在人大政协任职的凡镇宇、方贵宏等人;
  同事、下属:正府办正副主任和各科室负责人、景区管委会副主任和中层干部、三滩镇主要领导,以及曾在那里工作过的丁平、耿石涛等老领导。
  此外还有在省城工作的大学校友,如于舒友等人。
  算来算去,把几乎肯定不可能出席的剔掉还有七桌,比原计划多出一桌。方晟特意打电话给楚中林表示歉意,因为规模问题没邀请组织部、宣传部和纪委的常务副职,那样一来涉及面更广,作为嫡系的楚中林也不便出席,否则容易造来闲话。楚中林笑着表示理解,说过段时间兄弟几个私底下热闹一下。
  细细梳理两三遍,确定没有重大疏漏,这才让办公室打印喜帖,景区管委会让程庚明、三滩镇请朱正阳代为分发,县四套班子则由方晟亲自一一送达,至于上级领导情况比较复杂,梧湘那边他专程跑了一趟,许玉贤、韩子学和杭真都在县里调研,电话邀请后由秘书代收,童彪倒是在学校,一脸意兴阑跚,言语间流露未必参加的意思,方晟倒也无所谓,请客就是礼节,不一定非逼着人家出席。至于省城衙门可不是说进就进,须得爱妮娅从中周旋和安排。

  接下来还有个难题:如何找到容上校,把喜帖交到她手里?
  想到容上校威严而气度非凡的样子,他埋怨白翎怎么出这种难题,到底怎么开口,邀请小宝外婆参加小宝爸的婚礼,新娘却不是小宝妈!
  殊不知此时远在省城的赵尧尧也遇到天大的难题。
  经过几天张罗,别墅装扮得美仑美奂富丽堂皇,呈现典型的欧式风格;婚礼相关事务落实妥当,婚纱摄像衔接工作也基本到位,就等方晟周六到省城拍摄。
  当天监督工人们安装完窗帘后,看着家里井井有条的布置,虽感到疲惫却有种成就感,便煮了壶咖啡,烘培两块蛋糕,加上巧克力甜筒、四色坚果,坐在阳台小圆餐桌上,凉风习习,边品尝下午茶边看潇南晚报,惬意而悠闲。
  仅仅享受了十多分钟,难得的静谧便被打破,外面有人按门铃。
  大概是电工师傅,上次装完灯具后她发现有个壁灯不亮,联系售后说这两天派人过来。
  打开门,赵尧尧一呆,外面竟站着白翎!

  那天晚上两人虽打了照面,但仅匆匆瞥过,今天细细打量才发现白翎气质发生某种说不出来的变化,令赵尧尧感到又熟悉又陌生。
  两人对视了足有三十秒钟,白翎平静地说:“不欢迎客人进去坐坐?”
  赵尧尧并没有迎客的意思,冷冷道:“你来干嘛?”
  白翎突然从黄海消失,赵尧尧隐隐猜到与方晟有关,但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愿想也不敢想,只固执地认为只要方晟真心爱自己,并且有婚姻为基石,任白翎再怎么折腾也不怕。
  “我来……”白翎轻笑一声,“是提醒你,该履行承诺了!”
  这句话击中赵尧尧软肋,不由自主让开身体,默默带白翎来到阳台,端了杯咖啡给她,然后一言不发看着对方。
  白翎气势上已占据上风,并不急于说话,慢吞吞喝了小半杯咖啡,道:

  “婚礼筹办得差不多了?”
  赵尧尧咬着嘴唇道:“如果你要求取消婚礼,我宁可毁约也决不答应!”
  “我早说过不可能,”白翎道,“不但如此,我还会过来帮忙,争取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
  赵尧尧警惕地盯着她,半晌才问:“什么意思?”
  “你必须同意我参与婚礼进程,这就是你要履行的承诺。”
  赵尧尧更是一头雾水,瞠目结舌看了白翎良久,道:“你作为朋友出席,根本不存在任何障碍,我也完全同意,这跟承诺有什么关系?”

  白翎一字一顿说:“我要当你的伴娘!”
  瞬时周遭空气突然凝固,外面隐隐的暄哗声、汽车来往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赵尧尧呆呆看着笑靥如花的白翎,彻底明白她的用意:
  白翎哪里是当伴娘,而是想身披婚纱,同样以新娘身份与方晟完成婚礼仪式!
  僵持数分钟后,赵尧尧苦涩地说:“到这个地步你都不放弃,为什么?”
  白翎又喝了口咖啡,无意识转动杯子,道:“如果没有众所周知的娃娃亲枷锁,新娘应该是我,信不信?”

  “我跟他认识和交往在前,你是后来硬插进来的。”赵尧尧提醒道。
  “那是事实。不过因为你,他几次三番遭到陈建冬袭击,若非我出手相救早已没命,这一点你承认吗?”
  赵尧尧点点头。
  “当时我们同时跟他来往,但他对周小容念念不忘,其实无论你,还是我,对他来说只是A与B的问题,并非非谁不可,你觉得对不对?”

  虽然感觉方晟更爱自己一些,不过白翎的话似乎也有道理,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