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本来端茶杯准备递给她,闻言脸一沉,将茶杯搁得远远的,冷冷道:
  “我的工作只能由市县两级组织考评!”
  “随便说说,错了别介意,”她被方晟忽硬忽软的态度弄得没办法,陪笑道,“我今天来,主要想商量一下尧尧的婚事。”
  他漫不经心道:“前几天尧尧说办不办婚礼无所谓,反正过阵子准备要孩子,不想太辛苦。”
  赵母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暗骂上次你提出婚礼,还要于家凑一桌人,这件事惊动了于老爷子,本来达成一致是绝对不接受要挟,宁可过阵子把于铁涯调离黄海。但于铁涯看来真是度日如年,三天两头打电话诉苦,甚至发火要找人把方晟处理掉!于家吓坏了,紧急研究对策,最终还是于老爷子拍板,同意接受方晟的条件。

  好不容易达成共识,怎么又不办婚礼呢?
  她赶紧说:“关于上次说的于家派代表出席,他们已同意了,不包括铁涯共十个人,其中我娘家加我四个,于家有六人。”
  “如果清一色娘子军,可不能安排首席啊。”
  “有男有女,大概各一半。”于家估计方晟会计较这一点,提前做好安排。
  方晟突然沉默,不知在想什么。经过几个回合较量,赵母已对他产生些畏惧,不敢随意说话。
  “参加一场原本反对的婚礼,而且是被迫的,于家心情一定很差吧?”他缓缓地说。
  赵母略为迟疑,道:“说到底大家真心为尧尧高兴,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对于大家族来说几乎是奢望。”
  “可见于家对于铁涯寄予厚望,”方晟手指在沙发柄上有节奏地敲击,“如果他是于家新生代杰出代表,那么我必须实话实说,于家的辉煌大概难以维继!”
  被他的话惊呆了,赵母半晌没吱声,良久才谨慎地说:

  “新生代几位子弟常年在外,我跟他们接触很少,不便评价,但要论基层经验和社会阅历,肯定不能跟你比……”
  方晟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些……”
  “大家族子弟出身不凡,文化底蕴和接受的教育也非普通人可比,由此养成独特的性格和价值观,都很正常,但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处理事务的水平,可以通过日常接触看得一清二楚,”方晟道,“身为县长驾驭不了副县长,反而需要家族出手相助,从这一刻起,已预示于铁涯的失败。”
  赵母挺直腰轻声道:“感谢你告诉我肺腑之言,我也透露一点秘密,那就是这期间于家对你开价十分愤怒,说什么的都有,唯独老爷子流露欣赏的意思,说你们骂人家是堂吉诃德,是螳螂挡车,可你们有没有办法制伏他?没有就别躲在家里发狠,象铁涯那样空降到黄海跟他别别苗头!”
  方晟笑道:“老爷子可是枪林弹雨里打出来的,知道官场生态在县区层面厮杀得最为惨烈。”

  “无论如何,这次于家拿出足够的诚意,为了尧尧今后幸福,为了你仕途顺利,希望婚礼后你和铁涯之间……”她刹住口,试图酝酿一个能让方晟接受的词语。
  方晟却轻飘飘转开话题:“考虑到行程方便和缩小影响,我打算将婚宴地点放到省城,具体日程安排过几天发给阿姨,有意见可以提前沟通,但婚礼前三天必须敲定下来,不能再改,阿姨认为呢?”
  赵母好不容易与他达成共识,岂敢节外生枝?至于婚礼日程安排自有于家的人仔细斟酌,自己又说不上话,遂笑道:
  “没问题,以后保持联系……尧尧还在房间里?”
  方晟知她到底舐犊情深,想着与女儿重归于好。遂开了书房门,悄声告诉赵尧尧于家同意派人参加婚礼,公开承认母女身份的事。赵尧尧真是女孩子里面的极品,没有喜极而涕,也没有放声欢呼,凝神想了想,道:
  “你答应了什么条件?太吃亏的话宁可不办,只是个形式而已,不必认真。”
  方晟被逗笑了:“我是吃亏的人吗?别多想,出去叫声‘妈’,声音甜一点,她等很久了。”
  赵尧尧垂下眼睑好一会儿,才淡淡说:“知道了。”
  出了书房,她低头声音象蚊子叫似的,叫道:“妈——”
  “哎!”
  这一刻赵母露出慈母本色,起身到女儿身边,紧紧拉着她的手,细细打量一番,眼圈不禁红了,道:“尧尧,妈……对不起你……”
  赵尧尧似不太习惯这种母女间的亲热——大家族好像都这样,白翎与容上校之间也没有寻常人家的粘乎劲,告别时甚至还握手,让方晟也是醉了。她轻轻挣脱赵母的手,紧挨着方晟坐下。
  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随便聊了几句赵母便起身告辞。
  等到周末,方晟和赵尧尧到省城父母那边正式商谈婚礼事宜。之前方晟已个别与方池宗通过电话,透露赵尧尧与于家的关系,当得知她父亲居然是电视里经常露面的那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来。因此方晟警告说不准泄露风声,不准打听于家参加婚宴人员的身份……一系列不准,方池宗都毫无怨言地接受。
  统计婚宴嘉宾人数,方池宗的战友大概三桌,方家和肖家亲戚朋友以及邻居五桌,方晟只打算邀请县领导班子、正府办中层干部、三滩镇和景区管委会主要领导等约六桌,以及于家一桌,总共十五桌左右规模,已是一再压缩,不能再精简了。
  至于婚宴地点,方晟决定放在省城最好的东方金城酒店——婚礼规模低调,但档次不能低调,现在方晟最不缺的就是钱,一定要营造出浪漫纯美、盛大豪华的氛围。
  出乎意料的是东方金城牛气冲天,婚宴不接受非VIP会员预订,无奈只得找爱妮娅。她很惊讶方晟居然这么短时间就搞定于铁涯,逼于家签城下之盟。方晟说所谓新生代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看来不仅富不过三代,贵也同样如此。爱妮娅说若非这样,你岂能轻易得手?
  不到五分钟她便回话,帮他预订东方金城最豪华气派的主厅——东方厅,平时可容纳三十桌,爱妮娅让酒店摆十八桌,一方面留有余地,根据经验当领导的办事通常会冒出不请自来的客人;另一方面场地宽敞,便于各项仪式和活动。具体日期订在下月十八号,还有整整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周六两人在拥有的房产中选了套别墅作为在省城的新房,因为是精装修拎包入住,只须添置家电、部分家俱以及生活用品即可。方晟有事先回黄海,让赵尧尧留下采办、布置,同时负责联络婚纱摄影、婚庆公司等等琐碎事务。
  回黄海途中,白翎正好打电话闲聊,方晟想起她说过如果举行婚礼必须提前一个月告知,而且以白家在省城的势力,不可能隐瞒,遂如实相告。白翎在电话里逗着小宝笑声不断,听到这个消息沉默好一会儿,问:

  “于家确定出席?哪些人?”
  “只知道人数是六位,男女各半,跟赵家四位亲戚凑一桌,具体身份不清楚。”
  白翎又好长时间沉默,方晟误以为断线了,才听她说:
  “有省领导出席?”
  “出于礼节会邀请何省长、姜主任,估计不会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