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有人问:“放走姓万的,正府会不会反悔?”
  庄彬斩钉截铁道:“我以党性和人格担保,绝对不让大家吃亏!”
  三十多名职工一齐鼓掌。
  万长青住院治疗,暂停所长职务,正府办和财政局工作进驻招待所,讨论研究改制方案,落实补偿金问题。
  虽然庄彬很完美地化解了这场**,于铁涯却咽不下这口气,拉着邱海波找曾卫华,要求免去肖翔和牛志银的职务。
  县长加分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份量足以令曾卫华重视。但正府办主任、财政局局长是关键敏感岗位,不可能因为工作中的小冲突而轻易撤换,否则组织人事的严肃性何在?

  曾卫华很清楚,于铁涯觉得肖翔是方晟的人,平时用起来不得劲,想办设法拿掉,这次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其实曾卫华也对市委办主任陈复达不满,可当领导必须要有耐性,有涵养,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出手,哪有这样硬来?都说曾卫华作风霸道,但他做事也有分寸,并非蛮横无理的霸道,凡事都要建立在有理有据的基础上。
  “二位的意见很重要,这样吧,我把朝阳部长叫来,先小范围商量一下。”曾卫华随即叫来房朝阳。
  听完于铁涯的述说,房朝阳不假思索道:“工作中的意见分歧与不听指挥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从后来的进程看,不轻易松口是对的,庄县长不是成功说服那些职工吗?”
  “不能用小概率来搪塞原则问题,当前的情况很危急,万长青身受重伤,不及时治疗随时有可能当场丧命,我是现场总指挥,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而不是象他俩讨价还价,关键时候拖后腿!”
  邱海波也说:“县长指挥不动局长,市长指挥不动县长,省长指挥不动市长,岂不天下大乱?要一层一级组织有何用?我觉得新领导班子要树立应有的权威,杀一儆百!”
  房朝阳思索片刻道:“于县长和邱书记把一件很小的事上升到政治高度,让人无话可说,但我反对调整肖牛二人的职务!”
  组织部长明确反对,小范围人事碰头会就算失败了。曾卫华道:

  “于县长还有什么意见?”
  于铁涯和邱海波对视一眼,冷着脸说:“我建议召开常委会!”
  曾卫华愣了愣,没想到于铁涯平时温文有礼,性格中竟有执拗的一面。是否调整肖牛二人的职务,他倒无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财政、税务、国土、教育这些核心热门岗位,要等他观察一段时间才有决定,而非现在。不过他很有兴趣看一下新常委班子势力分布情况,而表决最能直观地体现。
  “好,通知各位常委下午两点开会!”曾卫华说。
  当听说会议议程只有一个,就是讨论是否调整肖翔和牛长青职务时,方晟第一反应觉得于铁涯疯了!
  没等他开口,庄彬第一个发言:
  “一件处理得很圆满的**,不过因为期间两名干部抗争了几句,就被扣上阴奉阳违、不听从指挥、大局观不强、组织纪律性差的帽子,以后工作中谁还敢提不同意见?于县长是不是要达到一言堂的效果?”

  于铁涯怒目而视:“那是处理**,事态危急!”
  “危什么急?我一个人进去不就把事情摆平了?”庄彬反言相诘,“你站在外面指挥了半天有什么效果?”
  “不要仗着地头熟,危机事件有标准的处理流程,耍个人英雄主义早晚会出事!”邱海波道。
  方晟道:“大家都不敢走到群众中面对面解决问题,难道就守在外面开现场会?”

  “现场会是必须的,关键要尽快统一意见,”郑冲道,“某些干部纠缠于细节,影响领导决断,这样的先例不可开。”
  房朝阳嘲讽道:“郑常委的意思是无论领导说得对与错都必须执行?组织纪律性真强啊。”
  见常委们旗帜分明地吵成一团,曾卫华威严干咳两声,道:
  “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那就表决吧!”
  于铁涯郑重其事道:“我同意免去肖翔正府办主任职务、牛长青财政局长职务!”
  “我同意。”邱海波道。

  房朝阳道:“我反对。”
  “反对。”方晟和庄彬同时说。
  郑冲道:“我同意。”
  在于铁涯和邱海波的注视下,几乎很少发言的樊红雨略一犹豫,低声道:“同意。”
  齐志建道:“我反对。”
  四票对四票,目前为止均是双方的铁票,彼此坚定的联盟。除了曾卫华剩下四票就显得至关重要。
  蒋树川谁也不看,瓮声瓮气道:“我弃权。”
  “我同意!”
  付连天出人意料道,令方晟大吃一惊,没想到本地派残存势力居然选择跟空降部队联手,这个转折也太大了。

  此时另一位本地派人物——侯宫升的态度相当重要,幸好他及时说:“我反对。”
  还有宣传部戴部长没表态,这一票将基本决定双方胜负,因为按常规县委书记只起一锤定音作用,并不参与投票。
  对戴部长来说,事情微妙在于同为韩子学嫡系,方晟就算了,庄彬、房朝阳等人都如愿以偿,唯独他原地未动。
  这种情绪会不会影响他与方晟等人的关系,继而投入空降部队阵营?
  十二双眼睛都盯过去,戴部长显然很不习惯在常委会上成为关注的焦点,避开大家的视线,盯着笔记本一字一顿说:

  “我反对!”
  险胜。
  方晟等人轻舒口气。如果肖翔和牛长青因为那点破事就被拿下,实在太憋屈了。
  常委会结束后,肖、牛二人更不把于铁涯放在眼里,基本不去他办公室回报工作,实在有事委托副职,开会也不搭理他,布置的事项严格按照流程处理,公事公办得让于铁涯没脾气。
  ——反正你要撤我们的职,走常委会渠道都没办法,不买你的账能把我们怎样?
  更严重的是,于铁涯召集开县长办公会都无人响应,方晟去了景区管委会,庄彬到基层视察,严华杰紧急部署专项案件活动。七个人缺了三个,气闷闷在会议室坐了四十多分钟,于铁涯脸沉得能挤出水来。
  过了几天许玉贤到黄海调研,听完于铁涯回报,当众表示对黄海县正府的效率和经济发展势头很不满意,认为新领导班子未能短时间熟悉情况,把握黄海经济脉搏,研究部署适应地方特色的施政思路。许玉贤另有所指地说,个别领导不能过于恃重自己的特殊身份,工作中独断专行,不注意团结同志,在干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

  接着方晟介绍了景区管委会近期工作情况,许玉贤大加赞赏,要求领导班子多向小方同志学习,思路清晰,脚踏实地,善于培养和任用年轻干部,齐心协力抓好工作。
  一褒一贬,其意不明而喻。
  送走市领导一行,于铁涯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抽了半天闷烟,拿起了电话……
  当晚赵母又敲开方晟的家门,听到她的声音,赵尧尧飞快地闪进书房,关门落锁。

  赵母还未坐下便道:“最近你跟铁涯斗得很厉害,是不是过火了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