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之前大家发生过误会,但亲人毕竟是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呐。你和尧尧是真心相爱,好像已领结婚证了吧?我现在以妈妈的身份正式表示支持,也希望亲耳听到你俩当面叫一声‘妈’……”
  说这番话时赵母心里窝囊无比。由于女儿不懂事,竟以不惜破坏清白之躯的方式和方晟在一起,影响了于家联姻大计,反将那位航海专家推向对立面邱家,双方在远洋航运方面的势力此消彼涨,吃亏不小。于家上下对她非常不满,很长时间内都含沙射影出言讽刺。之后于家几个人一合计,试图通过省纪委闪电式双规方晟,出口恶气,孰料后来的变化令于家瞠目结舌,预想中的大胜转折为惨败,沦为高层间的笑话,于老爷子得知后大发雷霆,将几个策划者狠狠训斥一通。老爷子的威望无人敢违拗,但事后大家不免又将怒火发泄到她身上,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她在于家的日子有多难捱。

  于铁涯在常委会受到方晟侮辱的消息传到于家,上下震惊!既后悔过于仓猝,将于铁涯空降到黄海,又懊恼还是小觑了方晟,早知道当初加大力度把他一举拿下,也不至于养虎遗患。但如今方晟已成气候,常委会也有几票支持,加之于家在双江影响力不够,若硬来恐怕会重蹈覆辙,到时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可于铁涯已选择了黄海,短时间内不可能调整,为实现于家的千秋大计,唯一选择就是放下身段与方晟和解,争取他支持于铁涯,至少别明里暗里找碴,令于铁涯寸步难行。
  这个任务理所当然交给赵母。
  于家的如意算盘是,由她出面承认方晟和赵尧尧婚姻事实,哪怕再含糊承认一个是于家女儿,一个是于家女婿——反正于家没正式出面,以后可以随时否认,以此换取方晟配合于铁涯工作。
  “认完亲,大家一起吃个饭,你,铁涯,他和尧尧,今后就算一家人,别再彼此为难了。”于铁涯父亲居高临下吩咐道,仿佛让铁涯出面相陪已是天大的面子。
  整个策划,于老爷子和赵尧尧父亲都没露面,或是不屑,或是不愿,面对咄咄逼人的于家几口人,赵母只得咬牙答应下来。
  其实她内心是多么忿恨方晟,多么忿恨赵尧尧,两人非但没借助自己提高在于家的身价,反而令她的地位一落千丈,比过去十多年还要悲凉。
  本以为说到这个程度,方晟会激动地立刻答应,并赶紧把赵尧尧叫出来。谁知他只微微一笑,道:

  “阿姨这么做必定有难言苦衷,说说吧,于家有什么条件?”
  赵母脑子“轰”一声,当场懵住了。
  这时她才领略到方晟的厉害,一眼看穿于家自以为高明的诡计,难怪年纪轻轻能凭自家实力爬到常务副县长位置,令衔着金汤勺出世的于铁涯缚手缚脚,倍感头痛。
  她再度低头喝茶,酝酿会儿情绪,推心置腹地说:“小方,如今我是把你当自家孩子看的。上次于家做得过火,事后也表示过悔意,没再继续纠缠下去——凭他们的能量本可以不依不饶,你全身而退并晋升县常委,不久又和尧尧领了结婚证,这些于家都知道,假装不闻不问其实心里透亮。现在于铁涯到了黄海,他是于家重点培养的新生代,肩负着很多期望。而你,想必也不会满足常务副县长位置,上升空间非常大,这种情况下理应携手合作,共同把工作搞上去,有政绩一切都好办,对不对?”

  方晟不动声色:“阿姨说得对。”
  “可是听说……于铁涯上任后你在某些方面表现出不合作的态度,还公然在常委会上发难,让他差点下不了台……”
  “这么说我不同意,”方晟道,“首先,是他表现不合作态度,第一次县长办公会就准备调整我的分工;其次并非我在常委会发难,而是他未经商量擅自增加已经形成的决议;还有,反对燕腾集团投资建厂是出于环境保护,不是故意跟谁过不去。”
  “不管怎么说,你们今后多沟通、多协商,维护县正府班子团结才是第一要务。”

  方晟却冷下脸:“如果阿姨暗示我放弃原则一味迁就他,那我可以明确地答复你,绝对不可能!”
  赵母连忙摇手:“那倒不是,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不,于家的意思是你俩尽量避免争端,特别在常委会上要协同一致……”
  “阿姨,你的话严重违反组织原则!”方晟勃然变色,“常委会成员拉帮结派,搞小团体,是党内生活的大忌!你若不熟悉,可以回去问问于家的人,哪个敢这样要求我?”
  赵母被他虚虚实实的态度弄糊涂了,张张嘴再也说不下去,但她明白今晚要是得不到方晟明确的承诺,回去肯定交不了差。内心激烈交战了半天,一狠心道:
  “小方,你心里还是有怨气。坦白说吧,你对我,对于家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只要能满足的,我决不含糊。”

  鱼儿终于上钩了!
  方晟面露沉思之色,赵母则紧张地看着他。良久,方晟才说:
  “于家不欠我什么,上次双规事件虽然手法恶劣,给我精神造成很大打击,但清者自清,反而让大家知道方晟是难得的清官,因此还得感谢于家……”
  赵母尴尬地笑笑。
  他续道:“但阿姨,还有于家真的欠尧尧很多,包括粗暴干涉她的感情生活、莫名其妙把她弄到香港、给她施加很大压力等等。唉,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往事不堪回首,也没有计较的必要,依我看也算了……”
  “那么……”赵母搞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愈发不安。

  “大家都要向前看,别在小事上纠缠不休,可眼下真有桩大事需要于家配合!”
  赵母不禁紧张起来:“什么?”
  “我和尧尧的婚礼!”
  “啊!”赵母不由站起来,“你……你们不是已领了结婚证?”

  “那只是法律层面的意义,作为县领导,我需要以婚礼的形式明确告知所有人,同时尧尧也需要披上婚纱正大光明出现在公众面前!”
  赵母脑中急转,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缓慢地说:“我是她妈妈,当然要出席……”
  “父母亲都要出席!”
  她唰地站起身:“不可能!他的身份不容许……”
  方晟轻蔑地看着她:“我从没听说父亲不能参加女儿婚礼的。”
  “小方,你听我说,他身份与众不同,确实不适合露面……这样吧,其它条件我都答应,但他绝对……”
  “于家还得有代表参加,连你在内要有一桌人,不包括于铁涯,他坐在县领导席。”方晟继续开价。
  赵母咽了口唾沫:“我只能答应我,还有于铁涯参加婚礼,别的……”
  方晟站起身:“既然这样,今晚谈话结束,阿姨请回去吧!”
  “小方,你听我说,”她急急道,“于家是大家族,其声望……因为尧尧情况特殊,原本就没纳入家族体系,她的婚礼由我和于铁涯参加已经很给面子,是于家所能接受的底线,别逼人太甚小方,撕破脸对双方都不好……”
  “撕破脸对我有什么坏处?再派人来双规一次?”方晟冷酷地说,“就算我逼人太甚,他于铁涯能拿我怎样?我布衣出身,玩得起也输得起,他呢?你们于家呢?”
  “你……”赵母目瞪口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