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刚同志们各抒已见,阐述对燕腾集团投资建厂的看法,说明大家环境保护意识很强,我的意见是,请于县长和邱书记继续接洽燕腾集团,一是落实好排污治污问题,二是搞清楚相关生产细节,三是银行贷款,黄海不能做冤大头,贷款可以给一点,但要以燕腾投资为主,不然拿银行贷款搞建设,谁不会?嗯,于县长接着说。”
  于铁涯涵养工夫很深,吃了记闷棍也面不改色,接着一板一眼地读稿子,读了会儿方晟眉头一皱,发现内容已不是县长办公会形成的决议!
  隔了会儿庄彬也有所察觉,冲方晟使眼色,方晟微微点头。

  趁于铁涯读完一个段落停下来喝茶的空隙,庄彬突然说:“关于于县长刚才提到的加强渔民职业化培训,年内力争持证下海渔民比例达到25%,这一条我有异议!”
  话一出口会议室气氛简直凝固了。
  这是开玩笑吗?于铁涯读的是县长办公会正式形成的决议,你庄彬应该举手同意的,为何到常委会开炮?
  谁知方晟紧接着说:“我也有异议!”

  常务副县长和常委副县长同时反对县长的发言,这一下等于将县正府内部矛盾公开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于铁涯脸上。
  此时于铁涯也很尴尬。渔民职业化培训的问题,县长办公会只是泛泛提了一下,没有明确持证比例,但昨晚他翻阅京都方面发来的内参,看到沿海发达地区都在搞这个,而且力度很大,有的县市利用禁捕期封闭培训两个月,持证下海比例达70%甚至更高,有力保障出海安全和合法捕捞。于铁涯觉得应该紧跟潮流,遂临时加上25%的比例,在他看来这个要求已经很低,明年要提高到45%左右。
  没想到这个小小瑕疵——其实根本算不上瑕疵,身为县长出于综合考虑临时修改办公会决议,是很正常的现象,只是被方晟和庄彬大做文章而已。
  他硬着头皮解释:“情况是这样,我发现兄弟省市在渔民职业化方面已走在前列,持证下海比例平均达到67%,从而减轻渔政、边防等部门的工作量,也保障人员安全,而黄海在这方面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培训、发证工作始终没落到实处,因此临时决定加个硬性指标,以促进相关工作的开展。”
  方晟沉着脸道:“我个人认为于县长对于渔民培训工作过于理想化,没弄清黄海实际情况。我在三滩镇时曾经考虑过硬性规定持证下海比例,可一调查才发现根本无法实施,为什么?下海捕捞是很辛苦风险又很大的事,目前渔民的子女很少愿意继承父业,宁可跑到外面打工,实在混不下去才回来。因此渔民平均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学历还不到初中水平。让这些人坐在课堂里两个月,还不如杀了他们……”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轻笑。
  “别说25%,5%都困难,”庄彬道,“于县长把这个比例删掉吧,工作还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上热豆腐。”
  于铁涯平静地说:“看来我有点操之过急,就按二位的意见办,接下来我继续就当前重点工作谈如下想法……”
  常委会成员们,包括邱海波和樊红雨在内都以同情的目光看着于铁涯,暗想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正府班子有方晟和庄彬两员大将把持着,于铁涯还真翻不了身。
  换而言之,于铁涯若不设法取得两人支持,今后将处处受到钳制,最终一事无成!
  曾卫华等人非常诧异方晟为何冲着刚到黄海不足十天的于铁涯公开叫板,但邱海波和樊红雨都心知肚明,双方存在解不开的心结。只是他们没料到方晟并不畏惧三大家族组团空降,反而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
  工作上的事,有时很难衡量是非屈直。比如说于铁涯提出25%,若方晟愿意配合,能说一番大道理;不配合,讲的话同样合乎情理。再说燕腾集团投资建厂,排污治污固然是关注的重点,但有没有各退一步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呢?当然可以有,但方晟等人故意忽视,谁也没办法。
  会后邱海波不顾忌讳,一头钻进于铁涯办公室商谈了很久。等邱海波离开,于铁涯一脸阴沉地站到窗前沉思良久,终于反锁好门,回到桌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缓缓道:
  “爸,我是铁涯,今天碰到点麻烦……”
  连续两天,方晟到景区管委会处理紧急事务,因为工作重心逐步向县里倾斜,他把主要担子移交给程庚明,并让范晓灵实际承担主任助理的角色。

  森林公园运营已进入良性循环,接踵而至的游客使得内部酒店、树屋、各游乐项目快速收回成本。牧雨秋的绿色农庄产品供不应求,他还想继续追加投资,这回方晟坚决不肯,说把钱攒在手里,赚大钱的项目还在后面。森林公园拉动了景区其它景点的人气,同时叶韵主持的景区管理系统也上线试运行,刚开始几天小问题不断,工作人员抱怨不已,经过及时处理和磨合,基本达到当初预定的效果。

  三滩镇那边,朱正阳联合附近四个乡镇成立海鲜连锁酒家,分流游客、减轻三滩镇接待压力的同时实现资料共享。镇里还计划以风电为背景,投资总面积达两百亩的花海,倚托景区深度发展旅游资源。
  对于三滩镇和景区建设,方晟内心相当满意。这两处仿佛他亲手呵护大的孩子,每一步成长、发展、飞跃都凝聚着他的心血,也见证他从迷茫大学生村官升至常务副县长的全过程。
  傍晚时分,他拒绝朱正阳和程庚明的挽留,驱车回县城。驶入紫金花园小区停好车,乘电梯上楼后发现家门口站着位中年妇女,定睛一看,居然是赵尧尧的母亲!
  “……阿姨……干嘛站这儿?”方晟诧异地问。
  赵母平静地说:“尧尧不让进。”
  既然已断绝母女关系,就等于陌生人,肯定不让进门。面冷心冷的赵尧尧就这个逻辑。
  “稍等。”
  方晟掏出钥匙开门进去,赵尧尧从书房里迎出来,皱眉道:
  “她还没走?”
  “你回书房回避一下,我跟她谈谈,”他轻轻揽过她纤细的腰,道,“我会处理好。”
  她紧咬嘴唇:“想起他们双规你那件事,我就气打不出一处来。”
  “过去的事就算了……进去吧,乖。”
  他吻吻她的额头,她没说什么转身进书房并反锁好门。
  方晟故意耽搁了两三分钟,才开门道:“请进。”
  赵母走进客厅,在沙发坐下,接过他递过的茶啜了一口,道:“屋子布置得不错,看得出你和尧尧很恩爱。”
  “上次……尽管我和尧尧都说了不少狠话,其实心里一直挂念她,毕竟亲生骨肉,打死都是一家人啊。”
  这句话一出口,方晟便猜到她的来意,也是他所预料的——常委会接连两个意见被当众否决,对于铁涯的震动太大了,不得不重新忖量战略。

  方晟冷笑道:“阿姨真的挂念尧尧,上个月她的生日应该有所表示吧?可惜连个电话都没打。”
  赵母一滞,讪讪道:“尧尧的性子你也知道,打电话也不可能接……刚才敲门见是我,二话不说就关门,半个字都没说。”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阿姨能真正站在母亲的角度关怀尧尧,再大的误会也能化解。”
  赵母被他抢白得无地自容,换平时早就翻脸,可今晚是带着使命而来,再委屈也得担当着,低头喝茶掩饰窘态,停了片刻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