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提到于铁涯,赵尧尧有几分了解,说他表面谦和易处,实则内心高傲自负,很少有看得上眼的人,这一点使他很难交到朋友,且容易到处树敌。优点是识时务,善于见风使舵,很少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只有在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才会发出致命一击。

  这倒符合于铁涯在县长办公会上的表现。
  “其实你也蛮高傲,不愧是一家人啊。”方晟微笑道。
  她生气地别过脸:“才不是,我跟于家已经决裂。”
  “所以于铁涯来黄海将近一周,跟我打了多少次照面,偏偏没提过你,显然不愿揭起那块伤疤。”
  “这样最好,彼此忘却。”
  “不过尧尧,娘家人毕竟是娘家人,即使不能亲密相处,也得维持至少表面的热情——我不是指于铁涯,这家伙没法沟通,而是说……”
  她捂住耳朵:“不听不听!”
  说着跑进卧室,方晟无奈地叹了口气,跟进去说:

  “刚才老公说错了,来赔礼道歉……”
  她当然猜到赔礼道歉的内涵,急忙钻进被窝说:“不用,我原谅你了……”
  他涎笑道:“你原谅,我心里内疚得很,所以必须……”
  在他的骚扰下她连连尖叫,然后陡地紧紧搂住他,乖巧地送上香吻,闭目由他胡来……
  事毕,她突然幽幽说:“老公,我想要孩子了。”
  他心一紧:“为什么?你说过等婚礼……”
  “从于铁涯的态度看,当初你设想的娘家人出席恐怕绝无可能,我考虑了一下,实在不行就找几位朋友充当女方亲戚,否则……特别是你的身份,总要对各方面有所交待。”
  “虽说没举办过婚礼,黄海谁不知道我方晟是有妇之夫,内容大于形式嘛,当今社会在这方面宽容得很,只是……”方晟皱眉道,“参加婚礼是于家应有的礼节,怎能因为曾经的不愉快而闹得如此生分?哪有半点大家族的风度和涵养?”
  她丝滑冰凉的**贴着他,道:“我早对他们失望了,没生气,你也别生气,好吗?”

  方晟已打定主意,遂微笑道:“要我不生气,除非答应一个条件。”
  赵尧尧立即感受到他的蠢蠢欲动,惊叫道:“不,不,你生气好了,我不管……”
  两天后曾卫华主持召开第二次县常委会,讨论当前重点工作和今后一段时期的工作规划和相关举措。由于关系到新领导班子施政思路和经济发展方向,常委会成员都十分重视,纷纷下基层调研、开专题会、找相关部门领导谈话,反复酝酿后形成各自的发言稿。
  会议轮流发言,阐述分管工作的现状,列举困难和矛盾,剖析成因,回报下一阶段工作思路和具体措施。这些都是规定套路,虽然会前已形成材料分发给大家,但读也是权利和义务。

  冗长而沉闷的发言直到中午才告一段落,花十分钟吃完工作餐后继续开会,接下来讨论当前重点工作,县委方面主要由邱海波介绍,正府方面由于铁涯发言,其它还有宣传、纪委等曾卫华直接分管的,只简单说几句而已。
  邱海波的发言波澜不惊,基本按曾卫华思路走,内容也平实而贴近实际,很大程度延续前期韩子学的做法,没有惊世骇俗之言。之后戴部长和蒋树川各自就本职工作讲了几分钟,最后才是重头戏,于铁涯负责的正府事务和经济发展工作。
  前四十分钟完全照本宣科,与县长办公会研究事项完全一致。谈到招商引资工作时,于铁涯突然放下发言稿,微笑道:
  “昨天我和海波接待了京都燕腾集团罗总,通过我们大力引荐和实地考察,罗总对黄海的投资环境、地理位置、交通运输都很满意,有意向在黄海镇经济开区兴建分厂,投资额将达两个亿!”
  两个亿!会议室里一阵轻呼。
  刚到黄海就拉来几个亿投资,而且来自京都,无形中提高了于铁涯和邱海波的威信,使他们在今后经济工作中说话更有份量。
  曾卫华不熟悉京都企业,问道:“燕腾集团是做什么的?”
  “上市公司,总规模名列前一百位的央企,主营是化工、塑料和橡胶制品,以出口为主。”
  曾卫华略感不快:央企老总到黄海,两个臭小子居然藏着掖着,连县委书记都不通报一声,怕别人抢功么?

  当下又问:“分厂主要生产什么?”
  “应该是农用化工产品,有关细节还待后面进一步接触。”
  “黄海镇开发区什么态度?”曾卫华没如于铁涯想象那样立即表示欢迎,反而转向郑冲。
  昨天郑冲也参加了接待,被罗总和于邱等人描绘的美好蓝图深深打动,遂道:“开发区有能力也有信心合理安置燕腾集团分厂,保证提供一切便利,促使项目顺利实施并投入生产!”

  “噢——”曾卫华淡淡应道,没说什么。
  会议室陷入微妙的僵局。
  招商引资两个亿,明明是件好事,然而曾卫华暧昧不清的态度无形中降低了热度,所有人都在琢磨究竟怎么回事。
  方晟打破沉默,道:“化工是高污染行业,开发区做好承受环境污染的准备吗?”
  郑冲道:“人家是央企,排污治污技术国际领先,来投资办厂当然有配套措施,不会对开发区环境造成影响。”

  郑冲从房朝阳手里接任后,采取一系列截然相反的举措,也动了不少房朝阳提携的干部,两人由此心存蒂芥。
  房朝阳不紧不慢道:“拥有国际领先技术未必应用于实际,高污染行业都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也难怪,人家到这儿是来赚钱的,不是配合你搞环境整治,能省则省。”
  “我们会在合同上注明双方权利义务!”郑冲反驳道。
  庄彬已看出方晟和房朝阳的反对之意,也站出来说:“郑常委,大家都是从基层上来的,哪个不知道合同什么的防君子不防小人?”
  “这话怎么说?”邱海波眼见一件好事竟造成争论,也沉不住气了。
  “我想问一句,燕腾到黄海办厂,建设资金怎么解决?”庄彬问,“如果全部自筹,我庄彬双手赞成;如果需要解决银行贷款,情况就有点复杂了。它乱排乱放,你必须要管,怎么管?下罚单、暂停生产?把人家逼急了给你撂担子,反正厂子用的是黄海银行贷款,大不了一拍两散。这个后果,郑常委想过没有?”
  郑冲涨红脸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昨天洽谈时罗总提到银行贷款问题,于铁涯当场拍胸脯说没问题,到时召开县长办公会,把几家银行行长叫过去旁听,起码弄一个亿!
  这会儿风向变了,于铁涯变成缩头乌龟,哪敢提一个亿的事?
  房朝阳又敲打郑冲一下:“县里当初成立黄海经济开区,目的在于大力发展机械加工、不锈钢和仪器标准件等产业,一方面倚托靠近高速公路的交道优势,一方面也考虑附近分布有三个村庄,两个居民小区,利用控制产业类型来保护环境,避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这些话,当初办理工作交接时我都说过吧?”
  郑冲一怒之下索性翻脸,道:“时代在变,当初的规划也可以适当调整,未必事事遵循过去的套路!”

  “那是当然的。”房朝阳微笑道。
  既然反对意见听起来合情合理,而且主要来自正府方面,曾卫华不必顾及于铁涯脸面,沉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